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酸爽的田园生活- 第195章 美人计?-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5章 美人计?

    云祁被公主抱后,傻愣愣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Www.cmeonadhd.com)

    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张白嫩嫩肉呼呼的包子脸,看着她这娇小的身板,还有她那一双黑亮且布满浓浓愧疚的纯真眸子,云祁垂下的眸光微闪,抬手拍拍她的手臂:“放我下去。”

    田圆圆又惊又怕,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大哥哥,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下面,我只是想要快一下把地开垦出来,我用脚轻轻一踹,没想到那石头就一下子飞起来,然后朝你这边滚下来了,是我让你伤了腿,我……我抱你回家好不好?”

    道歉的话语里充满了稚气未脱。

    黑亮眸子里的神色,就如同一个闯了大祸后的孩童似的,布满了紧张,愧疚,以及无措。

    云祁强忍着腿上传来锥心刺骨的疼,勾起一抹牵强的柔和笑意,低声宽慰道:“你也不是故意了,我原谅你了,你放我下来,我的腿可能骨折了,得赶紧下山去看大夫。”

    “我抱大哥哥下山,不,我背大哥哥下山……毕竟是我才害你腿受伤的,爹娘教过我的,要是自己闯下了祸事就得自己负责才行,所以,我要送大哥哥下山去看大夫。”田圆圆眼泪汪汪的愧疚哽咽说道。

    “我已经说过了,这只是一个意外,我不怪你。”

    “不行,爹娘教过我的,闯了祸就一定要……”

    田圆圆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魏午不耐的厉声打断:“你这女人,你没听到云公子的话吗?赶紧放云公子下来。”

    说完。

    魏午手中的剑刃便抵在了田圆圆的脖子上,头也不回的对同伴道:“魏黎,过来背上公子我们赶紧下山。”

    “是。”魏黎疾步走了过去。

    其余的士兵们拔刀齐齐朝着田圆圆围了过来。

    田圆圆被脖子上的剑,以及那些拔刀走来的士兵们给彻底吓住了,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的砸落在云祁的手背上,纯真的黑眸里满是惊恐,小小的红润樱唇不断的颤抖着,低头看向怀里的云祁:“大,大哥哥,我不是坏人,别杀我,我只是想要当个好孩子……想要弥补我犯下的错,真的。”

    山坡上刚刚惊呼出声示警的二十多个百姓,此时气喘吁吁的冲了下来,一看到傻丫居然把堂堂云公子给这么抱着,一看云公子的人居然把刀剑都给拔出来了,皆是吓得脸色大变,一个个急忙跪了下去求情。

    “傻丫,你快把云公子放下来。”一个妇人吓得脸色惨白,可又不敢上前,跪在地上心急如焚的催促着。

    堂堂男子,尤其还是战神大人手下的军师。

    这傻丫头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一个男人这么抱着,这让云公子的脸面往哪儿放呀?

    这个傻丫头。

    可真真是……

    “云公子,这是个误会,傻丫她不是故意弄石头下来砸你的,傻丫她从小力气就大,而且她八岁的时候撞伤了脑子,所以心智一直都停留在八岁的那个年龄段,再加上平时力气又大,做事难免就把握不好分寸,求云公子开恩饶过她这一回。”一个中年男子也紧跟着求情。

    “求云公子饶过她吧,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爹娘在三个月前,把最后的粮食剩给她吃,那两口子已经都被饿死了,傻丫是我们看着长大了,这孩子虽然心智不成熟,可是却没什么坏心眼儿,我们受她爹娘所托,便带着她一起逃难过来了,求你看在她脑子有问题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她吧。”另一个老者也哭着替田圆圆求情。

    云祁痛得浑身冒汗,艰难的笑说着:“我知道你不是坏人,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快别哭了,我现在腿真的很疼,我得下山去看大夫,你放我下去。”

    田圆圆急忙道:“我可以背你下山的。”

    云祁目光直直的看着她的双眼,片刻后,一脸认真道:“你个子太矮,我个子又这么高,你背着我下山,我的腿容易撞在地上,会让我伤上加伤。”

    田圆圆听闻此言,只得含泪的点点头,然后把怀里的人交给一脸凶神恶煞的魏黎手中。

    “别哭了,去忙你的事情去吧。”云祁趴在魏黎的背上,看向哭得像个孩子的田圆圆笑说道。

    “呜唔~大哥哥。”大哥哥可真温柔,长得这么好看还这么温柔,明明是她不小心害得大哥哥的腿受伤了,大哥哥不仅没有怪她,也没打她,还这么温柔的对她,田圆圆含泪的眸子满是不舍和担心。

