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06:暗算萧远清

    “真,真哒?”潘塞丹几乎喜极而泣,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www.cmeonadhd.com)

    如果真的被萧远清认作女儿,其实在她心底深处,她是觉得无上光荣的,萧伯父的手底下有着全世界一流的雇佣兵,个个都是训练有素,如果真是当了萧伯父的女儿,就算把她抛掷在正处在战乱期间阿尼国的混战场面,她也丝毫不怕。

    因为她的周边会有全世界顶尖级的彪悍雇佣兵为她保驾护航,他们对她都是无比忠勇。

    试想一下,在那战火纷飞之中,所有人都在忙着躲避战火,慌里慌张,极为狼狈,一脸抹的跟黑鬼的似的,衣服也被战火消飞的遮不住体面,而她,却坐在装甲车中,镇定自若行为自如着欣赏着那战火中不一样的风景。

    那还是多么刺激啊!

    这样的刺激,目前未有萧远清能给予她。

    一想到这些,她就要迫不及待的把萧墨蕴大卸八块,以此来讨好萧远清。

    “当然是真的。”萧远清的清瘦的脸庞有着一种日积月累的沉练,他的眼神深不见底,即便是不瞪人,却也有着一种犀利的目光,若不是潘塞丹知道老头天生就是这样的眼神,她甚至会被他这样的眼神吓坏。

    不过,当她喜不自胜的眼睛和老者对视了之后,仍然是被老者那似笑非笑,似愠似怒没让人捉摸不定的神色给吓了一跳。

    恰在这个时候,潘塞丹的父亲也惊慌失措的出言阻止潘塞丹:“丹丹!你太口没遮拦了!蕴蕴毕竟是你萧伯伯的亲生女孩,岂能是你要追杀就追杀的,快点像萧伯伯道歉!刚才你萧伯伯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而你,却太没规矩了!”

    “……”潘塞丹极为不满的看着父亲,真是不明白,她爹怎么这么怂!

    “我萧远清从来不拿这样的事情当做玩笑话。至于萧墨蕴,反正我追杀也是追杀,谁追杀不一样,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潘塞丹真的能把萧墨蕴的人头给我提来,我便认你做我的女儿。”萧远清颇带凌厉的出言反驳了潘塞拉。

    这越发的让潘塞拉心里七上八下了。

    心中很不能弄死这个口没遮拦的不肖女儿。

    却没想到,潘塞丹一看到萧远清想要杀女的心如此坚决,她便将刚才的孤立抛却了,其实也是为了讨好萧远清。

    “萧伯伯,在我拿萧墨蕴人头之前,我先告诉您一件喜事儿,不妨让您先高兴高兴。”

    “什么喜事?说来听听?”萧远清将最后一口稀饭喝完,一边擦嘴,一边慢条斯理的问道,他的旁边,警卫员及时的将残余饭羹撤除,而坐在一旁干着急的潘塞拉夫妇则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直拿眼珠子剜这个不知死活不知天高的女儿。

    潘塞丹哪里看得到?

    她只顾兴高采烈,滔滔不绝:“萧伯伯,我告诉您啊,我硬生生的把萧墨蕴的男朋友给抢了过来,她那个男朋友长得可帅了,也是个军官呢!萧伯伯,如果您以后认我当了您干女儿的话,我让他为您效力,到时候您岂不是如虎添翼了?”

    潘塞丹虽然嚣张不懂收敛,但是心眼儿还是有一点的,至少在这个时候,她知道不能把奶奶在家说的那一番话,说给萧远清听。

    萧远清听到潘塞丹竟然抢了萧墨蕴男朋友的时候,面上依然不为所动,他只用他你苍劲的声音说道:“好啊!任何有用之才愿意投靠在我的麾下,我都不会拒绝。”

