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踏雪-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见昔月-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见昔月

    这个世上无人想得到就在京都太安十里外的荒郊野岭中,有一处破败荒废的鬼镇,在这小镇的地下,有一座阴暗的地下宫殿,这里,曾经是那个神秘莫测的雨霖铃的旧址。(看啦又看小說)

    也正如此刻的秦罗敷绝对想不到雨霖铃残部居然已经回归了此地,而自家公子的身边居然黏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

    雨霖铃残部包括青玉案与那名瘦削男子在内共计二十九名顶尖刺客全部倒向了天心宗,或者说他们此行本就是要与不动明王争夺此地的统治权的,若是瘦削男子与青玉案胜了,这座宫殿便要改名为雨霖铃了。

    但输便是输,这并非什么丢人的事。

    瘦削男子并没受什么伤,只是在不动明王的一击之下,浑身使不出半分力气,这才趴倒在地没了声息,但也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他心中犹然不服,但在大势所趋下,也不得不向不动明王俯首称臣,随后不满地嘟囔道:“若是门主在此,定由不得你耀武扬威。”

    不动明王不置可否,缓缓地收回了绝影。

    瘦削男子忿忿地指着一旁的石城,嘲弄道:“大尊者,我们就算归服于你,但天心宗内皆是凭实力说话,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因此咱们雨霖铃的地位也要分个清楚。而这人……雨霖铃内单手能灭了他的刺客不下十数,他又凭什么占着大威德明王的位置?”

    这是**裸的挑衅,也是打心眼里的轻蔑。

    对江湖中人来说,面子,是件极为重要的事物,没有谁能够忍受当众被人这般羞辱,也没有谁能够咽的下这口气。

    徐兴言勃然大怒,当即便要与这男子拼命,他心道有不动明王罩着,雨霖铃这帮混账还能杀了自己不成?

    白凡依旧冷静,他明白什么时候就该做什么事,在这种地方,技不如人,挨了打,便要站好,匹夫之勇,是用来献丑的。

    于是他一把掣住徐兴言的动作,语气之中带着警告道:“别给公子丢脸!”

    徐兴言一愣,低头咬牙,双拳紧握,指甲钳入了掌心的血肉中,渗出淡淡的红色。

    不动明王瞥了一眼石城,后者兀自垂下头,默然不语。

    石城本就是个粗重有细、懂的拿捏轻重之人,他知道自己已经丢过一次脸了,再丢一次也没什么,但绝不能丢了不动明王的脸,给天心宗抹黑。

    于是他强撑着拱手道:“石某甘拜下风,认了。”

    男子得意地大笑,再欲开口之时,却被不动明王冷冷地打断:“三爷的地位,谁都不能撼动!至于降三世明王,呵呵……”

    话音刚落,男子便听出了不动明王语中的不屑之意,就如他方才嘲讽石城那般如出一辙。不过男子并无太多气恼,他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低头沉思。

    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头,他自是听过的,但论起杀人的狠劲,他还不信那个小妞能比自己更出色。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青玉案看起来那么生气。

    “大尊者。”青玉案欠身道。

    “是自己人的话,叫我公子便可。”不动明王淡淡道。

    青玉案一滞,口中呢喃两句,很快便喜欢上了这个称呼,她靠近不动明王,轻笑道:“公子,降三世明王又如何?我们倒是很想试试她的斤两。”

    不动明王顿感一股不自在,他不动声色地退了两步,又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眺望向前方。

    叮铃。

    轻吟悠扬的铃声蓦地响起,是那般悦耳动听,让人恍若坠入梦幻之中,甘心沉沦。

    天心宗内那群死士听得这一声响,顿时明白了什么,纷纷换上一副肃穆之色,抬头挺胸,像是在彰显男子霸气一般。

    雨霖铃众人一脸迷茫,意图寻找这声音的来源。

    随后他们看到了一道朦胧的白影飘过,眼前一花,便只剩下了一缕暗香。

    众人抬眼望向殿首,只见一白衣女子如仙女般翩翩落下,白色轻纱难掩其妙曼至极的玲珑身段,看得人血脉喷张。

    死士们急忙移开目光,不敢直视那白衣女子。

    刺客们满脸惊艳地望着那名女子,就连女性此刻也是满目艳羡,啧啧称奇,心道那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头果然名不虚传。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等异样的目光,白衣女子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在这一瞥之下,恍若让人坠入万丈深渊、踏入冰天雪地之中,震的他们冷汗直下、肝胆俱裂,一时间竟不敢再看。

    白衣女子哼了一声回过头去,柳眉微蹙,瞥了一眼立于不动明王身旁的青玉案,随即微微欠身道:“公子,奴家回来了。”

    场面忽然安静了下来。

    青玉案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白衣女子的一丝敌意,故意般地又往不动明王身边靠了几分。

    其余人心里暗笑,以为能看一出好戏。心道大姐头几日不见踪影,这会回来还真是恰到好处,难不成那些只有话本子里才会出现的戏码,还要在这里上映?