    云祁朝她挥挥手,便让魏黎背着他离开了。

    认识田圆圆的邻居们见云祁带人离开后,全部一窝蜂的朝着田圆圆涌了过去。

    “你这丫头,做事冒冒然然的,差点就闯大祸了,也不知云公子那腿伤得如何了?你呀你……婶子都提醒过你多少回了?让你平时做事小心一点,要好好控制你这一身的蛮力,你却总是不长记性,看吧,今儿闯祸了吧?”一个身材消瘦的大婶伸出手指头戳了戳田圆圆的额头,又气又心疼的数落着。

    “就是呀,得亏是宽宏大量的云公子,你要是今儿这石头砸中了其他的人,你这人头都要落地了。”中年大叔后怕不已的捏着衣袖擦了擦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

    留胡须的老者深深一叹,忧心忡忡的看着云祁等人早就消失的方向,沉声道:“刚刚看云公子那表情很是痛苦,该不会是腿骨被石头砸断了吧?”

    田圆圆被众人围堵着,七嘴八舌的数落着,脑子里一片轰鸣。

    可当听到最后的中年大叔,说温柔的漂亮哥哥腿骨可能被砸断了,顿时脸色一变,急忙推开人群,便疯了似的朝着山下的方向冲去。

    “傻丫,你这是要去哪儿呀?快回来……”

    田圆圆一口气冲下山,便看到云祁刚刚被人搀扶着上了马背。

    “大哥哥等一下,我……我弄伤了你的腿,虽然我没有钱给你抓药,给你看伤,但是,但是我有一把子的力气,我可以给你干活儿,大哥哥……。”

    马背上的云祁听到身后这声音,一双狐狸眼微眯着,语气冷冷:“走吧。”

    魏午急忙点头:“是,公子。”

    “驾~驾驾~”云祁挥动马鞭,抽打马屁股。

    很快。

    马儿就奔跑起来。

    田圆圆一看受伤的大哥哥骑马走了,急了,拔腿就去追,一边追,一边高声喊着:“大哥哥,你等等我,对不起,我害你受伤了,我没有钱给你看伤,所以,我会在你伤好前来照顾你的。”

    马背上的云祁听到这话,妖孽的俊脸上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

    傻丫?

    他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的傻丫,是真的傻?还是抱着什么目的在装傻?

    若是在装傻的话……。

    那这美人用得倒是挺另类的。

    居然会弄个装疯卖傻,还有着一身蛮力的“傻子”美人来接近他。

    跑出了约一里路后,云祁勒住缰绳降低马速,并对左右随从和士兵吩咐道:“我腿疼的很,不能跑太快,慢点前行。”

    众人皆是一脸的担忧。

    “是,公子。”

    马儿不紧不慢的前行着。

    没多一会儿。

    身后就传来了田圆圆熟悉的声音:“大……。大哥哥,你等等我……。”

    云祁唇角微勾,一双微眯的狐狸眼里满是冷意。

    居然跟上来了……

    他倒要看看,她会跟到何时?

    “驾~驾驾~”云祁挥动马鞭,马儿屁股吃疼,立即奔跑起来。

    周围的侍卫一脸的莫名的。

    什么情况?

    云公子不是说腿疼的厉害要慢行吗?

    只有跟随云祁多年的魏黎和魏午,知晓自家公子为何会这么做了,公子这明显就是在试探那个身后那个女人。

    一路上。

    云祁在田圆圆即将追上他时,就又提速,提速把田圆圆甩在身后老远后,便又突然慢下来。

    两刻多钟后。

    云祁终于抵达了他临时居住的茅屋。

    秦熠知听到屋外的马蹄声,放下茶盏立马走了出来,当看到云祁被人从马上搀扶着下来,而且右腿还不能下地,顿时脸色一变急忙迎了上去:“你的腿这是怎么了?”

    云祁嘴角抽了抽,一脸自认倒霉的表情:“……。在一个斜坡下小解,被上面开荒的百姓弄了几块滚落下来的石头给砸中了。”

    秦熠知闻言眉头一拧:“巧合?还是对方蓄意为之?”

    云祁摇摇头:“暂且还不知道,再过几天就能查清楚了。”

    “嗯。”秦熠知点点头,随后急忙看向云祁身后的士兵:“快去把路盛叫来,顺便在拿一副拐杖过来。”

    “是,战神大人。”

    秦熠知和魏黎搀扶着云祁走进了屋子。

    云祁的腿用三个竹片固定着,秦熠知解开后撩起裤腿一看,用肉眼看骨头并未错位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战神大人,云公子,路大夫来了。”门外侍卫禀报道。

    “带进来。”

    “是。”

