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6章 司法圣锤 三圣骨

    圣骨,是圣人之骨,是指能够开创时代或者引领时代的大人物在练功修德之际,自发萌出的奇骨。(www.k6uk.com)此骨集圣人智慧,自成一系法术,是修行者梦寐以求的造化。

    即使成神至仙,也不一定能孕育出“圣骨”。

    天根有五色之差,遍地都是;圣骨是万里无一,自成一系。

    在药王土逆的指导下,陶皋将圣骨置入法磐当中,参悟内在的圣法。

    将灵识往“圣骨”里渗透,却怎么也进入不到其中。

    无奈之下,他将槌形圣骨拿在手中,就在地上敲了一下。“嗡”的一声,给人一种庄严肃穆,不敢违备之意。稍微运用法力,槌形圣骨立刻有了生命,闪射出夺目的光芒。

    用心去感受,他发现里面就像一个广阔的海洋,之前看到的文字,乃是沧海一粟。

    密切关注陶皋的各种表现,药王土逆心中大致有了结果。

    这是一个法锤,也可以说是司法圣锤,代表着司法公正,文明审判。陶皋自身习法,乃是攻防兼备,还有不少控制技能。这把锤乃是量身而成,法锤可作为冷兵器使用,也可以当作法术之锤,还可以当作控制之锤。

    总之,这是一把物理、法术、控制为一体的综合性圣骨。

    了解到这些知识,陶皋心中终于有了底气。这把锤,乃是一把神秘之锤,即使碰上七根天尊的狼大,也绝对有着一拼之力。

    保护九鼎门,保护母亲,保护女花,终于有了底气。

    陶皋收起一探法锤的念头,毕竟圣骨内容太强大,即使花上一年半载,也只能掌握九牛一毛。看着这把神圣法锤,他来到药王土逆的跟前,拱手说道:“多谢前辈赐于造化!”

    “哈哈!”药王土逆大笑起来,随后说道:“这也算不了什么,是你天赋异禀,自成圣骨。我只不过挖出你的潜质而已。”

    八根天尊的威压,看似非常简单,实际上是个技术活。压力过大,直接会将陶皋一身修为毁去,甚至于连性命都会带走;压力过小,激发不了内在的潜质,等于白忙活一场。

    “造化之恩,将永生难忘!”随后,陶皋想到一事,就说:“晚辈有个不请之情,不知前辈能否答应?”

    “你说!”药王收起笑容,整个人又变得严肃起来。

    “晚辈在弱者宝区、强者宝区、精英宝区,均开了一家分店,店中缺少一位炼丹大师,不知可否请女花前去!”陶皋态度诚恳,也是发自肺腑。当年神志不清之际,女花确实帮了很大的忙。若是换作他人,可能早就暗自离开。

    被称作“废人”,加上偶尔的神志模糊,身边的发小也都逐渐离去。唯一不离不弃的人,就是眼前的女花。

    药王土逆听到“开店”,就有些不乐意,没好气地说道:“你来这里不好好修行,开个哪门子店。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这?”陶皋张口结舌,就听药后木卉说道:“你这老倔头,也不听人说完,怎么一棒子把人打死!”她转过头来,问道:“你说说,开店的目的是什么?”

    修行之人,本就应该潜心修行,开店无疑成为另类。

    “晚辈要建造牢狱,需要大量的矿石。眼下只有靠店面生意,才能获得矿石,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陶皋想起开店的初衷,也就是这个原因。

    “牢狱?好像有点新鲜!”药王土逆一向不闻世事,对外界盛传的储物空间,也是不屑一顾。

    “前辈,就是这个!”陶皋随手扔出一个储物戒指,眨眼间正好落入药王的手中。

    药王土逆用眼睛瞧了瞧,发现内在有空间时,就问道:“你这东西做的还真不错,这个就送我了!我也不白拿你东西,这个给你!”

    陶皋接住一物,发现药后将戒指夺了去,急忙说道:“晚辈这里还有!”说完,扔出一枚白银戒指。

    药后看到白银戒指,立刻将它抢在手中。随后说道:“花儿离家多年,我们一家三口刚团聚,你就让她跟你走,我们心里不舍得。再说,花儿失去灵根,身体也要养上一段时间。”

    陶皋双手一翻,从黑戒中取出两块烧熟的天尊兽肉,缓缓地来到他们近前,就说:“晚辈的法术能够制作这种食物,请前辈品尝一下!”

    药王土逆本来不屑一顾,毕竟他是药王,不管是食补还是药补,他不敢称第一,就没人敢称第二。可是闻了闻味道,发现那是六根天尊肉,立刻刮目相看。

    药王药后,各自吃了一口,然后整个人就像静止一般。

    “很普通吗!”药王土逆嘴上这么说,却将那一大块肉,几口啃个精光。

    “少装蒜,这味道太好了。主要是杂质祛除的干净。我和你伯父用各种草药熬制,也只能和这个差不多,就是里面的药味太重。”药后看着药王口是心非的表情,抬手拐了他一下。

    “如果伯父伯母喜欢吃,晚辈天天派人送来便是!”陶皋又从黑戒里拿出一罐酒,说道:“伯父,这是小店自酿的水酒。如果不嫌弃酒劣的话,还请收下!”

    药王本想摆上一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姿态,可是闻到酒的味道,立刻接了过来,往嘴里一倒,居然直接喝个精光。

    “味道很一般,如果你店里酒多,就多送我几罐!”药王土逆面无表情地说着。

    “你这老鬼,就没说过人话。味道很一般,你是绝对不会再要的!”药后知晓药王的脾性,就帮他说了句实话。

    药王药后有五十多岁,可是看起来却只像三十多岁。两人感情深厚,却也有些矛盾。药王致力于药性的极化,而药后则致力于药性的缓和长久。因而,在研制药丹时,二人不仅争吵,而且还会大打出手,甚至于冷战半年。

    不是这种情况,女花也不会离开父母。

    屋内再次出现“轰鸣”,不是一道,而是两道。

    丈六天尊、青面天尊,此时宝光环绕,头顶之上各自飘着一块奇骨。随时宝光的散去,二人也随之睁开了双眼。

    药王、药后,开始坐不住了,陶皋得到一块圣骨也就算了。这本尊的分身,岂有自成“圣骨”的道理。这种万里无一的存在,今天一下子出现三个。

    三个,还是同一人,也就是说,一人一天得到三块“圣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