    语毕,眼神看似不经意的看了潘塞拉夫妇一眼。

    “丹丹,不要打扰你萧伯伯休息,你也改回去了。”潘塞拉早就想让这个口没遮拦不懂轻重没有分寸的女儿回去了。

    “我知道啦爸爸!潘伯伯,我先回去啦。”终究是把这样的喜讯给曝发了出来,潘塞丹纵然喜悦和激动的心情不是完全被满足被艳羡,却知道适可而止。

    而且,她现在要有更好的消息要散播出去。

    那就是,萧远清要认她当干女儿了。

    在病房里三个人面上复杂的表情下,潘塞丹喜滋滋的出了萧远清的病房,她几乎是蹦跳着离开的萧远清的病区。

    余下室内的三个人,心中均各有所想。

    “将军,请您不要跟小女一般见识。”潘塞拉已经一脸的汗水,擦都擦不完来了。

    “还请萧老将军看在我们夫妻和您交好多年的份上,不要跟小女一般见识。我们夫妻这就回家一趟,好好的教训小女一番,她说话实在是口没遮拦了。”潘夫人潘塞鲁莎更是一副爱女心切的心急模样。

    两夫妻看着面上不动神色,表情却极为难测的萧远清,心里忐忑至极。

    “潘塞兄,小孩子都说实话,我的确是在追杀萧墨蕴,潘塞丹说的没错,你们夫妻担心什么呢?”萧远清眼神直直的看着潘塞拉夫妇道。

    “远清兄,您又何必呢?您和您的子女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定要追杀他们?”这个时候,潘塞拉为了自己的女儿,也不得不问出这样的话语。

    而后不等萧远清回答,潘塞拉又继续说道:“远清兄,其实你纵然不说我也知道这几年,尤其是你在大国的那些年,肯定是遭受了不为人知的重创。你的心里也有着难以言喻的苦痛,但这些都是过去了,萧兄。”

    “现在你在加国生活了二十年了,而且因为你的到来,致使偶们加国一跃变成了世界富国,别人不知道,还都以为你的雇佣兵是我加国财政拨款,我这个一国国君最为清楚,其实你的养病军饷,以及你的日常开资,都是你所统帅的雇佣兵挣来的,你能在不耗加国国库开资的情况下,还能依然保我加国一方平安,不容外来者侵犯,这已经远远超越了我这个国君该做的,所以我觉得我真的该退位让贤了。”

    “萧兄,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加国国君,早该由你统领,如此以来,你有了加国这个根基,名正言顺做了加国国君之后,你要是想要讨伐曾经对你不起的人,也可以师出有名了不是?如此以来,你是否可以缓和一下追杀你的那些孩子们的决心?”

    说出这番话,潘塞拉其实也是战战兢兢,但是,堂而皇之做了二十年的国君,享受了二十年的待遇,平心而论,他问心有愧。

    作为治国而言,他没有能力,当年要不是因为萧远清的到来,他潘家到现在真的是要饭都不一定找到门道。

    而这二十年来,萧远清不仅帮他维护了整个加国,却真的犹如他自己所说那般,他从来不参政,不参与立法,不参与选举。

    这样的镇国枭雄立在加国,不仅没有威胁到他这位国君的存在,反而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二十年的安逸生活。

    这些,他的心中都跟明镜似的。

    眼看着这几年里,萧远清的脾性越来越暴躁,已经暴躁到连自己的儿女都要追杀,要不是因为心中有着极大的不悦无法宣泄,他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潘塞拉心里明白,也是极为虔诚的想要退位让贤,只希望他能撤除对子女的追杀令,因为同样有女儿的潘塞拉知道,萧远清这时候是赌了一口气非要追杀儿女,万一真的追杀成功了,儿女一个一个死在他的面前。

    那时候的萧远清会怎样?

