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五十九章 你永远逃不掉!

    ♂

    “想走?”

    方平洲目光闪烁,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自然不会让余寒就这么逃离了。(wWw.cmeonadhd.com)

    当即全力催动暗影流光,朝向他逃走的方向飞速追去。

    余寒的速度很快。

    借助风神阵的力量加持,将速度飙升到了极致,两侧的景色不断在耳畔划过,带着呼呼的风声。

    这是他此一次催动风神阵,而收到的效果却惊喜万分。

    身后,方平洲全力催动暗影流光的速度也同样不慢,两人拉开了一段不远的距离,一时间难分伯仲。

    方平洲却是微微一笑,他有绝对的自信能够追上余寒。

    虽然这小子不知道从那里弄到这般厉害的身法神通,但他毕竟只是归先中期境界而已。

    比起融血初期境界的自己,差了太多。

    所以单单是真气修为的消耗,他便远远不如自己坚持得长久。

    如此的话,这一场追逐战持续到最后,终将会是自己胜利的结局!

    “呼——”

    衣袂破空之声不断传递在周围,两人身后都拖曳着长长的残影,足可见其速度之快。

    余寒也是双目微眯。

    这方平洲好快的速度,自己全力催动风神阵,竟然还无法将其甩掉。

    想到这里,目光微微闪烁,思索着解决的办法。

    ……

    白如霜缓缓爬了起来,妙目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那两人,便就像是生命中的过客,匆匆一瞥,便又消失不见了踪迹。

    “余寒,真的是你吗?”

    “可是你为什么要救我?”

    她微微摇头,泪如雨下。

    如果他不曾出现,或许自己也不会如同此刻这般,内心在不断进行着剧烈的挣扎。

    轻轻叹了口气,她抬头看向天边那飘荡的云朵,美丽的容颜似乎也倒映在上面,和白如雪一样的好看。

    不同的是,白如雪选择一条必死的道路。

    而她,则是在这条道路的边缘上苦苦挣扎。

    归根结底,她是善良的。

    这一点,与姐姐有着巨大的差别。

    所以她还活着。

    白如霜的目光落在脚下的一块玉简上。

    那是余寒送她离开的时候,一同送过来的,便就这样掉落在了她的旁边。

    她轻轻拾起,神念微动,探入其中。

    “小丫头,把这块玉简交给你们堂主,他知道会怎么做!”

    白如雪心中有一阵莫名的踏实,继续看去。

    “范甘休,我是余寒!你这家伙,当这堂主当得太舒服了,非要弄出这么多幺蛾子是不是?”

    “我此番前往试炼,偶遇白如霜,得知白家此刻局面,深感痛心和厌恶,这事你要是处理不好,就你娘的给我等着瞧!”

    话很普通,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

    范甘休便是魏州讲武堂的堂主,白如雪很清楚余寒留下这块玉简的用意。

    她深吸一口气,压抑的心一瞬间变得轻松了许多,嘴角也泛起一丝浅浅的笑容:“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他都能够放下曾经的仇恨,帮我白家,我又如何过不去这个坎儿?”

    思量之间,几道身影忽然间降临在了他的身旁。

    却是星空等几人,带着数名讲武堂长老来到了此处。

    他们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那里傻笑的白如霜。

    记忆里,从她姐姐陨落之后,似乎从未见过到她笑过。

    果然,还是那么好看。

    星空忍不住一阵失神。

    “如霜!”旁边的一名长老皱眉呼唤道,然后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

    “师父!”白如霜笑着躬身行礼。

    师父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发现她的伤势并不严重,这才放下心来:“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头三级妖兽呢?”

    白如霜淡淡的看着她:“已经被打跑了!”

    “打跑了?”师父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三级妖兽,即使是自己要与之对战,也绝对不是对手,更不用说是白如霜。

    所以她依然带着几分疑问看着这名弟子。

    白如霜继续说道:“刚刚有一位七州武院的前辈正好路过,然后顺便救了我!”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如此,不过白如霜也真是好运气。

    在十万大山中遇到试炼的七州武院强者概率几乎为零,没想到这样都能被她碰到了。

    或许上天也可怜她的遭遇,才会如此。

    “那位前辈呢?”师父四下张望着,却不见丝毫的人影。

    白如霜摊开双手:“他已经走掉了!”

    然后扬了扬手里的玉佩:“只留下了这块玉佩,让我交给堂主!”

    师父摇了摇头,对方实力强横,能够这么快解决三级妖兽,必定也是属于核心弟子的行列,所以不愿意见大家也在情理之中。

    “那你有没有问到他的名字?”

    白如霜点了点头:“我已经问到了!”