    路盛背着医药箱疾步走了进去,抱拳朝秦熠知和云祁行礼后,便蹲在了云祁的身前,把云祁的腿放在他的膝盖上,飞快的开始摸骨。

    片刻后。

    路盛收回了手:“腿骨没有骨折错位,应当是骨裂了,抹上断续膏,绑上夹板固定一段时间,一个多月应该就没事了。”

    “那就好。”云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路盛把云祁的伤口处理好后,便出去了。

    云祁拿着拐杖试着走了走路,看向好友自嘲苦笑道:“以前嫂子刚刚把这玩意儿捣鼓出来时,我稀罕的很,还拿来试着走了走路,没想到现在居然真要靠这玩意儿走一个多月的路了。”

    “你知足吧你,要是你嫂子没把拐杖弄出来,你想出去透透气儿,还得手里拄棍子呢,棍子好用还是这个拐杖好用?”

    “你这不是废话嘛~”

    两人斗了几句嘴后,云祁坐在圈椅上看向好友:“今儿怎么过来了?”

    “自然是有事要和你相商,顺便过来看看灾民的情况。”秦熠知拿起茶盏喝了一口。

    云祁点点头,刚要开口。

    忽的。

    外面传来熟悉的女声。

    “大哥哥,我是来向你赔罪,是来照顾你的,我可以做饭,可以洗衣服,你不方便走路的时候,我还可以抱你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我力气很大的~”

    秦熠知端着手里的茶盏,侧头看向嘴角直抽抽的好友,目光玩味:“你啥时候惹下的桃花债?居然都追到这儿来了?还大哥哥?还要抱着你?啧啧~你丫这岁数都和我差不多大了,居然还去老牛吃嫩草……。”

    云祁没好气的瞪了好友一眼,垂眸扫了一眼他受伤的右腿后,看向好友道:“我这腿就是外面那女人给弄的。”

    听闻此言。

    秦熠知脸上的痞笑瞬间就消失殆尽。

    神色凝重的看向云祁:“美人计?”

    云祁缓缓说道:“老子当时只是去斜坡的下方尿了个尿,结果斜坡上方就滚落下来了一个碗口大的石头砸中了老子的腿,幸亏老子当时腿还闪躲了一下,要不然直接就得被砸断骨头了,刚刚被石头砸中了腿,紧接着,外面那女人就和磨盘大一块石头齐齐朝我滚来,我看到那女人一个飞扑就把石头抱住了,翻滚了一圈后,她抱着怀里的石头,轻轻轻松就丢出去了,那女人看似憨憨傻傻的,但谁知道是什么来历呢?”

    云祁说完后,目光冷沉的看向茅屋外面。

    若那女人真是个脑子受过伤,心智只有七八岁,面对他士兵的拔刀相对,定然是吓得不敢在对他多做纠缠,可她却偏偏从山上一路追了下来。

    不仅如此。

    还一路追着他到了这儿,那女人光凭两条腿,在他骑马刚刚抵达不到一刻钟后,也来了这儿,要知道,从那山上到这儿,可是有十五里的路程,她一口气跑来这么远,不管是她过人的力气也好,亦或者是那一份体力和耐力也好,都不是寻常人所能办到的。

    这女人十有**,很有可能会是什么人派来的奸细,故意装疯卖傻来接近他。

    现在外面的各方势力,无不在觊觎嫂子这个“异世之魂”得万般小心才行。

    秦熠知放下手里的茶盏,沉声问道:“逃过来的灾民中,可有认识外面那个女人的人?”

    “有。”云祁点点头,指尖在桌子上轻轻敲击着:“那山上有十多二十个,都认识那女人,当时我受伤后,那些人替外面的女人求情,说是她八岁时撞伤了脑子,心智就一直停留在八岁的阶段,而且父母在三个月前就已经饿死了,我已经派人暗中去打听这女人的来路了。”

    秦熠知把玩转动着茶盏:“是得打听清楚才行,如今这个关键时刻,我们万不能掉以轻心,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把前来投奔的灾民安置在西川境外的郿县和宜县的原因,为的就是防范有各方势力以及皇帝的钉子混在灾民中。”

    “放心吧,我有分寸。”云祁看向好友笑说着。

    外面的田圆圆还在高声喊叫着:“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找大哥哥……。”

    田圆圆剧烈的挣扎着。

    一时间。

    五六个士兵还真压制不住一身蛮力且正剧烈挣扎的田圆圆。

    魏午飞身过去点了田圆圆的穴道,田圆圆顿时就没法动,也没法说话了,水雾雾的眸子满眼的惊恐。

    她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浑身都没法动了?

    为什么连嘴也没法动了?