    毫无疑问,一定会疯魔。

    加国国君要是疯魔了,对整个加国都没有丝毫影响,加国子民该吃吃,该喝喝。

    而萧远清若是疯魔了,则,加国子民立刻便会面临风雨飘摇四面环敌内忧外患的又回到二十年前的局面。

    不仅如此,他这个加国国君依然保不住。

    能够安享二十年的荣华富贵以及万众尊崇已经足够了,更何况如果这个时候他退位让贤,以萧远清的为人性格,萧远清依然能够保他潘家一世荣宠。

    他潘塞拉不亏。

    他算得清这笔账。

    然而,萧远清却毫不在乎的看着潘塞拉夫妇,与其说是毫不在乎,倒不如说他根本就不稀罕所谓的国君,所谓的政权。

    他淡然坚决的说道:“我萧远清一生不爱弄权,更不会做什么生意,但我知道怎么养活我的兵!我是为军人而生,我一生的事业就是引领我的兵马,至于其他,那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语毕,他顿了顿,看到潘塞拉夫妇似有担心的表情,他继续说道:“我追杀我的子女们,自然有我的道理,那是我的家事,我萧远清身为一军上将,家国大事自然知道孰轻孰重,至于安抚境内子民,这个不用你说,我都知道该怎么做,二十年来,我萧某人从来没有犯过这片土地一分一毫,是因为感激这篇土地给了立身之地,以前我不曾冒犯,以后自然更不会冒犯,即便我杀了我全部的子女,我依然不会将这种怒,波及到加国子民以及你这个国君,因为我是军人!”

    一番话,说的潘塞拉夫妇哑口无言。

    无言以对。

    潘塞拉的夫妇清楚的意识到,眼面前这位老将军,别看现在正在受伤中,别看人人都说他走火入魔弑杀到连子女们都不放过。

    但,潘塞拉看到的却不一样。

    眼前这位比他大了近十岁的老者,心中极为清晰,他在做什么,他将来要做什么,他都有着自己的主意。

    只是,他没有对他明说而已。

    由此,潘塞拉更为担心自己的女儿,这样一个口没遮拦,瞻前不顾后的女孩子,十个一百个也不是萧远清的对手。

    萧远清想写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就光知道沾沾自喜极为虚荣,实在是太可气。

    又着实让人担心。

    坐在这间病房里,潘塞拉夫妇如坐针毡,半晌之后,他才极为干涩的对萧远清说道:“远清兄,我们夫妇在这里陪了两日多了,今天就斩切回家看老母亲一眼,家里安顿一下,然后再来陪伴您。”

    “好。”萧远清是暴戾冷叱,但从不强人所难。

    潘塞丹夫妻俩几乎是逃也似的从萧远清的病房里出来了,刚一出医院的门,他们便立即打电话给潘塞丹:“丹丹,你在哪里,是不是回府邸了?”

    “爸爸,听你说话的意思,你好像很紧张吗?”潘塞丹嗤之以鼻的口吻说道。

    “丹丹,你到底是年轻了!萧老将军他就是再想杀他的子女,那也是他的家事,他的子女他自己可杀戮,但是别人要是插手,他岂能容得下别人去屠他的子女,萧老将军为什么会住院,还不是因为当初太担心自己的女人,你也真是,竟然在他面前口口声声要提萧墨蕴的脑袋来见!到时候怎么死的你自己都不知道!”潘塞拉终极是担心自己的女儿。

    以及,心中有一种内疚感产生。

    吃着人家的,喝着人家的,享受着人家的尊崇,到头来你还要在人家面前一口一个要弄死人家女儿。

    真当萧远清是吃素的呢?

    然而,他这个宝贝独生女儿,从小便被她骄纵惯了的,又是一只以来都被压制在萧家子女的光环下面,终于有这一朝可以翻身,可以扬眉吐气的机会,潘塞丹怎肯罢休?

    “爸爸!”

    电话里潘塞丹对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一声狠厉的怒喝:“爸爸您让我说您什么好!在骨气士气方面,您竟然不如我的奶奶,要是真当了大权在握的国君的话,我奶奶都比你强!我就这么告诉你吧,我奶奶都已经用她的威严气势,将那位大国的少将军给压住了,他在我奶奶面前毕恭毕敬,而且亲口答应我奶奶,要做我的男朋友!”

