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8章 搬家(求票)

    女人先是一愣。(www.k6uk.com)

    目光中多少有一些戒备心,可是看到了韩华……立即应了下来。

    “啊,对对,是三楼的邻居。前两天见过两回的,那——可真不好意思的,刚才送货的说什么也不给向上搬了,我正愁着呢,那就麻烦你们啦。”

    “不麻烦。”韩华也不是冷性子,知道她是四楼的,“笑笑,这以后就是邻居了,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反复的搬了五六趟,把这一堆大大小小的物件都放到了也是刚装弄好的客厅。

    女人很客气,豪爽好客,非要拉着受了累的两个男孩坐下喝点水,听口音是东北人,一说起话来,知道是沈城来京的,丈夫是大包工头子,整天在外应酬帮不上忙。她一人忙里忙外的……各种苦水。

    两人好尴尬,可水才倒上,不喝也不合适,只能开着她家的门,搭着话。

    “我这次来,差不多也就不回去了,儿子也转到了这儿的初中,老爷们准备在京城发展了,我们也就不回去了,等以后儿子在这边儿考大学成家,我这任务也就完成了。”

    韩枫微笑,“那,大姐,这个楼不是您家我哥建的吧?”

    “哈哈!”女人很是骄傲的点点头,“你猜对了!这个新街口的楼还真是我家爷们建的。现在他正准备去北二环中路外大学区以南那边儿盘地,再盖几栋楼!”

    ……土豪啊这是。韩华暗中惊讶,看来这位的身价最少也是千万以上的阔太了。

    韩枫却听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

    和之前从纽北村委那两位领导那儿得到的官方消息不同,这是比之重要十倍的小道消息。如果,这个女人说的是真,那么极可能市里已经有了关于那块土地使用的规划,只是出于保密的原因,外界并不知道实际的规划情况,同样也就是说,这个王总背后的力量,怕是十分惊人。

    “哈,”韩枫笑了笑,“大姐,原来这楼还真是你们建的啊,我说怎么这么好呢!”

    “嗯嗯,我老公已经干了十来年建筑的活了,手下有三个建筑公司,光工程师建筑师就有几十个,项目经理二十好几个,今年同时开工的工地就有三个,朝阳那边儿还有个一万多平的楼,明年年初交工,每天都忙的昏天黑地的。”

    喝了半杯水,哥俩起身告辞。

    女人其实也在暗暗的盘看这两个年轻人,她也没想到这哥俩竟然买了三套房,而楼下住的是小兄弟儿,这可就是几十万啊——几十万对她家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这么年轻……那他家也一定是做大生意的了。

    听到这个消息,韩枫越发的决心要拿下这个紧靠二环、前有中枢、后有学府,左边是中关村的位置。这儿,将是未来企业发展的重心,至少在三十年后疏解产能前,在这儿立一个地标就是一块极佳的牌。至于以后肯定会商开,那都没关系,拆了重新会有人买单,现在就是要占地盘,这个王总显然是得了先机的那部分人啊。

    第二天。找上陈国华两个练体能和跨栏技术,然后文课,从今天开始又多了位管语文、政治的老师。是柳诗雅帮着在附近临时请的退休老师,一天五十块钱,老师特负责任,韩枫被训了一上午,不过收获却很大,特别是古言阅读,似有开窍的意思,那可是小二十分儿的题,能得十五分,语文成绩就会再上一个台阶。而父母忙着搬家点灶开火,中午在旁边儿积水医院对面不错的中餐厅办了开灶席。

    韩家老少十来口子,柳诗雅、王广秀等等都过来祝贺,各自都送了绿植、鲜花之类的庆祝礼物,乐乐呵呵吃完了饭,韩立国、白玉珍,几个孩子和玲花都搬进了新家。

    玲花很高兴,虽然她的房间还没有怎么布置,可是相比起租住在大院,住在培训班来说,她更喜欢这里,就算上学需要骑五六公里的自行车,她也愿意搬过来。然后,就很自然的拿出了大姐的责任,四个小孩、两位老人和韩枫住的书房,都由她来操心布办。白玉珍自是乐得其成,笑呵呵的一天都没停。

    下午,王广秀匆匆回到公司。

    在下午训练练的一小时,是韩枫唯一的办公时间。为了考大学,韩枫也得拼了——

    “市办根本进不去,预约根本没资格啊,咱报了蒙羊公司的名儿,人家连给约都不约。不是付市长不见我们,是根本都过不了秘办的关。真他么官僚!”王广秀这个气,“我琢磨着韩总,您得从当地找个人脉深些的人来当行政部长,我这不是推卸责任,而实在是人生地不熟,不比松城都是战友、老乡和亲戚的好办事啊。”

    “你说的对,这个必须得办了。招人的事你就安排吧。”

    “好。柳总那边店里的事也平息了,一千块找人送了过去,上午就澄清了事实,检疫局的人还专门在门口做了一个宣传板说明——看这意思,又不像有幕后黑手似的,真是看不懂。”王广秀摇头。

    韩枫笑道,“障眼法谁都会。只要我们的肉里真的没东西,而这事出了,那个买肉的一定会有嫌疑。对了,罗强到了吗?”

    “下午就到。我会安排他调查的。”

    “嗯。不过千万不要用任何的非正常手段……这里是天子脚下,我们做什么事都得低调。”

    “是。”王广秀接着报,“上午,接到了何记者的电话,她要请你吃饭。”

    何苗——好久也没见过这位明光报的大记了,她请吃饭——这不合套路啊。

    “呵呵,人家是无冕之王,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谈,怎么能让人家请呢?让小刘帮我订一个西餐厅吧。”

    王广秀出去,陈晓娟进来。

    “韩总,总公司的财务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具体业务可做,那这几天我去帮两个子公司把财务的架子搭起来,另外,我们这边除了出纳,会计员只设一名就行吧,我要问的是,因为总公司主体在松城,我们办事处这边会不会是遥控指挥,进程控制模式,而不会有实际的收支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