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四十一章 怎么样的好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而身后成兰亭的声音也渐渐的低了下去,然后随之消失。(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昏暗的路上,只有两个人脚步的声音,偶尔还有不知道何处传来的鸟叫声。也不知道是什么鸟,只是那叫声却极为渗人。

    “呀呀”

    再一次传来一声鸟叫声,成兰亭吓的忙上前拉住夜思天的衣袖。

    夜思天转过头来看着他,成兰亭即害怕又不好意思,心里更担心夜思天会将他甩开,“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是有些冷。”

    看着他眼里那般明显的惧意,夜思天又低头看了看他紧紧抓着自己衣袖的的手:“知道了。”

    两人便又继续往前面走着,成兰亭本以为夜思天要好好的嘲笑他一番,没想到她不仅没有嘲笑自己,竟还任他靠着,一时间心里又有些惊讶,“你,你怎么不嘲笑我?”

    夜思天一边走着一边观看四周的环境,这会天也已经黑了,走夜路是极危险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先对付一晚,“嘲笑比自己弱的人,那是弱者做的事情。”

    成兰亭闻言沉思了半刻,低声问道,“你这是说我比你弱吗?”

    夜思天转头看向成兰亭,挑眉问,“那你是觉得,你比我强吗?”

    成兰亭想着想,最终还是弱弱的摇了摇头,现在自己这般的举动实在是没脸说自己比她强了。

    “好了,我们今晚就住在那里了。”

    身边夜思天突然停下脚步,成兰亭也跟着停下,听到她这般说惊讶道,“住在哪里?”

    “那里!”

    成兰亭顺着夜思天手指的方向看去,路边的不远处有一个小破屋。月光下,那小破屋就那么孤零零的立在那边,偶尔一阵风吹过,屋檐边的草檐抖了抖了,紧闭着的门看着有几分说不出的恐惧。

    成兰亭忙拉住要向那边走去的夜思天,微提高了声音:“等等!”

    夜思天回头,“怎么了?”

    成兰亭眼带惧意:“为什么我们要住在那里啊?我们直接回去不行吗?”

    “回去?”夜思天反问:“从这里走回去要多久?”

    成兰亭想了想道,“五六个时辰,我们走快一些,天亮之前就能到了。”

    夜思天看了眼前言的路,月光之下,也不过只能看到一米前的距离,“那就是说,在入城前我们至少还有五个时辰,你可知道,夜路有多危险。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远处还有个小树林,若是半夜里从小树林里跳出个什么野兽的怎么办?”

    听夜思天这么一说,成兰亭脸都吓白了,“野野,野兽?”下一刻又道,“你是不是在骗我,怎么可能会有野兽呢。白天的时候明明什么也没有。”

    “白天这条路上也时常有人路过,那些野兽自然不敢出来了,可是晚上却不一样了。而且我这会累的狠,必须休息才能继续走。”夜思天说着便往那小破屋走去,走了两步却发现一直拉着她的人松开了她的衣袖,回头,成兰亭可怜兮兮,一脸害怕之色的看着她,“那里,那里不会有鬼吧。”

    夜思天这才明白他是害怕,忍不住的叹气,“世上哪有那种东西,走吧。”

    成兰亭摇头拒绝。

    夜思天甚是无奈,没想到这么大块头的一个男子居然还怕那些鬼神之说,像个孩子一般。夜思天回身走到成兰亭的身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往小破屋走去,“你怕什么,都说男子的阳气要比女子重,就算是有鬼,也该是先对我对手才是。”

    成兰亭本还在惊吓中,当夜思天的手覆上她手的那一刻,他也只顾得惊了。

    他惊讶的任夜思天牵着自己向小破屋走去,直到走到小破屋的门口,夜思天松开了他的手,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她居然牵了他的手?

    夜思天一手推开了小破屋的门,屋内一股霉臭味传来。

    成兰亭嫌弃的皱眉,“好难闻的味道啊。”

    夜思天伸手煽动了下便走了进去,成兰亭见状也只好跟了进去,还未走几步,成兰亭便踢到了里面的东西,发出了响声。他吓的脸色微变,“有,有人鬼!”

