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二章 顺水推舟

    洛邵华一走,老夫人就开始冲着黄氏发飙了,一是这老夫人的确是因为儿子中毒而生气,二是这老夫人也害怕他日她也会和儿子一样被误伤,或是被人下药,一命呜呼,三是老夫人在发泄对黄氏的不满,趁着这个机会打压黄氏。(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黄氏嫁到洛家因为手段雷厉风行,又毒辣,而且娘家位高权重且强势,嫁给洛邵华很快就将掌家的权利给接管了过去,这让一向强势又有掌控欲的老夫人很是厌恶黄氏,可黄氏不像唐惜月那般软和,老夫人既厌恶黄氏又忌惮着黄氏。

    今天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正好给老夫人一个借口,一个打压黄氏的借口,虽然这件事情还不足以让她收回黄氏手中掌家权利,可这次的事情绝对是打击黄氏的一次机会,只要黄氏多犯几次错误,她绝对能将掌家权给拿回来,就是黄国公府的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黄氏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是啊姐姐,这次老爷真是命大,要是这绝子药换成了毒药那老爷可不就危险了,这在家里都有生命危险,姐姐你这个当家主母可是做的不怎么样啊。”本来还非常害怕的欣姨娘此刻看到老夫人如此大怒的样子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了转,立刻做出了落井下石的决定。

    欣姨娘虽然只是个贵妾,可欣姨娘也是有野心的,她本来就是奔着洛府的主母去的,只可惜斗败了唐惜月没斗得过黄月英。

    这老夫人曲氏是她的姨母,老夫人也挺疼她,两人怎么说也有那么些亲情存在,比黄氏这个抢夺老夫人的掌家权的儿媳妇儿怎么也讨喜多了,欣姨娘也很明白,老夫人从来都是掌控欲很强的人,否则也不会那么讨厌唐惜月了,甚至最后…

    可黄氏比唐惜月聪明又有手段,唐惜月那个蠢货还以为老爷真的疼爱她,为了老爷,为了所谓的孝顺一直都忍着、顺着,最后将自己给忍死了。

    可黄氏却不同,第一天来到洛家就一番的连消带打的收拾了她们这些妾室,也在老夫人的面前做出了强势的姿态,既在洛府站住了脚又让人找不到错处。

    后又在老爷的枕边吹吹耳边风,又在老夫人的身边将老夫人哄骗的团团转,没两年就哄得让老夫人将掌家权教给了黄氏,最后老夫人发现后悔了也晚了。

    老夫人之后一直想要将掌家权给拿回来,可黄氏为人太过精明,将洛家管理的很好,老夫人一直都没有机会将掌家权给拿回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夫人还是一直不死心啊,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黄氏难辞其咎,正好给了老夫人发难的缘由。

    “娘说的是,媳妇儿一定会将这下毒的贼人给找出来的,我们洛家绝容不下如此心肠歹毒的人!”黄氏阴测测的看了一眼煽风点火的欣姨娘狠狠的说道,贱人!敢落井下石,如果这件事情查到和你有关,一定让这个贱人付出代价!

    看着黄氏那冷冰冰的眼神,欣姨娘终是心虚的转过头,不敢看着黄氏,心中不停的想着,不能让黄氏抓住把柄,冲着旁边的何妈妈使了个眼神,这件事情不能牵扯到她的头上。

    “哼!最好是这样!好好的一个家弄成现在乌烟瘴气的。”老夫人瞪了黄氏一眼,哼了一声这才离开,心里已经想着如果黄氏不能将这件事情办好她要怎样打压黄氏了。

    “姐姐我就不打扰你抓凶手了,有了结果就通知我一声,我要去给老爷煮参汤了,老爷受了这么大的罪,得好好补补。”欣姨娘媚笑着跟着老夫人身后也走了出去,刚刚出去的何妈妈已经回来了,看来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已经不用担心黄氏会查到她的身上了,欣姨娘也就重新嚣张了起来,这次看黄氏怎么收场!

    “母亲那女儿也回去了!”洛萱看着这混乱的一切没有说半句话,只跟着欣姨娘的身后退出去,她没有欣姨娘这么的乐观,虽然不知道刚刚何妈妈出去干什么去了,但也知道欣姨娘已经将尾巴处理好了,可洛萱只觉得今晚的事情充满了蹊跷。

