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八十四章 原来是个骗子(加更)

    ps:感谢书友aria_god的打赏。(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按理说不该加更的,但是既然你都这么问了,而且也支持老杨,那就加一个四千字大更,感谢你的支持。

    保安说话黎枫和仲蔚可能不信,但是钱聪聪都这么说了,那可不由得他们不相信了。黎枫和仲蔚一脸诧异之色看着萧鹏。

    萧鹏却在那里不知道跟谁打着电话,看到都在看自己,萧鹏跟电话里轻声说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不过他直接问钱聪聪道“聪聪,你刚才说这个家伙是干什么的?”

    钱聪聪干咳一声,这黎枫和自家有生意来往,你直接说‘这家伙’,自己这多尴尬?

    不过钱聪聪还是回答了萧鹏“这是乔尔格蒂的亚太区总监,集团新建的酒店最近和他们谈好了合作意向,计划采用乔尔格蒂的产品建立一个奢华酒店。所以有生意来往。”

    杨猛在一边看着仲蔚“吆,仲大小姐厉害啊,现在找男人的层次越来越高了啊!不再是当年的赌场掮客的儿子了,现在直接找霸道总裁了啊!哦,说霸道总裁算不上,这算是老头总裁吧?你别光爬上人家的床,你要厉害就把他原配搞死你嫁给他,反正看着样他也活不了几年,正好把家产得了,哦,就算得不到钱也不怕,你可以再嫁给他儿子------如果他有儿子的话。呃,虽说年龄可能比你大点,但是肯定比陪这老头强!”

    面对仲蔚杨猛说话可很是恶毒,他可不是萧鹏,还顾忌什么仲蔚的感受,毕竟那是他初恋,他现在绝对是出口成‘脏’,怎么恶毒怎么来!

    仲蔚听后冷哼一声,却揽住了黎枫的胳膊“不管你们现在混成什么样子,还是改不了你们小心眼的本色。哪怕你们现在有钱了,也改不了你们狭隘的本性,只能窝在这穷乡僻壤里当土财主!知道什么是乔尔格蒂么?眼光要有国际性!跟你们说这些也没用,你们根本不懂这些,就不懂什么叫做大局观!”

    杨猛刚想说话,萧鹏却拍了拍他,杨猛冷哼一声不理仲蔚------这也是考虑到萧鹏的感受,要不然骂死丫的!当biao子还当出优越感来了?还尼玛国际眼光?中国男人已经满足不了你了?

    “有品位。”萧鹏对着钱聪聪竖起个大拇指转移了话题“乔尔格蒂是很好的选择。”

    乔尔格蒂家具已经建立一百多年,在世界范围内,成为意大利家具的美丽传说,尤其是近年来,一批艺术家设计师的加盟,给乔尔格蒂的家具注入了新鲜血液,融入更多建筑力学元素,现在的乔尔格蒂,是世界上唯一拥有世界稀有木材开发权的顶级品牌厂商。乔尔格蒂的口号就是不受潮流变化影响,而是影响潮流变化,以其品质和雅致浪漫的意大利式优雅,受到世界各地的追捧。

    黎枫看到萧鹏这么说,冷哼一声“你是这里的老板?那你要给为刚才的所作所为给我一个解释了。”

    谁知道萧鹏连看他都不看他,仍然问着钱聪聪“你家和他谈好合作了么?”

    钱聪聪一愣,答道“那是我父亲的事情,我真不了解。”

    萧鹏笑着说道“聪聪,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赶紧给你爸爸打个电话,你们这是碰到骗子了。”萧鹏声音可不小,所有人都听到了萧鹏的话,眼睛一起齐刷刷的看着黎枫。

    黎枫脸色一变“你好歹也是这里的老板,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任!我要告你诽谤!”

    萧鹏微笑的脸突然一板“来人,看好了他们,一个也别放过。乔尔格蒂家具的亚太区根本就没有黎枫这个人!丫的骗子还敢这么嚣张?真特么的谎话说太多自己都信以为真了是吧?”

