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三十一章 许氏的担心

    “只是舅母和外公也不需要为我的亲事烦心了,我爹是不可能让唐家插手我的亲事的。(www.k6uk.com)”洛羽很感谢唐家这么为她费尽心思的考虑,可是不说她已经有了乐清哥哥,就是洛邵华那个男人也想着她能攀上乐清哥哥给她带来好处呢,怎么会随意让她嫁了。

    “他这个做爹的没有好好照顾你,现在我们唐家要好好照顾你他还敢说什么!”许氏很是看不上洛邵华,她嫁给唐宇仁人夫妻俩恩爱如初,从未红过脸,相公也从来都没有和其他女人有过暧昧,夫妻感情很好,对于洛邵华那样的三心二意,娶了妻子还不好好对待的渣男实在是厌恶的很,特别是被那么对待的是她的小姑子,当年他们疏忽让小姑子早早的撒手人寰,现如今他们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洛羽。

    “舅母真的不需要,我的婚事我心里有主意,我爹那人我虽然不是很了解,可也知道一二的,他不会轻易让我嫁人的,不过我也不是八年前那个被困在深宅中的小女孩了,总之舅母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我自己去做。”

    洛羽冲着许氏笑了笑,她的婚事她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只是她是绝对不会嫁给她不喜欢的人就是了,更不会将自己的婚姻大事交给洛邵华,这一刻的突然好想乐清哥哥啊。

    “是…和乐清公子有关吗?”许氏看着洛羽的眼神很纠结,那日洛邵华带着两个女儿进了安府的事情只不过一刻钟就让许多人都知晓了,此刻看着洛羽那满是嘲讽表情,许氏猜测洛邵华是不是在打洛羽的主意。

    “看来京城里还真是没有什么秘密,只不过去了一趟安府,连舅母都知道了。”洛羽低低的笑了起来,乐清哥哥还真是万众瞩目啊。

    “京城里的秘密可太多了,只是乐清公子的门前可没什么秘密,乐清公子的一举一动整个京城的人都在关注着,丝毫的风吹草动都会在片刻间传遍京城,更何况还未娶妻的乐清公子见了洛家的两个还在待嫁的姑娘,不过你爹还真是好大的胃口,居然打上了乐清公子的主意,就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洛邵华做的如此明显,即使是唐雅倩也知道洛邵华的心思,就是不知道洛邵华属意哪个女儿,只是现在看来好像洛邵华对表妹更有信心,也就是说乐清公子更喜欢表妹了。

    听说那日在猎场的时候乐清公子救了表妹一命,她当时惊讶极了,那个冷的像冰人一样的乐清公子居然救了一个女人,再三确认这件事情是真的她才相信这个事实,可她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乐清公子救人的场面,那可真是一个冷的让她都不敢靠近的人啊。

    这会儿又听到了洛邵华带着两个女儿进了安府,如今看表妹这意思,虽然不明显,可乐清公子好像对这个表妹很不一样,也怪不得洛邵华那个眼睛里只有利益的人会想通过表妹和乐清公子拉上关系了。

    “洛羽,不可否认乐清公子的身份让不少女孩子都趋之若鹜,乐清公子他也是个很不错的男人的,可真嫁给乐清公子的女人却不一定会过得幸福,先不说嫁给乐清公子会成为那么多的女人的嫉妒的存在,就说乐清公子本人,我也见过几次,实在是太冷漠了,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让他有所动容,嫁给这样一个人,图什么呢,洛羽你可不能犯傻。”

    许氏心中大惊,这个外甥女可别真的看上乐清公子了,乐清公子那张俊美的不像话的脸实在是杀伤力太大了,就是她一心念着相公第一次见到乐清公子的时候也晃了神,更别说那些本来就少女怀春的小姑娘们,哪个不想嫁给公子。

    可公子的那个性子实在不像是个能做好丈夫的人,面对着所有人都是那么的冷静,任何人都不能让他侧目,吴敏书和惜羽公主追着他那么多年,可从未见过乐清公子对她们有什么特别,如若洛羽嫁给乐清公子,她实在是想象不出来洛羽的日子要怎么过。

