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082 逼她侍寝(一更)-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82 逼她侍寝(一更)

    那驼队至少有几十号人,距离他们越来越近。(wWw.cmeonadhd.com)南宫冥眯眼瞧了一会,吩咐手下道:“看来只是商旅,把他们都杀了,尸体处理干净,再将他们的骆驼抢过来。”

    眼看他们轻描淡写得就对无辜之人下了杀令,容晓哼道:“你说这里是你们大胤皇朝的根基所在,你还是少造点孽吧。当着列祖列宗的面杀人,你不怕遭到报应吗?”

    原本杀起人来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南宫冥竟还认真的思考起她的话来,对他的手下道:“把他们都打晕,扔到沙漠里去,至于是死是活,就看他们的造化。”

    容晓道:“现在这么热,你将他们扔在沙漠里,还不是让他们去送死?你倒不如直接一刀杀了他们来得干脆。”

    南宫冥淡淡道:“这已是朕对他们的最大仁慈。容晓,你应该知道,朕不是良善之人,杀或不杀,不过是朕的一个念头罢了。”

    说着,他从护卫手里接过小萝卜头,还状似慈父一般哄着他,“小萝卜,会不会晒坏了?待会我们坐舒舒服服的骆驼回去好不好?”

    对于他这种前后反差强烈的行为,容晓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精神分裂。

    在南宫冥的手下执行力极强的骑着马杀气腾腾得朝驼队奔过去时,容晓只能无能为力的用默哀来表示自己心中的同情,并同时在想,如果她这个时候以死相逼拿一把刀架在脖子上威胁南宫冥,他会不会就放过那些可怜的沙漠商人?

    但她还没有付诸行动,她发现南宫冥的手下刚靠近那驼队,他们不知道受到什么强大的力量袭击,直接连人带马翻在了沙地上。

    容晓幸灾乐祸的大笑:“看来你看走眼了。”

    南宫冥哼道:“是看走眼了,想不到朕培养出来的手下竟会如此无用。”

    说着他把小萝卜头往容晓怀里一放,如鬼魅般移向那个驼队。

    眼看一场血雨腥风的厮杀即将开始,容晓赶紧拉过边上一匹快马,抱着小萝卜头上马之后玩命得朝相反方向骑过去。

    这已是她这三年来最好的逃跑机会。若这次没有抓住机会,她和小萝卜头就真的要成为南宫冥刀俎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小萝卜头窝在她怀里颠得难受,张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娘亲,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不管爹爹了吗?”

    容晓腾出一只手捏捏他的脸蛋,“乖,娘亲早就跟你说过,他不是你爹爹,我现在带你去找你真正的爹爹。”

    小萝卜头哇得一声大哭起来,“不要,我要爹爹,我要爹爹,小萝卜不要离开爹爹。”

    这小家伙一向早熟得让人心疼起来,除了出生时那一声嘹亮的啼哭,容晓还从未见他哭得这样伤心过。她只能在心里哀叹,南宫冥那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居然能让她的儿子对她死心塌地的。

    看他哭得越来越厉害,容晓只能狠下心来,绝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再继续认贼作父下去。

    忽得,她身下的马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前肢和上半身高高抬起,直接把容晓滚下了马。

    在摔下去的时候容晓将小萝卜头护在了怀里,自己却扎扎实实得摔个屁股开花,更让她惊悚的是,南宫冥竟直接站在了她的前面,而那匹马,估计是受到了他的暗算,已经瘫软在地死了。

    南宫冥居高临下冷冷得看着她,“你是不是真的要朕将你的一双腿给砍了,你才会老实一点?”

    说着他走到她跟前,将还在一抽一抽哭得小脸通红的小萝卜头抱起来,“跟了你这样的母亲,还真是遭罪。”

    容晓急得扑过去,“你把我儿子还给我!”

    刚扑过去,容晓就被他手轻飘飘一挥,她就重重得摔在了地上,还吐出一口血来。

    “这是对你的惩罚。”

    南宫冥说完就抱着小萝卜头大步离开,很快就有他的护卫上前把她架起来拖着往前走。

    南宫冥将骆驼商队制伏以后,既没有杀他们也没有把他们扔在沙漠里,而是将他们作为俘虏一起带回了大山里。

    眼看那厮悠哉悠哉得骑着骆驼在前面走着,容晓则和其他俘虏一起被绑着双手在沙地里艰难的被推着往前走。她本来指望着小萝卜头心疼自己的娘去向南宫冥求情,但南宫冥抱起他之后,他就在南宫冥的怀里睡着了,看来是被点了睡穴。

    “走快一点。”

    见她因发呆步子满了下来,一个护卫还用鞭子往她身上重重得抽了一下。容晓狠狠得瞪了那护卫一眼,被她一瞪,那护卫竟有些发怵。

    这些南宫冥的手下都不知道南宫冥对容晓是个什么态度,他一边让所有人都叫她皇后,一边却让她去做苦力,连下等的奴仆都不如。

    所以他们完全没用把容晓放在眼里,却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才走这么一会功夫,容晓就觉得自己被晒得脱了一层皮,嘴唇都因又渴又热干裂出来,她干脆不走了,直接站在原地对那个抽了她一鞭子的护卫道,“你去跟你家主子说,我走不动了。让他要么也让我骑着骆驼前行,要么就把我放在这里,让我自生自灭去。”

    那护卫瞪了她一眼,还是去跟南宫冥汇报了。回来的时候,那护卫道:“陛下说了,你有罪在身,没有资格坐着骆驼回去,若是你走不动,便将你绑在骆驼后面,让骆驼拖着你走。”

    容晓终于爆了一句粗口。一面想着南宫楚难道和她一点心灵感应都没有,不知道她还没死,而且正在被他的兄弟惨无人道的虐待着?

    站在容晓边上的一个俘虏大概也是受不住这烈日的暴晒,直接晕了过去。容晓扶住他,待把他脸上的面巾给摘下来的时候,顿时吃了一惊。

    这人,竟是小黑边上的都护霍达。

    再看其他俘虏,果然都是西凉人的装扮。

    这霍达算是小黑的核心大臣,他不好好得在西凉王都四方城呆着,跑到这大胤的西北之境来做什么?

    容晓对一旁的护卫道:“你们还站着做什么,他是渴晕过去了,你们还不拿水来给他喝?”

    那护卫显然还想去向南宫冥请示,容晓骂道:“请示个屁啊,你家主子把人抓过来不直接杀了,不就想留着他的命,这里温度这么高,你再磨蹭一下他就要死了。”

    说着她看到护卫腰间正要别着一只水壶,容晓迅速将水壶抢过来,往霍达灌去。

    直接灌了半壶,霍达终于醒过来。他睁开眼,看到容晓也大吃一惊,“容……”

    容晓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将霍达从地上扶起来,再将水壶还给护卫,自己还往前走了几步,与霍达保持了一段距离。

    方才她那样逃跑确实是走投无路的冒失,但霍达的到来,让她又生出了希望。

    也许他就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有了这个念头的支撑,容晓觉得头上的太阳也不那么晒了,身子也没那么难受,口也没那么渴了,就这么靠着双腿从大漠走回了山里。

    南宫冥从骆驼上下来,走到容晓跟前,“看不出来,你还有些毅力。”

    容晓不想理他,只是盯着他怀里的小萝卜头道:“你把我儿子还给我。”

    南宫冥不屑得哼道:“看你现在这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样子,别把朕的好儿子给吓到了。你回去把你这一身脏兮兮的给收拾干净,晚上准备给朕侍寝。”

    容晓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谁要给你侍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