    刚才离开的保安根本没走远,听到萧鹏的呼唤,一群西装革履带耳麦的人出现,围住了黎枫等人。这把钱聪聪也吓了一跳“鹏哥,这是怎么回事?”

    他比萧鹏大好几岁,但是这时候下意识的跟别人一起叫萧鹏‘鹏哥’了。

    萧鹏道“聪聪,乔尔格蒂最注重的就是形象,不管是企业形象还是员工形象,我在星条国时,伊万卡曾经给我介绍过一个朋友,就是乔尔格蒂的高层,他跟我说过这个问题,你刚才说他是亚太区总代,我就好奇直接打电话确认了一下,恩,乔尔格蒂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人,那他凭什么和你父亲合作?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钱聪聪听到后,关注点却不在后面,而是在“伊万卡?你说的是阿普他女儿?你和她还认识?”

    萧鹏点头“恩,认识,整天一副女权主义的样子,其实么,嘿嘿。”萧鹏甩了甩手腕,做了几下抽鞭子的动作,邪恶一笑“你懂的。”

    钱聪聪无语了“哥们,你不是逗我吧?”

    “我逗你什么了?”萧鹏白了他一眼“你在星条国和那个圈子接触的越深,你就越感觉他们做事就像过家家,就说阿普吧,上台前信誓旦旦的说,不会以权谋私,结果他刚上台没几天,女儿女婿就入驻白宫了。伊万卡整天高举女权主义大旗,其实女权是假,赚钱才是真的,当时竞选的时候,伊万卡宣传自己是绝对的女性主义者,提倡同工同酬,带薪产假,还说自己的公司已经保障了员工有带薪产假。因为那时候伊万卡已经负责管理阿普集团了,所有人都以为是阿普集团大手笔照顾员工福利,结果事实呢?伊万卡说的是她自己的服装品牌公司,只有12个人,而且2012年后她建立的服装设计和生产公司的员工都没有这待遇。”

    钱聪聪也不管在一旁的黎枫了“靠,你说的真的假的啊?”

    萧鹏把雪茄盒拿出来,递给杨猛和钱聪聪一人一根“这都是她亲口跟我说的,你说真的假的?几鞭子下去,什么都说了。她做事一般都是跟女权挂钩,只不过从不干和女权相关的事情,她曾经发起过号称‘为女性赋权’的活动,而打开链接其实就是她自己品牌的在线购物,够无厘头的。要不然我介绍你们认识下?你自己问问她?”

    钱聪聪拼命摇头“还是算了吧,这也太重口味了。”

    萧鹏笑道“这就是星条国,你看阿普,天天号召别的企业收回国外公司,雇佣星条国员工,增加星条国就业率,可是他和他女儿的公司的加工厂都在亚洲,在华夏也有。什么时候见她说要取消亚洲工厂了?行了,别扯淡了,赶快跟你父亲打电话,顺便打电话报警吧。这事情就交给你家处理行了吧?”

    钱聪聪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手机,准备拨打他爹电话,看到他这么做,黎枫想制止他,却被千里岩大酒店的安保人员直接按住动弹不得。

    “大佬!大佬!这个电话打不得啊!”黎枫喊了起来。“大佬,这里有误会!”

    “误会你姥姥!”杨猛骂道“跑到华夏来当骗子?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吧?今天给你个明白!”

    突然地变故让仲蔚不知所措“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抓错认了把。我的干爹不可能是骗子的。”

    杨猛冷哼道“给你钱花就不是骗子对吧?他是不是骗子,等警察来了自然也就知道了。恩。你们是不是同伙还两说呢。那也要警察调查完了才知道。”

    仲蔚听了脸色大变,拼命地摇头“我和他的工作没关系的,我和他真的没有关系。”

    杨猛摇了摇头“跟我说没用,留着话跟警察说去吧。”

    钱聪聪这时候也挂断了电话“鹏哥,我刚跟我父亲通了电话,跟他说了这个事情。我父亲还有点不相信呢。说这黎枫可是跟很多酒店合作过,合作书他也看过。”

    萧鹏笑道“他肯定不相信,觉得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骗到他头上,所以骗子才会成功。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骗局,比如说想办法拿到了你家酒店的合作书之后,直接跑到另外一家,用你家的合作书来骗取别家的信任,最后拿着钱跑路,你随便问问就知道了,那些合作书所有的商家,有一个见到实物的么?”