    他们并不会去思索降三世明王为何几日不见踪影,只道是大人物做事向来无影无踪,自有其道理,自个儿才管不着。

    不动明王神色不善地盯着秦罗敷,沉默良久,突然笑道:“罗敷,干的不错嘛。”

    秦罗敷一惊,她本就心虚无比,此番被公子阴阳怪气地一句话,吓得背脊发凉,双手禁不住地开始颤抖。她知道,自己做的事,终究是瞒不过公子。

    但,她不悔。

    秦罗敷惨笑一声,低声哀求:“公子,奴家……”

    砰!

    惊变骤生。

    不动明王猛地拔出了腰间的绝影,剑尖直指秦罗敷眉心,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剑锋所划过之处,刮起一阵迅猛的罡风,将地板击出一条长长的裂痕,火花迸射。

    “你干的好事,居然还有脸回来!我还以为你早就跟着他跑了!”此刻,不动明王的笑容越发阴冷,低吼声下,已是难以掩盖的怒意。

    这突发的这一幕,令场中众人几欲窒息。

    死士们面面相觑,大惑不解。降三世明王是他们的女神,若是放在平日,谁胆敢对女神不敬,或是有人偷偷地说她一句坏话、荤话,众人定会一拥而上将他安排的明明白白,以此捍卫降三世明王的尊严。

    但此刻对女神不敬的却是他们的首领,不动明王。

    死士们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欲要劝解,但一看不动明王身上散发着冰冷的肃杀之气,百般话语都生生地咽了下去,生怕会被迁怒;他们也不明白,这二人平日关系极为亲密,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而这一出,同样也让刺客们愣住了。

    瘦削男子被震退数步,满脸惊诧;青玉案也是被吓得俏脸苍白,失了血色,错愕之后,眼角又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没人知道不动明王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已是人人自危,大气都不敢出。

    除了白凡,但他的脸色也极为难看。

    降三世明王做的事,自己几乎都有参与,而白凡也知以不动明王之能,这种事定然瞒不过他,唯一的问题便是公子到底知道多少。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秦罗敷引来御廷司大军围困公子,救走墨君这件事定然躲不过不动明王的眼睛,至于其他事……就不好说了。

    秦罗敷看着抵在她面前的冰冷剑锋,委屈之感涌起,但她也明白,自己用的这种方式、走的这条路,已与公子背道而驰了,他不可能理解的了自己。

    她强颜欢笑道:“奴家记得,这应该是公子第一次用剑指着奴家吧。”

    不动明王声色俱厉,宛若千年寒冰:“我也记得,这是你第一次在背后捅我刀子。”

    秦罗敷眼眶骤红,凤眸之中似含涟漪,她默默地垂下头,无言以对。

    “你没什么要辩解的么?”

    秦罗敷惨笑一声,摇了摇头。

    “这样啊……”不动明王怅然若失一般喃喃道,随后一抹狠厉之色再次取代了他的表情:“很好!”

    只见不动明王手腕一转,剑锋变道而下,狠狠地插入秦罗敷面前的地板中,声势惊若破竹。

    随着一声巨响,石板被震的粉碎,霍然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大地也随之一颤,整座宫殿竟在这一击之下摇晃欲塌,场中之人几欲站立不稳。

    不动明王大口地喘着粗气,尽显疲态,仿佛这一击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一般。

    但他终究还是没舍得劈下这一剑。

    他平静地说道:“没有下次了。”

    秦罗敷软软地瘫坐在地,掩面而泣,却不知是因为绝望,还是在暗自庆幸。

    而不动明王又紧接着说道:“把诛星交出来,你已经配不上这柄匕首了。”

    秦罗敷难以置信地仰头望着他,这一刻,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顺着脸颊直直落下。她颤抖着手从袖中摸出一把精致的小刀,双手轻轻地托着,像是在与它诀别一般奉于不动明王的面前。

    不动明王没有接,他瞥了一眼身旁的青玉案,眼神淡漠如常:“你叫青玉案对吧……从今天起,你便是天心宗的金刚夜叉明王。”

    青玉案受宠若惊般地捂住小嘴,似是不愿让人看见她的喜色,不过隔着面纱,倒显得多此一举了。

    她眉飞色舞地瞟了一眼如丧家犬一般的秦罗敷,伸手便欲抢过那柄名为诛星的匕首。

    但秦罗敷表情呆滞地僵住了,她突然握紧了那把匕首。

    青玉案怒上眉梢,不再留力,毫不客气地一把将诛星抢了过来,放在手中把玩一番,沾沾自喜,似乎是在冲着那失魂落魄白衣美人示威。

    随后,她转向不动明王,语气甜腻,落井下石道:“公子,真是只是金刚夜叉明王吗?”

    “想要,便自己去抢。”不动明王撂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暗殿大厅,更不曾多看秦罗敷一眼。

    那一抹黑,转瞬便消失在了更为黑暗的地方。

    青玉案与那瘦削男子向跪倒在地的秦罗敷投去不怀好意的目光,一左一右围了上来。

    秦罗敷怔怔地望着公子离去的背影,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失声痛哭。

    随后她挽袖抹了一把眼泪,泛红的眼睛对上了那二人的目光,凤眸圆睁,银牙咬碎,红唇之上似有鲜血滴落,妖艳无比。

    “正好,老娘的心情,坏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