    她很担心洛羽真的会看上乐清公子,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她是不看好乐清公子,希望洛羽不要和那些女孩子一样犯傻,乐清公子不是一般人,也只有不一般的人才能降得住乐清公子,她只希望洛羽嫁给一个老实厚道的男人,一辈子平平安安的。

    完全没有想到洛羽早就和乐清公子勾搭在一起了的许氏脑海中已经细数了安乐清无数条不适合做洛羽的丈夫的原因了。

    “乐清公子确实是好,长的俊俏又有能力,只是那人却是太冷了点,的确不适合做相公,表妹你不要告诉我你真对那个乐清公子动心了吧?”唐雅倩也是担心的不行了,没见到这个表妹的时候她还想着这个表妹是好是坏,到时候斟酌着要不要交好,可经过试探发现这个表妹是个心里通透的,她又担心起这个表妹了,乐清公子那可是个深坑啊,是一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存在啊。

    “表姐这是在打趣我么,虽然乐清公子救过我一命,可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我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姑娘,又如何能配得上尊贵的乐清公子,可我没有非分之想不代表我爹没有非分之想,大概是我哪里入了公子的眼吧,公子就和我多说了两句话,我爹就认为公子对我有所不同,一门心思的想要促成我和公子的好事,就算我不愿意又能怎么样,父母之命我又如何能违背,即使是唐家也管不到人家家里去,只会被人诟病管的太宽了而已。”

    洛羽不屑的笑了笑,想到那日洛邵华那恶心的嘴脸她就鄙夷,虽然唐家人可以提出异议,可最后这婚事还不是要靠着黄氏这个主母和洛邵华这个爹拍板,如今她还对洛邵华有用,他又怎么会任由唐家给她找个人嫁了。

    “洛邵华这个不要脸的!他还真打着这样的主意!不行!我要找他去,当年她糟蹋了惜月姐那么好的姑娘,如今还想要糟蹋你么!我唐家虽然不如以前但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真当我们唐家不敢动他不成!”

    洛羽的话让许氏红了眼,眼中一片疯狂的龙卷风刮着,狠厉的让洛羽才发觉这个看起来爱哭又慈爱的舅母原来也不是个简单的,这还真真是看走眼了,也是唐家的主母又怎么这么软弱。

    其实不是洛羽看走了眼,而是这许氏嫁给唐宇仁之后家庭和睦,家里没有那些个小妾庶子庶女什么的,一家人和和乐乐的,那些手段也就用不上了,就连唐雅倩也很少看过自家娘亲这么霸气外露的样子。

    “舅母不要着急,虽然我爹是想用我来来攀上乐清公子,可我也不是个被他提在手里的木偶,我不会让他如意的,不过眼下我需要他的利用,因为只有这样我这个爹才会在乎我,不管欣姨娘她们想怎么对付我也不能明着来,对我来说,我爹的利用在一定程度上是我的保护伞,所以你们不需要为我如此担心。”

    洛羽也不在意透露一点自己的打算给唐家人知道,毕竟这也只是自己自保之下的选择罢了,而且她也不想日后她和乐清哥哥交往的时候唐家人误会她是无奈之下做出的选择,最重要的是她还摸不透唐家人的好坏,这样唐家人也就不会有利用她和乐清哥哥之间的关系的想法,毕竟五皇子虽然体弱,可他毕竟还是皇子,是皇上唯一的嫡子,即使机会再渺小,也有登顶皇位的资格。

    “娘你可别上火,表妹自有她的打算,再说就算我们唐家是表妹的外家,表妹的父亲尚在,我们也不能做表妹的主,既然表妹自有成算,我们也只等着表妹有事的时候伸手帮忙就是了,想来表妹有了难处,也不会不说的,是不是表妹?”

