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79章 送你一个死字!

    “小子,你敢笑我?刚才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

    黄新宇回过头,目光冰冷盯着叶轩,面庞上全是霸道。(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嘿嘿,笑你咋地?”

    叶轩冷笑两声,一副有种你咬我的表情,不屑看向黄新宇,道:“就这种货色,还能当上副县长?呵呵,平时没少干跪舔领导屁股的事吧?”

    黄新宇眼瞳一缩,还真被叶轩给说中了。

    他虽然没真跪舔领导屁股,但平时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事情却没少干!要不然,就凭他这幅心性和能力,也坐不上副县长的位置。

    不过,自己知道是一回事,但当面被叶轩戳穿说出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黄新宇面色难看,脸庞上的肥肉直抖动,好似被人揭开伤疤的饿狼,凶狠的瞪着叶轩,威胁道:“小子,你敢出言污蔑领导?这里可是苍陵县,信不信我叫人,弄死你!”

    “哦?弄死我?”

    叶轩嘴角的讥讽,更扩大了几分:“那你有种来弄死我呀!”

    一个副县长,当庭广众之下,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他平时他有多么的凶悍!

    说完,叶轩走到旁边,拎起一把斧头走到黄新宇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

    黄新宇色厉内茬,后退一步,那可是锋利的斧头,他如何不害怕。

    叶轩不理对方,硬生生将斧头塞进黄新宇手里,然后扒拉下衣领,指着自己的脖子道:“你不是要弄死我吗?来,朝这里砍,我就站在这不动,看我会不会死?”

    呃……

    黄新宇一脸懵逼。

    他想不到,叶轩竟然会来这么一出,刚才只是嘴上威胁下,他哪敢真的杀人?

    而且就算要动手,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是落人口实吗!

    看到黄新宇拿着斧头,在那里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一脸傻哔的表情,村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心里都为叶轩悄悄点了个赞。

    喀嚓!

    就在这时,一道亮光闪过,那是手机的闪光灯。

    众人好奇看去,发现是叶轩手持着手机,把黄新宇手拿斧头的一幕拍下来。然后咔擦咔擦,又连续从不同的角度,各自拍了好几张。

    黄新宇吓了一跳,如同触电般,手腕一抖,飞快把手里斧头给扔了。

    他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但玩阴谋手段却一流。

    这些年来,他就是用这些阴人的方法,干掉了自己不少政敌!

    因此他十分清楚,叶轩的这些照片,一旦流传了出去,只要稍加运作一番,他这辈子就得把牢底坐穿了。

    锋利的斧头,眼看着就要落在地上,正好砸向黄新宇的前脚掌。

    以这斧头的开刃,一旦落下,估计能将他五根脚趾头切下!

    黄新宇吓得脸色苍白,后悔怎么没把斧头扔远点。

    就在这时,一只手飞快划过,在半空中的时候,就握住斧柄,阻止了斧头下降。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接住斧头的,正是站在黄新宇对面的叶轩。

    看来这小子,也不敢过分得罪这位副县长,这是众村民心中想法,黄新宇同样也如此。

    他高傲的看向叶轩,正要说两句狠话。

    可话还没说出来,就卡在了喉咙里,整个人一脸惊恐表情。

    因为,叶轩一把接住斧头后,反手就朝着黄新宇脑门,劈砍过去。

    这一幕,让在场众人吓了一跳,这要是砍中了,天灵盖不都得给掀飞了?

    心道,这小子咋那么唬,到时可别闹出人命!

    “啊……”

    黄新宇反应过来,发出一道杀猪般惨叫,腿都给吓软了,差点掉裤子。

    刷一下。

    叶轩手里的锋利斧刃,紧贴着黄新宇的头皮扫过。

    给他吓得脸色惨白,一屁股蹲坐在地上,直接把尾椎骨磕到,疼的他脸色由白转红,涨成了猪肝色。

    一斧头扫过,动作快如闪电,还没等众人看清,叶轩便收回了斧头。

    静!

    全场一片静悄悄,只有黄新宇的一缕缕头发,从头顶上飘落而下。

    “我的……我的头发全掉了!”

    黄新宇一摸脑袋,又是一大把头发落下。

    众人一看,只见中间的头皮,直接被削秃了一块,变成了地中海式发型。

    望着手里的头发,黄新宇气的两眼赤红,他本来就头发稀少,现在脑门上又却了一块,让他恼火无比!

    正要怒骂出声,可是再一摸头皮,发现了湿滑粘稠的血迹,再低头一看那些头发,上面掺杂了少许红色,原来叶轩那一斧头,是真的连头皮都削下来。

    “这是给你一个小小教训,帮村长还给你的。”

    叶轩眼神睨向黄新宇,语气淡漠道。

    “小子,你敢打伤我!”

    黄新宇目光阴狠,死死的盯着叶轩,眼神猩红一片,恨不得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但他却不敢动手,刚才叶轩那一斧头,已经把他吓破胆。

    他怕万一叶轩再给他来一下,那自己彻底成秃子了!

    不过他不动手,并不代表无法教训叶轩,用起阴人的方法来,没有人比他更得心应手。

    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摸着屁股,他从地上站起来,对叶轩阴冷喝道:“小子,我现在怀疑,你是窝藏在黄石西村的缉拿逃犯,赶紧亮明你的身份,我要正式检查你!”

    “哟?改变策略了,准备拿法律的武器对付我?”

    叶轩嗤笑一声,两手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可你一个副县长,居然干起警察的事情,不觉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况且,你有什么理由怀疑我?”

    “理由?嘿嘿,就凭我是苍陵县的副县长,这一点够不够?”

    黄新宇冷冷一笑,指着叶轩一脸嚣张的道:“在这片地界内,我黄新宇说的话,就是圣旨!小子,我劝你老实按照我的话去做,否则一定会后悔。”

    叶轩悠然一笑,摸出一根烟点上,淡淡道:“不好意思,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两个字,恐怕要让黄副县长失望了。”

    “你……”

    黄新宇勃然大怒。

    只是话刚开口,就被叶轩打断:“不过嘛,我的字典里有另外一个字,相信黄副县长会感兴趣!”

    “嗯?是什么字?”

    黄新宇转而问道。

    叶轩张嘴吐出一个烟圈,眼神一片阴寒,脸上却戏虐道:“这个字……就是死字!都是我用来送给不知死活的人。黄副县长,我看你很有这个潜质,要不送你一个死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