    “姐姐你别害怕,有母亲在,一定会查出凶手的,母亲会给你做主的,今晚好好的休息,睡一觉就好了。”走之前洛萱还不忘当个好妹妹给受惊的姐姐两句安慰。

    “嗯!我…我不怕,有母亲在,我不怕。”洛羽一副害怕的不行又强作镇定的样子让洛萱很高兴的离开。

    “哼!真是个扫把星!怎么就没毒死你呢!哼!”本来因为洛邵华中毒的事情洛菲吓得不行,可后来看着欣姨娘也没有担心的样子,她也就放心下来。

    此刻洛菲看着脸色苍白的洛羽一脸的愤恨失望,本以为今天能除了洛羽这个竞争对手,没想到阴差阳错那药被爹爹给喝了,真是可惜!也不知道明天爹爹还能不能照旧带她去安府。

    狠狠的瞪了洛羽一眼,都怪这个扫把星、灾星,如果明天不能去安府的话,看她不整死这个贱人!洛菲此刻是恨毒了洛羽了。

    洛羽面无表情的看着洛菲转身离开,心中冷笑,这洛菲心里想什么她还是能看得出一二的,这个时候还能惦记着男人,这洛菲也是够奇葩的了。

    “母亲,我…”洛羽看着留下来的黄氏欲言又止。

    “这事儿是出在你的院子里,这绝子药也是下在你的汤里,这凶手想要害的人也是你,这事儿和你脱不了干系,我也没法子包庇你,你实话实说吧。”黄氏翻了翻眼皮找了个凳子坐下,闹腾了这么久,又被曲氏那老虔婆怼了一番,她心中恼怒的很,面对着洛羽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儿,她真是没有半点耐心了。

    “说吧,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老爷来木槿阁之后的事情一点一滴都不要漏掉。”可即使再不高兴,她也得耐着性子去做,本以为能攀上公子是件好事,没想到这事儿还没影子呢就闹出了这样的事情,黄氏可不觉得今天这事儿和欣姨娘没什么关系。

    既然曲氏硬是要她给个交代,抓住这个机会想要找她的错处,那么她也正好顺水推舟给欣姨娘一个教训,这段时间因为洛萱和八皇子的事情让欣姨娘的尾巴都翘上天了,还真以为这洛府的后院要姓李,她要让欣姨娘知道,即使洛萱成了八皇子妃,在洛家的后院,当家作主的还是她黄月英!永远不可能是她李雨欣!

    今天这事儿要说不是李雨欣做的打死她也不信,为了洛菲那个蠢货,欣姨娘会对洛羽动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不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居然误伤了老爷,为了平息老爷的怒火,这件事也不能悄声无息的就这么过去了。

    决定了要仔细彻查的黄氏此刻正打算好好的调查一番,否则就刚刚李雨欣那嚣张的样子,她怕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了。

    “我也不知道这事儿是怎么发生的,爹爹和我说了一会儿话,只吃了几口菜喝了两口汤就突然的爹吐血了,我吓了一跳,我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想要害我下药在汤里误伤了父亲。”洛羽苦着一张脸委屈的凄凄哀哀的。

    “你怎么会突然将你爹给叫过来吃饭?据我所知你回来半个月了,都没有请人来过木槿阁,更遑论你爹了。”黄氏并不被洛羽所影响,该问的还是问,虽然她心里已经认定这事儿是欣姨娘做的,可也不排除这件事情是洛羽自导自演的。

    看了一眼满脸苦涩的洛羽,黄氏眼神冷了冷,如果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是洛羽一手导演的,那这个从乡下来的女孩就太可怕了,她不得不防,和公子的事情她也要想想该怎么做。

    “母亲你也知道,爹爹说明天要带我去安府向公子道谢,女儿初回京城,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但是女儿也从大家对乐清公子的重视明白乐清公子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洛羽小心的打量着黄氏的面色,看着黄氏望着自己越来越冷的眼神,洛羽就知道黄氏怀疑上她了,果然黄氏和欣姨娘不是一个段数的人,她不能慌,得打消黄氏对她的怀疑,此刻她更要冷静。

    洛羽苦笑了一声,“我担心明天会出什么差错,会不小心触怒乐清公子,所以我让丫鬟将爹爹请来,就是想向父亲请教一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女儿比不上三妹妹聪慧,只能先做好功课,做个先飞的笨鸟。”

    看了一眼没有打算开口说话的黄氏,洛羽扭了扭手中的帕子继续说道,“而且…而且我好久都没有见到父亲了,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和父亲好好说说话,我…我也没有想到会连累爹爹,要是知道会这样,我…我绝对不会让爹爹过来的!都怪我!都怪我!”

    洛羽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借着擦拭眼泪的空子看了一眼黄氏,心中思忖着该怎样敷衍这个多疑的黄氏。

    黄氏仔细听着洛羽的叙述,却并没有在其中听到任何的可疑的东西,黄氏只能继续问下去。

    “老爷说过来这里之前没有任何东西入口,就在你这儿用了饭菜,大夫也说了这绝子药被下在了汤里,你的晚饭是从大厨房送来的还是你们自己小厨房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