    然后,在星空和师父等几人的注视下,很轻松的说道:“他叫余寒!”

    ……

    余寒身形闪烁,在风神阵的帮助之下,始终与对方保持着一段距离。

    但他很清楚,自己如果甩不掉方平洲,那便无法安然进入韩州的那处秘地,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得到第八套浮屠古剑术。

    方平洲紧追不舍,而且凭借他的深厚实力,必定能够坚持不短的一段时间。

    “真是阴魂不散!”余寒叹息道:“看来,必须得想一个办法了!”

    在他身后,方平洲同样惊讶不已。

    此刻余寒所坚持的时间,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并不知道余寒是催动阵法来提升速度,而不是凭借着本身的实力。

    所以目光微微闪烁:“这小子,好雄厚的修为,竟然能够坚持这么久!”

    就在这时,面前忽然有一道光芒亮起。

    随即便是可怕的杀机,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

    方平洲脸色蓦然一变,仓皇之中只能勉强提聚真气,朝向那道剑光迎了过去。

    余寒将洪荒之力开启,修为瞬间提升到了归先后期,同时锈剑出鞘,凌空劈出一道星河,反手将方平洲那道光芒狠狠劈得粉碎。

    方平洲闷哼一声,踉跄着朝后退去!

    还未来得及反应,那余寒便再次借着反震之力,催动身法,朝向远处继续飞逃。

    这么一耽搁,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开了许多,如今已经落后了将近一里左右的距离。

    方平洲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适才那一招猝不胜防之下,险些吃了大亏。

    这让他对余寒的杀机更加浓郁了几分。

    这小子,都已经全力催动速度逃离了这么久,怎么还能够发出如此可怕的一击?

    正在催动风神阵继续飞逃的余寒,心中也忍不住暗暗叹息。

    果然不愧是先天境界强者,自己这一击如此突然,再加上催动了洪荒之力,却依然没有让他受伤。

    而且那股可怕的反震之力下,自己的五脏六腑依然不住的翻腾。

    想到这里,便是一阵暗暗苦涩。

    好在这一次偷袭最主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远,他也随之安全了许多。

    不过,这也只是开始而已。

    方平洲目光闪烁,速度却是不断提升。

    可是,就在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景象陡然间变化。

    “阵法?”他脸色蓦然一变,双手同时朝向周围拍击了过去。

    这不过是普通的幻阵而已,自然无法支撑住他全力的一击,直接破碎了开去。

    然而,那些光芒刚刚散去。

    半空中,又有一道巨大的剑气凭空出现,朝向他当头斩落下来。

    一剑诛神阵!

    这是余寒留给他的第二道阻碍。

    他可以不在乎那座幻阵,也可以不在乎余寒的攻击,但却不能不在乎他的阵法。

    这一剑诛神阵,绝对能够秒杀小先天境界强者。

    如果不全力应对,自己也无法安然抵挡住。

    想到这里,只得咬牙止住了身形,双手捏动一道印诀,掌风呼啸而出,这才将一剑诛神阵震得破碎了开来。

    在光芒破碎的虚空之中,方平洲眼中精芒闪烁,朝向余寒逃走的方向瞧去。

    便就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这家伙,竟是趁着这个当口,再次将距离拉开了十余里之遥。

    方平洲暗暗咬牙,目光所及之处,余寒竟是已经不再催动速度赶路,而是祭出了渡天舟。

    “好聪明的小子!”他恨得牙根痒痒。

    那艘渡天舟载着余寒,速度不再两人全力催动速度之下,再次朝向远方奔逃。

    “你以为,这样便能够逃掉了吗?”

    他嘴角有一丝冷漠浮现出来:“你永远都逃不掉!”

    他双目微眯,屈指一弹,一艘渡天舟从掌心飞出,然后迅速的放大。

    可怕的光芒一瞬间变得凝聚到了极点。

    他飞身而上,继续朝向余寒追击了过去。

    暂时甩掉了方平洲,余寒连续借助着群山和云层的遮挡,转了几个弯,便彻底避开了方平洲的灵觉扫荡。

    他收起了渡天舟,从天而降,落在了无穷无尽的丛林之中。

    既然已经甩掉了他,那便不适合继续乘坐渡天舟了,这样潜伏在丛林之中赶路,反倒会安全不少。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心中也微微松懈了一些。

    好在这一次,自己拥有了风神阵,否则绝对难逃一死。

    他微微点了点头,目光闪烁。

    身法全力催动,借着那些丛林的掩盖,朝向远处飞奔而去。

    约么行走了将近两日的时间,他的脚步终于渐渐慢了下来。

    韩州,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