    夜思天被成兰亭突然的尖叫吓到,回头对着他的肩膀就是一个巴掌:“闭嘴!”

    成兰亭吃痛的不敢再说话,委屈的摸着被打的地方,好疼啊。

    “你站在这里先不要动。”免得撞上什么,再鬼喊鬼叫的。

    成兰亭听话的点头,紧接着便听到夜思天的脚步声传来,然后就是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屋里暗极了,竟比那外面还要暗上几分。成兰亭看不到夜思天,也看不到这屋里是什么模样。不一会儿,他发现,竟是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他害怕了,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害怕的冲着看不清楚的里面道,“夜思天,夜思天?”

    在唤了两声听不到回应后,成兰亭更害怕了,眼看着就要哭出来,“夜思天。”

    “叫什么叫。”随着夜思天不耐烦的声音,烛光照亮了整间屋子,她手持蜡烛看着成兰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死了呢。”

    成兰亭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夜思天,她虽然有些狼狈,脸上还有些对他的不耐,可是,烛光的照耀下,她是那般的美,那般的神圣。

    成兰亭觉得,她就像是一个仙子一般,照耀了他眼前的黑暗,照亮了他的整个世界。

    看着发呆的成兰亭,夜思天走到他的面前,抬手晃了晃,“你这是怎么了?吓傻了?”

    回过神来的成兰亭用力的摇摇头,看着夜思天极简单又真诚的笑道,“夜思天你真好看,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子了。”

    夜思天白了他一眼,“这话我听多了,别站在那里,你找找这个屋子里有没有可以用来火的。这夜越深就越冷,我们要生个火堆出来取暖才行。”

    “好,我这就去!”

    看着成兰亭立即便去忙的身影,夜思天心下道,“怎的突然这么听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火堆也终于点上了,夜思天在火堆前收拾了块地方坐了下来,“你也坐下来吧,好好的休息会,明天再想办法回去。”明日总不能真的就走个五六时辰吧,别说走便走废了,就追杀他的那些人若是追上来了,也不好办。希望明日一早能遇到入京的马车,到时候能带他们一起入京。

    “对了,那两个人为什么杀你?”

    成兰亭坐在火堆边,感受到从火堆传来的暖意,整个身子都暖和了,要是早遇到夜思天就好了,他也不能靠着自己的身体将那一般湿漉漉的衣服暖干了,“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夜思天看着成兰亭,这会儿有时间,也该好好问问了,“你不是遇到杀手掉下悬涯了吗?怎么又会在这里,我看你倒是一点伤也没有受啊?掉下那悬涯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成兰亭惊讶的看着夜思天,“你怎么知道掉下悬涯了?”

    “我不仅知道,而且因为你,我还入了狱呢!”夜思天想到这个就气。

    成兰亭听了却更不解了,刚想问夜思天是怎么回事,她已经催促道,“你先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成兰亭闻言,听话道,“那天跟张格一起回府,突然出现几个人要杀我们,我吓的立即就跑。那些人立即就追过来了,手里拿着刀,我快吓死了。那刀若是刺到身体,该有多疼啊。我就努力跑,跑到了那悬涯的边,就跳下去了。跳下去以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瞧见他说被刀刺到身体时眼里的害怕,夜思天竟有些想笑,这么大的一个人了,怎么竟真的像个孩子一般。他说话的表情配上他的块头,真真是有些好笑,若是被他知道自己的肩上还有伤,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呢,“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醒来的时候”成兰亭犹豫的看着夜思天,想了想道,“你,你可不许笑我。”

    笑他?夜思天有些疑惑,“恩,不笑你,你说吧。”

    “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我浮在水面上。一直顺着水流也不知道漂哪里去了,只知道冷的不行,我立即就从河里上了岸,然”

    “噗嗤”

    成兰亭看着正努力忍笑的夜思天,面上渐渐的浮起怒意。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哈哈哈”最终夜思天还是没忍住,先前她跟笑笑还有沅儿说笑时,便开玩笑的说过,过胖的人若是落到了水中,会浮在水面沉不下去,当时她也不过是说笑,倒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一想到,成兰亭飘在水面上的模样,她便就忍不住了。

    看着夜思天越笑越放肆,越笑越开心,成兰亭气的脸色都变了,“你说了不笑的,你说了的!”

