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里的变形金刚- 第一百二十八章 苦逼的老酒保-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八章 苦逼的老酒保

    老酒保在酒吧里喝了好多天。(www.k6uk.com)

    本来他老老实实做着管家的工作,定时清扫房屋,时间长了就有点按耐不住,酒虫上来,隔三差五之直奔酒吧,这段日子更是干脆住在酒吧。

    他不但心安全问题,暗中有特工在关注着他,这也是一种隐晦的保护,虽然这种方式让缺乏安全感的老酒保心情恶劣,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这老货醉醺醺地回到家里——当然是唐尼的老房子,然后懵逼的发现房子被锁起来了,老酒保顿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十有**是唐尼回来了。

    苦逼的老酒保用了好长时间,把身上仅剩的一点钱都花光了,差点就要流落街头当流浪汉,终于找到了位置。唐尼投入重金买下来一大片上好的土地的新闻这段日子闹得沸沸扬扬。

    很多社会学专家和知名人士在各个娱乐节目上上蹦下窜,纷纷拿这件事情调侃。

    “当前最火的是什么,你会拿着武器上街杀蜥蜴?”

    “不不,是学唐尼砸钱圈地。”

    老酒保要气死了,搬家了居然没有人通知他。当他找到唐尼的时候,唐尼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我还以为你已经跑了,原来你还在纽约啊?”唐尼挑了挑眉,一脸的惊奇。老酒保这毫无节操的老货,干出卷钱跑路的事情来他毫不怀疑。

    唐尼这番话更是调侃居多,再不济他们也是经历过生死的队友,他也不差钱,更不是小心眼,老酒保真拿钱跑了他也不会说什么——因为当钱花完的时候,老酒保一定会再跑回来,大不了到时候爆踹一顿就好。

    老酒保灰头土脸,手里紧紧攥着路人施舍给他的一张十元大钞,都有些哆嗦了。他看着这豪华的新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麻痹的他再也不混迹酒吧了,太耽误事了,差点就从稳定日子混到流浪街头的份上了!

    “你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老酒保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了桌子上的茶水,还回味般地嚼了嚼茶叶。虽然他更喜欢喝酒,但有茶叶也是好的。

    “告诉你?我想回就回。倒是你,你可是我的管家,你就这么干活的?撇下房子跑去酒吧?要不是我心情好,我早就踹死你了。”唐尼说话理直气壮。

    这几天成果斐然,他成功地掌握了制造再生金属的办法,已经可以初步不适用酒神因子,直接动用火种源作为核心附加特殊粒子。

    三螺旋结构太过诡异,既然搞明白了相关知识,自然就没必要再和复活泉水死磕,上次有至尊法师庇护,难道下一次还靠至尊法师?再有下次估计至尊法师会抢先一步一掌劈死唐尼,毕竟人家是地球的守护者,不是唐尼的守护者。

    在吵闹声中,二楼的阿曼达终于从昏迷中苏醒了,睁开的眸子在经过刚开始的迷茫后,刹那间变得犀利,直接翻起身来,下意识就要去拿身上的武器,但直接摸了个空。

    窗户开了一条缝,遮挡阳光的窗帘被微风吹的微微起伏,带着一丝丝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把热量留在带着香气的房间内。窗外偶尔有飞鸟划过,发出清脆的鸣叫,轻飘飘站立在电线杆上。

    阿曼达有些茫然,大脑还有些晕乎乎的,那次突如其来的绝望感让她心有余悸。

    “我到底……怎么了?”阿曼达用那双美眸迷茫的看着四周,床边的小沙发上,她的一身装备都完好地放在上面。眉头轻蹙,阿曼达还是保持着一名杀手的自觉,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武器重新放在自己身上,

    楼下有谈话声传来,一个声音是她的老板唐尼,另一个声音很陌生,应该是上了年纪,不出意外应该是离家了很久的老酒保。

    此时的唐尼和老酒保,正在一楼拼命对喷,各种脏话漫天飞舞,互相冷嘲热讽。

    如同刚刚苏醒的睡美人,阿曼达缓缓下楼,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的每一步都精确无比,做到了人体所能做到的极限。

    阿曼达不愧是猫头鹰法庭的精英杀手。

    “卧槽?”老酒保听见声音抬头看去,顿时愣住了。

    面容清冷的阿曼达实在难以掩饰天生的丽质,标致的面容有巨大的魅力,平淡却带着点困惑的眼睛如同魅惑黑洞一样吸纳着一切目光,最为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翘,足以在第一时间吸引任何人的眼球。

    “难怪,难怪你把我丢到一边,原来你是金屋藏娇?!”老酒保猛然提高了声音,夸张地指着从二楼走下来的美女,“你不厚道啊,我跟着你出生入死,你特么宁可跟美人厮混也要坐看老子流浪街头?!”

    唐尼翻了个白眼,天地良心,他可真是什么也没干……嗯,虽然确实想过干点什么,唐尼一度口干舌燥,但自己光辉正直的内心不允许自己乘人之危。虽然路易基那家伙专门把阿曼达派来,不无美人计的意思在里面……

    “我的衣服是你给我脱的?”阿曼达轻开红唇,一双眸子逼视着现在的老板。

    唐尼很严肃,辩解道:“你昏迷过去了,身体和精神受到可怕的伤害,需要静养,我就直接把你外衣上的武器拿掉了。”

    “卧槽?你把人家姑娘家的搞昏迷了?!你这个畜生!”老酒保放声尖叫,那目光好似是第一次认识唐尼,像是在看一个禽兽。

    “不是你想的那样……妈的你给我闭嘴,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这些?”唐尼黑着脸吼道,旋即和颜悦色地对着面容平淡毫无波澜的阿曼达,真诚说道:“相信我,我可什么都没做,那时候我也受到影响了啊,你亲眼看到的。”

    阿曼达皱着眉回忆了一下,似乎被自家老板的诚挚说服了,缓缓把自己的手从刀子上移开,很自然地走到唐尼的身后,沉默着伫立着,奉行着自己的职责。

    “到底是怎么回事?”阿曼达轻声问。

    “我研究了一下复活泉水,估计是幕后的大佬不乐意了,在给我警告。”唐尼拿起茶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老酒保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察觉到了有什么事情不对,表情凝重下来,问道:“我不在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刻,他的表情很严肃,一双眼睛直视着唐尼。唐尼面色不变,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相处了一段日子,唐尼和老酒保可以说是相当熟悉,两人更是同生共死过,自然明白相互之间的意思。

    老酒保的目光是在问他,阿曼达这个女人是不是有问题,如果有,老酒保就会毫不犹豫做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