    钱聪聪听到这,也感觉出不对了“玛德,我家的钱也给他了。”

    萧鹏道“那就交给你处理了,记得回头请我吃饭。用你的名义打电话报警吧,我就不掺和这事了。”

    钱聪聪点头“行了鹏哥,剩下的交给我了,这就已经很感激你了。”

    黎枫大喊道“钱先生,钱先生,这里面真的有误会,我不是骗子,你们的订单已经交给厂家了。现在就等着发货了。”

    萧鹏笑了“哥们,你倒是嘴硬,刚才我打电话时,特意咨询过了,乔尔格蒂最近根本就没有亚洲的订单-----最近的一份订单就是给我酒店的!你特么的还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猛子,你说得对,这丫的就是那种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你特么的还以为这是二十年前的华夏呢?钱聪聪,快打电话报警,别留着这块料在这里碍眼!”

    钱聪聪急忙拿起电话报警,同时又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明一下这边的情况。打完后对萧鹏竖起个大拇指“鹏哥,这次可多亏你了,刚才我爸竟然表扬我了,这可真不容易。”

    萧鹏摆摆手“这事可不怪我,都是他自己撞枪口上的,如果不是他自己找我麻烦,我还真不一定能发现这个骗子呢。”

    听了萧鹏的话,黎枫突然跟发疯似的给了仲蔚几个大嘴巴,事情发生的太快,周围的保安都没反应过来,或者反应过来了也不愿意管,这女的刚才那么说自家老板?那就是欠抽!

    “你们看什么呢?还不快拦着?”说这话的是杨猛“特么的你们脑子都让驴吃了?这妞再脑残,也是咱们华夏人,要收拾也要关起门来自己收拾,什么时候轮到港岛骗子来了?”

    几个保安这才七手八脚的把黎枫按在地上,黎枫动手倒真不轻,几巴掌下去,仲蔚脸上已经一片红肿,嘴角也流出血来了。

    萧鹏叹了口气,毕竟是自己的初恋,就算是解开了心结,看到她这样子,自己也不舒服。

    “鹏哥,你们在外面那么久,干什么呢?”这时候冈本多绪和黄熙素也走了出来,看到这里一片狼藉,不明所以的问道。

    萧鹏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咱们回去继续喝去。”

    杨猛拍了拍钱聪聪的肩膀“现在知道为什么这事交给你处理了吧?一会你去警局慢慢玩去吧,我们进去继续喝了,你放心,你的妹子们交给我了,保证给你照顾的仔仔细细的。”

    钱聪聪一脸无奈的看着杨猛“你不是说对外围之类的没兴趣么?”

    杨猛哈哈一笑“那是我喝酒之前说的,兄弟。男人喝酒前和喝酒后两个样子。走了,不跟你说这些废话了,老子去喝酒了。”

    冈本多绪和黄熙素一左一右挽着萧鹏的胳膊,一众人向夜店走去。

    “萧鹏!”看着萧鹏要离开,仲蔚急忙的呼唤他。

    萧鹏叹口气,回头对安保人员道“让她走吧。”

    安保人员点点头,示意仲蔚可以走了。仲蔚却快步跑到萧鹏面前,泪流满面的说道“萧鹏,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些年我没有一天不在后悔,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萧鹏微微一笑“仲蔚,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很好,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说实话,我是很反感这句话的,里面满满的都是小人得志的嘴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说明就是自己已经变成了自己当年最讨厌的那个人-----但是现在也只能用这句话来说明我现在的想法了。不好意思,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来人,送客!”

    萧鹏说完,转身回到酒吧里。看着萧鹏的背影,仲蔚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喃喃嘀咕道“我真特么的傻!”

    当然,萧鹏是听不见了,解开心结的他,人生第一次觉得,喝酒原来可以这么痛快!

    什么巫术戒酒?什么喝醉之后丢人?

    他现在都不想了,只想痛痛快快的醉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