    说完便气的转身背对着夜思天,整个人都团在一块,生起了闷气。

    夜思天笑了好一会儿,眼角甚至都溢出泪水来,看到成兰亭的模样才知道自己是有些过份,而他也是真的生气了。

    夜思天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对着成兰亭道:“生气了?”

    成兰亭理也不理。

    夜思天说,“对不起,我跟你道歉,你别生气?”

    成兰亭仍是没有半点理会。

    夜思天见状,便起身凑到成兰亭的身边,带着讨好的声音道,“对不起,我不该笑你的,你别生气了呗?”

    成兰亭动了动身子,欲甩开夜思天的手,夜思天自是不让的:“我知道,我不该笑你的,可是方才一时没忍住,对不起。而且我现在这样也是因为你,你那个随从,逃回去说是我派了杀手来杀的人我,你爹带着人去我府里找我的麻烦,不仅刺了我一刀,还找成贵妃娘娘,一起让皇上将我关进了牢中。”

    成兰亭闻言忙回过身来,“什么?我爹他刺了你一刀?”

    夜思天抚着自己肩上的伤道,“可不是,现在还没好呢。你要是不信,我给你看看?”

    成兰亭忙摇头,“不用不用,我信我信。”他最害怕看到血了,“可是张格为什么要这样说啊,当时遇到那些人的时候,他就逃命去了我落下涯时也没有看到他来救我。后来他又被那些人找到了吗?那些人说是你派去的?可是”成兰亭认真的看着夜思天,“你虽然有些凶,但应该也不会让人杀我啊。”

    夜思天闻言抬手对着成兰亭肩膀就是一巴掌,“说谁凶呢!”

    成兰亭缩缩脖子,不敢说,她这样是真的很凶。

    夜思天见他也不生气了,便坐了回去,“所以说,你现在平安回去才能证明我没有派人杀你。”

    成兰亭看着夜思天,想到她白天救自己的情景,声音有些闷闷的,“所以,你下午救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如果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看到我被追杀,还会帮我吗?”

    还会帮他吗?夜思天认真的思考起了他的这个问题。

    “你讨厌我,又怎么可能会帮我呢,其实我知道的,大家都讨厌我,都笑我,蠢胖如猪。不对,应该是笑我,比猪还胖。我听到过的,他们都在背地里议论我,说我爹有我这个的儿子是八辈子倒的霉。”成兰亭的情绪越来越低,“我也知道,其实张格在心里没有把我当主子的。张格说过,他在我身边也很委屈的,因为没人肯伺候我所以他才不得不伺候我的,也都是因为婶婶,他才肯陪着我的。要不然,我就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到死。”

    夜思天本只当他自己在自哀自怨,可听到后面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一个小小的随从竟也敢这么说?

    夜思天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日在街上,你对我出言不逊,是张格教的?”

    成兰亭也不知道夜思天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只是听话的回答道,“那日我看到你,便觉得你好美,张格说,觉得你美就去与你说话。以我的身份,你若是不与我说话,你就是瞧不起我。”

    夜思天听着,眉头微微皱起:“那日在宫中,你捡到我的手帕,是那张格不让你还给沅儿的?”

    成兰亭点头,“他说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你们要,我便还给你们。”

    “这张格,是你婶婶给你的?”方才他话间好像是这般的意思?

    成兰亭用力的点头,“是啊,我婶婶对我可好了!比祖母还要对我好。”

    “哦?是怎么样的好?”这成府里好像也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