    唐雅倩也看出来了,这个表妹主意很正,心思并不简单,手段怕是也不少,既然人家不想让自家人插手他们也不必多此一举,否则说不定还会招人烦,如果表妹真的遇到事情,他们再帮忙也不迟。

    而且虽然这个表妹对洛家没有好感,提起洛家的人眼中就像是含着寒冰一般,可对她和娘亲却只是淡漠的,应该说唐家人在这个表妹的眼中也只是陌生的亲人吧,既不厌恶又不喜欢,就好像普通人一般。

    所以对于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冷淡的表妹,她倒是挺喜欢的,这样哥哥们担心的事情就不需要担心了,他们唐家人也并不打算利用表妹,也不算计表妹,反而对表妹充满了善意,这个恩怨分明的表妹想来也不会对他们唐家人不利的。

    想通了这一点,唐雅倩看着洛羽的眼神越发的亲切了,洛羽变得无害了之后她想到的就是他们唐家对这个表妹的愧疚了。

    “就是如此。”洛羽冲着唐雅倩笑了笑,她从一开始就看得出这个表姐并不像这个舅母一般对她那么的友善,反而带着一丝丝的警惕,转念一想洛羽就知道这个表姐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了,她想还有那两个未见过的表哥怕是对她这个突然回来的表妹带着警惕吧。

    不过看这个表姐的样子,应该只有警惕没有恶意,她还是能理解的,希望唐家的其他人也是这样,唐家也是她很好的助力。

    “唉!我也看出来了,你这孩子从受苦,不愿意麻烦别人,是个主意正的,我也是心疼你啊,惜月要是看到你这样不知道有多心疼,孩子你这样也好,最起码你能保护好自己,洛家就是个狼窝虎穴,你要是没点心思,只能是被欺负的分,你不愿意我们插手我们也不坚持,不过你要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你要记得,你还有外公和舅舅呢,别一个人苦了自己。”

    许氏和洛羽这一接触也是看出来了,这个外甥女比年轻时候的小姑子更漂亮主意更正,那小姑子是外秀,在婆婆的宠爱之下到底是单纯了一些,识人不清误了一生,这外甥女是内秀,表面看起来清清淡淡的没什么存在感,可实际上肚子里是有成算的。

    他们唐家虽然有心想要成为外甥女的后盾帮帮她,可外甥女太过坚强,不想依靠他们,让她失落的同时也更加放心,如果外甥女和小姑子一样一样的她倒是要担心了,如今看来,她可以放心不少。

    “我知道的舅母,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不会客气,等过两天我的腿伤痊愈了,就去看看外公和舅舅。”洛羽虽然嘴上应承了,可她心中却没有想要麻烦唐家人的意思。

    “我也听说你受伤了,听说还是乐清公子救了你,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许氏听到洛羽提到腿伤眉头又皱了起来。

    “不过是挡了别人的路罢了,舅母不用担心,乐清公子已经处理好了,即使没有乐清公子出现我也不会有事的。”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洛羽身边的气压就低,虽然手段低下不出奇,可却实在是恶心有用的很,虽然乐清哥哥让洛萱断了一条腿,欣姨娘毁了容,她这心里的火却还是没有消,等着,等她的伤好了,就让她们好好尝尝她洛羽的手段。

    眼见洛羽眼中闪过的冷光,许氏也不知道洛羽想到了什么,不过不管那天在猎场的事情是谁做的,想来洛羽的心里也已经有怀疑的人选了。

    “唉!这后院之中最多的就是这种阴私之事,后宅的阴谋诡计并不亚于朝堂上的博弈,你要处处小心啊!”洛羽身处洛家这个不是敌人就是别有心思的人当中,她实在是很担心。

    “所以说啊!以后我要嫁就嫁给一个只有我一个人的男人。”唐雅倩很认同自己母亲的话。

    大概是因为两个姑姑接连香消玉殒导致娘亲再不敢像奶奶一样将女儿养的那般不谙世事,虽然自家没有任何的阴私之事,可唐雅倩却从小就被许氏教育着这后宅之中的阴暗,对这些事情从来都不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