    “你说什么?就是萧墨蕴的那个男朋友?现在答应要做你的男朋友?”潘塞拉不可思议的问道。

    “爸爸,拿出点你作为**的尊严来好不好!我奶奶说的对,萧远清他是个入侵者,他的到来,名义是没有抢夺了你的国君职位,可他在加国所做的一切,所说的话,都比你这个国君有用!你等于是形同虚设,爸爸,加国是我们潘家的!不是他们萧家的,凭什么他要在我们萧家头上拉屎拉尿?拉完了还要你说他拉的香?”

    “……”潘塞拉。

    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该给女儿怎么说,他想告诉女儿,不仅仅是加国,现在的全球的趋势,都是王室不得参政,王室仅仅是一国形象罢了。

    而萧远清已经做得很好,他只是维持了加国的安防,却也从来不干预加国的政治,这种局面已经是再好不过的局面了。

    他潘塞拉还想做什么?

    可,他也知道,女儿既然由奶奶在背后撑腰,他定然是一时半会也说不通她,于是乎,想要等回了家,再慢慢跟他说这个道理。

    而挂了电话的潘塞丹却没有回答。

    萧远清要认她做干女儿,以及大国来的少将军程湛要马上就要成为她的男朋友了,这对她来说,是两桩天大的喜事儿。

    既然父母亲无法立即自己,无他从中体会到她的快乐和虚荣。

    那么,虞媚媚。

    她要尽快去虞媚媚那里显摆一番,以雪二十年来被萧墨蕴压制的只能当一个卑微影子的仇恨!

    正要给虞媚媚打电话的时候,潘塞丹的手机却响了,打开一看,真是想谁谁来电。

    正所谓心想事成。

    她立即将电话接通:“喂,虞媚媚吗?”

    “公主啊,你怎么样啦,前天从这里回去也没跟我联系,我还在担心你呢。”虞媚媚极为巴结奉承的语气。

    “我没事,我挺好的。”潘塞丹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心悦,遂问道:“媚媚,他们剧组有没有找你拍戏?我才一定是定下你来了吧?”

    “丹丹公主,别提了。”虞媚媚遇上的嗓音。

    “怎么了?”

    “嗨,没什么,反正那天你都给我尽力了,该帮我的忙都帮我了,人家导演看不上我,嫌我不够骚,不会来事儿。”电话那一端虞媚媚阴阳怪气的说道。

    “媚媚,你等着瞧吧!我一定会让我男朋友给他们下达命令的,绝对要选你当演员!到时候你要是真的去大国发展了,也记得要替我说一些好听的话。”终究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娇公主,就知道娇蛮不讲理。

    其实活到二十四岁了,却还这般的头脑简单,四肢也不发达,程湛仅仅只是说,作为帝国来的少将军官,是很愿意和加国公主成为朋友的。

    可只字都没提过要做她男朋友。

    而她,却已经自以为是的觉得程湛在奶奶的尊威下,屈服了,而且也考虑了他么门当户对的关系。

    所以,她认为程湛势必会成为她男朋友。

    那是一种纯粹的异想天开。

    “好的呀,谢谢你呀,公主。”挂了电话,虞媚媚的脸上露出了狡猾无比的笑。

    收了潘塞丹的电话,虞媚媚立即拨出了一段奇怪的号码,拨出之后,那边并没人接通,而是过了一会儿,她的手机响了。

    马不停蹄的接通,她小心翼翼的道:“喂,老总,你好啊。”

    “情况如何了?”那边的声音很明显是被处理过得,让人分辨不出男人女人的声音。

    “潘塞丹只不过是个小丫头,很好撺掇,就是不知道她的父亲如何,反正现在听潘塞丹的口气,程少将答应做他男朋友了,就是不知道真的假的。”

    “当然不会是真的。”那边轻叱一笑。

    “……”虞媚媚。

    “要让潘塞丹相信是真的,而且要让加国国君也相信是真的。”那一边,像下的一道命令似的。

    虞媚媚冷笑了:“老总啊,我是拿钱办事的,不是你的什么手下,再说了,我就算是你的手下,我也没有哪个资格去接近国君,就连潘塞丹,也还是我飞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她拉拢到影视公司里来的,要不是她觉得萧墨蕴也做了演员,她一个娇滴滴的公主,怎么会往这方面发展呢?她是在赌一口气。”

    “既然拿钱办事,就要懂得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道理。”那一端说话也不客气。

    “可您给我多少钱,我就消多少灾啊。”

    “你的账户里,已经有了一亿加币。折合帝国币种也有将近两千万呢!”