    田圆圆吓得不行,觉得就好似活见鬼了似的惊恐。

    魏午看向吓得一脸懵逼的田圆圆,寒声道:“你害得云公子腿受了伤,云公子大人大量不与你这女子计较,你居然还来纠缠不休,真是不知好歹……此乃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不可靠近,下次再胆敢闯入,杀无赦,来人,拖走。”

    “是。”

    两个士兵左右夹住田圆圆的胳膊,就把她拖拽到了一里地外,直接丢在了路边。

    田圆圆又害怕,又委屈,同时,又有些伤心那么温柔的大哥哥,居然让人把他丢在了这路上。

    身子动也不能动。

    她这是要死了吗?

    田圆圆倒在路边眼泪吧嗒吧嗒的直流。

    茅屋里。

    秦熠知看向好友:“若是那女人穴道解开后,又回来了呢?”

    云祁邪肆一笑,双臂交叉抱于胸前,慵懒的靠在圈椅上,双眸微眯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便顺势收了她当我的使唤丫头,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

    山泰县的巫启翔从探子的嘴里得知虹口县、,居然被秦熠知增派了好几千的兵力防守后,气得直咬牙。

    在凉亭里神情焦躁的走了好几圈后,这才停下了脚步:“郑秋。”

    “属下在,主子请吩咐。”

    “王青山可有派人传信回来?”

    “回主子,暂时还没有了收到王青山送回的消息。”

    巫启翔听闻此言,心气儿越发的不顺了,摆了摆手:“行了,下去吧。”

    “是。”

    随从郑秋离开后。

    巫启翔怒气冲冲的坐在了石凳上,直接端起茶壶咕咕的就灌了好几口凉茶后,情绪这才平息下来了些许。

    都这么多天了。

    王青山居然还没送消息回来,难不成,言正轩早就离开京城了?亦或者是言正轩早就在饥荒之时饿死了?

    不对。

    言正轩饿死的可能性极小,那个男人如此阴险狡诈,贪生怕死,最是惜命了,要不然怎么会当逃兵呢?

    那么惜命的一个人,是绝对不会饿死的,只会想尽一切办法的生存下来。

    若是没离开京城便好。

    若是离开京城了,那就有些麻烦了。

    如今。

    虹口县被秦熠知增派了这么多兵力,现在暂时是没法把异世之魂弄出来了,唯一的办法,就只能等。

    等到那外面那些结盟的势力打败秦熠知后,到时候虹口县必乱,只要虹口县一乱,只要秦府的人带着秦熠知的家眷逃离虹口县,到时候,路上就要好下手多了。

    此时。

    巫启翔压根就不知道,朝廷派来的那十万兵马,也已经归降了秦熠知。

    若是知道了,巫启翔肯定就不会这么乐观了。

    ……。

    这一日。

    云杉正和婆婆,还有两孩子以及两条狗子在夕阳即将落山之时在水塘边散步。

    忽的。

    脑海里响起了熟悉的机械提示声。

    “宿主好,系统刚刚监测到二十日后的下午两点,将会发生日食现象,时间将持续十五分钟,请宿主做好思想准备,此乃正常的天文现象,莫要恐慌。”

    推着婴儿车的云杉脚步顿时就停下了。

    日食?

    不就是古人所说的天狗食日吗?

    还有二十日就会出现。

    好好利用一下这事儿,定能再将那狗皇帝一军,同时,还能震慑一番各方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

    小川看着娘亲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娘亲脸上这怪异的笑容,担忧的伸手扯了扯娘亲的衣袖:“娘,你怎么了?”

    正弯腰同孙子说话的陈氏,一听小川这话,也急忙回头朝儿媳妇看去,一脸的紧张:“云杉,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儿不舒服?”

    晴空也满脸紧张的望着娘亲。

    云杉见众人误会了,急忙摆摆手,看向众人咧嘴一笑:“没事,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需要告诉熠知,娘,小川,晴空,你们继续散步,我这就回去写信。”

    说完。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

    云杉便满脸激动的转身,步履匆忙的离开了。

    陈氏看向小川:“你娘这是想起啥事儿了?这么兴奋?这么激动?”

    小川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晴空也跟着一脸懵逼的摇头。

    祖孙三人说完后,相视一笑,只要不是不好的事情,他们就能放心了,于是便推着婴儿车继续散步。

    云杉回到卧室。

    便拿出笔记本和笔,坐在桌前飞快的书写着。

    一刻钟后。

    云杉写完后,便看向房门外:“秦安,麻烦把秦七叫过来一趟,我有急事找他。”

    “是,夫人。”

    没多一会儿,秦七就过来了。

    云杉把密封的信件交给秦七,神色凝重的叮嘱道:“这封信你赶紧派可靠的人加急给老爷送去,记住,去送信的人身边一定要多加派些人手,切莫让人半途劫走了这信。”

    秦七点点头:“夫人放心,属下定会妥善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