    “什么?您真的给了我那么多钱?”虞媚媚立马一边通电话,一点翻看手机的短信提示音。

    果然,短消息已经来了。

    她激动万分,不过激动之余,依然为难:“可是老总,我真的真的接近不了加国国君,就算我能接近国君,潘塞丹好忽悠,可国君和国君夫人我忽悠不了他们呀。”

    “没说让你去忽悠。”电话那一端又开口道。

    “那您是?”虞媚媚不懂了。

    “你可以施展你的骚功。”

    “你,你什么意思?”一个女人,纵然她很放浪,可猛然间被人直白和她说这些,她的脸上也挂不住。

    可对方却不给她挂不住的机会:“加国有个叫李承泽的内阁大臣颇为受潘塞拉的重视,年龄不到五十岁,刚死了老婆,没死老婆的时候,他也喜欢到处拈花惹草,而且此人性贪,贪得无厌,只是在萧远清的治理下,他不敢明目张胆罢了。”

    “你的意思是?”内阁大臣李承泽在加国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在加国谁人不知李承泽?虞媚媚也听说过李承泽好色,可虞媚媚这样的档次还不够被李承泽睡一晚。

    “这是你的机会!”那一端的话语很简明扼要:“你只要把话转达给他,让他去奉劝加国国君,然后给给他十个亿加币的价位。如果他答应了,事情办成了,将来以后你得到的钱,便是他的一半,也就是,他有是十亿加币,你便有五个亿,折合帝国币种,七八千万呢,足够你吃喝玩乐甚至找男人都三辈子花不完了。”

    “一言为定!”

    重赏之下必有勇鸡!

    这是虞媚媚临去内阁大臣李承泽那里之前从自己身上得出的一个结论。

    加国一个僻静且干净犹如花园一般的街道上,一个独栋洋房的院门之外,一个体魄健硕的中年人男人开门进入了自家院子中,上尚未进门,他却发现,屋内,怎么有微弱的灯光。

    会是谁?

    老婆刚死了一年多,他还未来得及续弦,唯一的女儿在国外读大学,至于家里的保姆和佣人,他因为经常会带女人回家的原因,觉得不方便,所以没让保姆和佣人住在家里。

    那么,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男人瞬息间提高了警惕,顺手从花盆中抓了一把土攥在手心里,他打算情急之下,一把土直接撒在对方的眼上,先将他眯瞎。

    悄悄的开门一把土攥紧。

    蹑手蹑脚的走过玄关来到客厅内,却让他看到差点惊掉他眼珠子的一幕。

    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犹如国际影星沙朗施彤的坐姿,极为霸道的坐在了他客厅的正中央。

    女人浑身上下,只有脚上穿了一双恨天高一般,比钉子细的长筒高跟靴。

    这装扮,足够前卫。

    尤其是,她的手中还端着一杯红酒,此时此刻,正自顾自的小酌半醉。

    如此景象,纵然是个极有自制力的男人,在这一刻也极难忍得住防线,更何况是他一个死了老婆本就爱拈花惹草的男人?

    压根就没问此女来路,是来要他命的,还是来陪他玩儿的,根本管不了那么多。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他快速的来到女人的面前,什么话都没说,只端了女人手中的就被一样脖子干了,然后抱起女人上楼。

    两个小时之后,两人皆是大汗淋漓。

    意犹未尽。

    女人的高跟鞋依然在自己脚上,她却利用高跟鞋的优势将男人盘的很紧。

    这个时候的男人也已经恢复了理直,但却依然不愿意离开女人,他一手扯住女人的耳垂处,一边撵着一边问道:“女人,该是你说明来意的时候了吧?嗯?难道你今天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我暖床?我李承泽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好的事情,你不防说出来我听听,如果我能为你办到的,我一定尽力去办,如果我办不到的,即便是你的功力再好,你也没戏。”

    “给你十个亿加币。”女人缓缓的开口道。

    “什么!”男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女人。

    “只要你尽你内阁大臣的职责,在国君面前将你的意见呈现给他,就足够了。”

    “什么意见?”李承泽不是傻瓜,自然知道,这份意见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稍等。”女人妩媚一笑,伸出纤长玉手,从长筒靴里掏出一张纸来,展开,递给了李承泽。

    李承泽看罢,有些傻了。

    这,可是灭国的举措!

    别人不知道,他李承泽还不知道潘家是几斤几两?潘家无非是早三百年前在这片土地上自称王室贵族罢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整个加国这片土地上,任何人都能拉出来装逼扮作潘塞拉的职位。

    养尊处优,无需操劳,享受尊荣。

    这世上,还有比潘塞拉更为无耻更为心安理得的吗?

    可,怎奈,萧远清供奉他。不与他相争,鄙人就是想,就是有这个念头,也不敢在萧远清的面前造次。

    以至于,让个潘塞拉这样的草包稳坐了二十年的国君。

    内阁大臣终究就是内阁大臣,他将文字看完之后,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李承泽再贪得,我也不能做祸国殃民的事情!”

    “你以为,萧远清老将军会让祸国殃民的事情发生吗?”女人冷冷笑道。

    “肯定不会!”

    “所以,即便你说觐见了这些言语,加国依然不会国破家亡,而你得到十个亿,你何乐而不为呢?”女人在他的脸上啄了一口。

    “那你呢?你还会是我的吗?”男人掐了她一把。

    “你肯要我吗?你肯要,我随时随地是你的。”女人戳了他一指头。

    “成交!再走一圈!”

    这一夜,下榻在星城星洲国际大酒店的程湛彻夜未睡,他一边时不时的看着沉睡中的妻子,一边对着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在接收着下属们的汇报工作。

    下属们在暗地里各方核实那个打给虞媚媚的电话途径,以及再次突击审问着那两个被他们控制起来的跟踪者。

    一边接收着汇报过来的消息的同时,程湛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他想不通,为什么他会下如此大的血本,下如此大的狠手?

    目的是什么?

    不过,从目前那人希望事态的发展的走向来看,那人志在萧墨蕴死在加国,却不希望他程湛在加国消亡。

    这样的核查结果,他暂时不显告诉小妮子。

    他只在一一吩咐自己的手下们,静观其变。想要看看加国的内阁大臣李承泽到底要怎么跟加国国君沟通?

    李承泽次日一早便来到了国君府邸,他已经实现知道今天国君和国君夫人在家,而并没有去陪伴萧远清。

    来到国君府邸的时候,时间尚不足八点钟,按理说,早晨,本该是寂静的时分,可国君官邸却一片吵闹。

    警卫领着走进内院之后,李承泽才听的清楚,内室内,有潘老夫人的叫骂声,有公主潘塞丹的哭闹声,有国君潘斯拉夫妇的唉声叹气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

    李承泽本想退却,但一想到那十个亿。他又好不有趣的进去了。

    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潘塞丹卧在沙发上,被绑了手脚,正泪流满面的哭嚎着,而一旁坐着的潘老太太则是一手扶着孙女,另一手拄着拐杖戳着作为国君的儿子。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肖子,你自己窝囊,没本事,被人窃国,被人夺了权利,你虽然贵为国君,却活的连个下人都不如,你还想把你这种软脾气传给你的下一代,传给我的孙女不成啊!”

    “妈!您知道什么!”

    潘塞拉又急又气,对自己的母亲,他打不得骂不得:“萧远清要杀他的子女,那是他的家事,再不济,那是他的子女,他要杀要剐都可以,可别人要是动他的孩子一根毫毛,你觉得那人还能有命活吗?妈,你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你怎么连萧远清是什么人你都没看清呢?”

    “他什么人,你倒是说给我听听?”潘老太太又戳了儿子一指头。

    “心智稳如泰山,凡事静观其变,但是内心深处早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盘算,只是,他不出声,单等着看你的决定,如果你的决定不妨碍他,他不会动你,不会击杀你,如果你的决定一旦妨碍到他了,别说他要铲除我们潘家,就算他把整个加国荡平,那也是他一句话的事情。”潘塞拉毫不夸张的对母亲分析着情况。

    “把加国荡平?”潘老太太一声苍狂的笑:“二十年了,我看加国依然长的好好的嘛,而且还是那么蓬勃的在发展,也没见的被他萧远清荡平嘛!”

    “那是因为他不屑于!那是因为他志不再次,那是因为他压根就没有窃国的打算,更没有执政掌权的**!”

    “没有这些**,那他养了那么多骁勇善战的雇佣兵是做什么的?”潘老太太一番讽刺的问道。

    “他是个人!是军人!而且是一军之将领,他总要活下去,不仅他活下去,他的那些兵也要活下去,那是他作为上将军官的指责,所以他才养了那么多的雇佣兵,人家是自给自足,明面上是吃着加国的财政拨款,事实上,他的那些雇佣兵,光靠财政能养活的了?”

    在这个时候,潘塞拉不得不给年逾八十的老母亲普及军人与政客的区别:“萧远清他只是纯粹的想要做一个军人,立身与加国,他也只是借用了这片土地罢了,人家如此强悍,却从来不犯我们,而我们却要去杀人家女儿,抢人家女儿的男朋友,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老太太还真的被儿子的这番说辞给说的哑口无言了。

    正想不到怎么反驳儿子的时候,玄关处,却有人开口了。

    “国君!我看到时未必。”李承泽从玄关处走了进来。

    “承泽,你怎么来了?”

    “给国君请安,给老妇人请安。”李承泽礼貌的深鞠躬。

    “承泽!”老太太听出李承泽话语里有向着她的意思,于是率先开口问道:“这件事,你怎么看?”

    “国君,还是先把公主放了吧,您毕竟就这么一个孩子,她也的确是贵为公主,别说是跟萧墨蕴抢女朋友,就算是跟萧家十七个孩子共同抢东西,按理说,萧家的子女在公主面前也该退让一步。”李承泽义正言辞的说道。

    “承泽!”潘塞拉立即呵斥他道:“你给我闭嘴,这话在这里说说也就罢了,不许你外传。”

    “国君您怕什么?”李承泽极为诚恳的问道:“我今天就是为这事儿来的,这些话我也憋在心里很久了,今天务必要谏言给国君您!”

    看到李承泽严肃又认真的样子,潘塞拉不得不重视起来:“好,你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先把公主放了。”李承泽心疼的看着一国之公主。

    潘塞拉立即让佣人给潘塞丹松绑。

    潘塞丹窝在奶奶的怀中,感激的看着李承泽。

    李承泽极为正色的道来:“其实我觉得公主道真的是颇有一番作为的。”

    “承泽你就别夸她了!不给我惹火就算是万事大吉了。”

    “国君!请恕承泽直言,您才是我们加国国君,您的国君之位不是白捡来的,而是三百年加国传承而来的,在这片土地上,最有话语权的人应该是您,其次是您的女儿潘塞丹公主。至于其他人,要是放到古代,都是奸佞!”

    “李伯伯你说的对!”潘塞丹觉得终于有人认可她的做法了。

    心中得意极了。

    “你的意思是?”潘塞拉迟疑的看着李承泽。

    母亲的话,他可以当做妇人之见,女儿的话,他可以当做女儿虚荣不懂事。

    而内阁李承泽的话,他不能不听一听。

    “萧远清他在恪尽职守,从不逾越!既然不逾越就把兵权叫出来,编入我们加国**部队里去啊!可他倒好,跟个占山为王的贼寇似的,盘踞在我们加国,赶不走,消不得,就连他受伤了,还得**您和您夫人亲自去伺候,这难道不是欺人太甚吗?”

    “……”潘塞拉。

    “**,古人云挟天子已令诸侯,您这样被挟持了二十年,您的心中难道一点点都不难受?还是您已经被萧远清抽筋扒骨,在他面前,你彻底的软的就跟一条软面条似的,任由他摆布?”

    “承泽!”潘塞拉的脸上多少有点挂不住。

    “国君,轻恕我直言了。”

    “那你说,我们又能怎么办?就算你说的那样,我们把萧远清的兵马都给收编了,可谁又能驾驭的了?我们以举国之力对抗萧远清一个人,能对抗的了吗?这是明摆着的事实情况。”潘塞拉有些气急败坏的语气。

    “我们不能,但是有人能。”李承泽终于抛出了他今天要说的话。

    “谁?”潘塞拉眼前一亮。

    “公主的男朋友。”

    “你是说,那个大国来的军官,承泽,你别听信别人的流言蜚语,那不是丹丹的男友,那是萧墨蕴的男朋友。”潘塞拉猛一泄气。

    “说的就是他。”李承泽胸有成竹的说道:“慢说萧墨蕴现在仍然被萧远清追杀之中,即便她仍然是萧家公主,可萧家公主不是加国公主,萧家公主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终究是一个占山为王的贼寇的女儿,叫她公主是好听的,叫难听了,她就是个小贼寇。别说萧墨蕴了,就连萧远清,你以为他推三阻四的为什么不愿意当加国国君,不就是因为名不正言不顺吗?”

    一番话说的潘塞拉若有所思。

    他从来都没想过,萧远清不当加国不执政是因为名不正言不顺。

    到今天,他才突然明白,整个家国,只有他潘塞拉以及他的女儿潘塞丹是最为名正言顺的。

    “对呀。”喃喃自语的说道。

    “所以,国君,在大国少将将领的面前,您要拿出您加国国君的样子,如此以来,大国将领便可以为我们所用,萧远清纵然再怎么枭雄,可他也是被大国赶出来了,对抗大国,他还差了那么一点火候。”李承泽这一番言语,彻底点亮了潘塞拉。

    他的眼眸彻底亮了。

    “国君,能否书房借一步说话?”李承泽问道。

    “好!”

    书房内密谋什么,外面的三个女人不知道,只知道两个小时候,潘塞拉和李承泽两人才从书房里出来。

    李承泽看着潘塞丹,鼓励又尊敬的语气说道:“公主!您是好样的。”

    潘塞丹的脸上,洋溢着不可一世的笑容。

    她能从李承泽的话语里听的出来,无论还是父亲还是李承泽都是十分赞成她和程湛的来往。

    而且,更让她多了一份自信。

    她,才是真正的加国公主!

    而萧墨蕴,则是贼寇的女儿。

    贼寇的女儿自然是无法和大国的少将军官相匹配,而她一个堂堂加国公主和少将匹配,才算是最为名正言顺的。

    父亲的首肯,内阁大臣的赞同,奶奶的支持,在加上虞媚媚在暗地里给她的通风报信,纵然一整天程湛都没有对她发出邀请。

    可她依然心中极为自信。

    而此时此刻,她知道她要做什么,将自己精心的梳妆打扮一番之后,潘塞丹驱车直奔萧墨蕴程湛以及剧组人员下台的星洲国际酒店。

    来到酒店外,她泊车,下车,一路傲视一切的来到酒店的大堂内,颐指气使的说道:“我是加国公主潘塞丹,请你们酒店所有人员前来这里听命!”

    “潘小姐您,您好,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酒店大堂经理极为礼貌的问道。

    “啪!”一个耳刮子甩出去:“请叫我公主!”

    “……”大堂经理一脸懵。

    正要抬巴掌打第二下,手臂却被人攥住了,身后萧墨蕴冷冷的问道:“你是来找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