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章 奈格里正在坐车赶来的路上

    “大公司不可能打工的。(www.cmeonadhd.com)”

    杀手又换了辆因为没有赞助所以没有名字的电动车。

    在将信息汇报给奈格里之后,他就先一步赶来了第七域。

    而现在奈格里正在坐车赶来的路上。

    “幸存者组织长期活跃于第七域,他们的身份都隐藏的很好。”杀手回忆起之前杀妻证道得来的信息。

    他们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商人,有的甚至是乞丐,比如李静语就是一个所谓的女拳斗士,但是在某种时刻,他们就会成为幸存者,这就是另一种的藏兵于民。

    他们通过某种方式联系,坚守着自己的身份,分散而又聚合,每一个成员对于幸存者的存在都格外的认真。

    杀手可以确定,要不是自己直接通过灵魂去读取记忆,那个女人哪怕是严刑逼供,也不会透漏出幸存者组织的信息。

    似乎有着某种力量保护着幸存者成员的精神,或者说思想钢印,令他们难以被蛊惑,甚至陷入了某种偏执状态,无论如何都不会透漏幸存者的信息。

    要不然以他们这种藏兵于民的组织方式,在现代社会,只要一个成员崩溃叛变就能牵连出一大堆人,正是因为有着这种思想钢印,幸存者组织才能在第七域隐藏发展。

    “所以只要在这里做出什么出格的行动,就会被幸存者组织知道。”杀手手里抛着一把匕首,目光似乎在闪动着什么有趣的东西。

    “我好惨啊!”杀手身前挂着一个牌子,写着卖身葬父四个大字,手里推着一个板车,来到第七域最大的城市中心广场,板车上面躺着满脸脓创中年男人,板车把手那里还欠着一只柯基。

    “街坊邻居,大哥大姐,快来啊,新出炉的孝子大拍卖,不买也来看看啊。”杀手悲痛的喊道,瞬间吸引了广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

    “不是吧,现在居然还有卖身葬父这种事情,确定不是在做节目?”有人惊讶的说道。

    “所谓相逢何必曾相识,各位大哥大姐可怜可怜我,给我个工作吧,我真的很惨啊。”杀手手中红色的刀刃一闪,在其他人不注意之间插在了身边的柯基犬身上。

    柯基犬身体瞬间就失去了控制,瘫倒在一边,杀手这一刻百花影帝小李、演技精湛小吴、从不抠图小杨、铁血硬汉小黄、男儿本色小鹿等尬界演员附体,抱住柯基就哭了起来:“托尔,你怎么了?托尔。”

    “托尔,你不能死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对我有情有义,肝胆相照,但是到现在我连一个锤子都没有给你买过,我对不起你啊,托尔!!”

    “这……确定不是来搞笑的。”路人浑身冒冷汗,这也太尬了吧。

    “想当年我和你月布地震中相遇之后,我们就相依为命,同甘共苦这么多年,将你从小狗崽养到这么大,没想到今天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杀手的戏精之魂熊熊燃烧,然后就迎来了治安巡街捕快。

    以扰乱治安管理的罪名,杀手被关到了看管所,拘留二十四小时。

    这个时候奈格里正在坐车赶来的路上。

    常夏眯着眼睛,身上锐利的气息渐渐消退,不由的伸出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最后终于叹息一声,对着旁边的阿柒说道:“我们已经十六年没有回去过了吧。”

    或许是愧疚,或许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常夏选择在第六域担任应对科科长,而不是他的故乡原名月布的第七域。

    “要回去么?”阿柒依旧保持着冷静的模样,但是她那略微紧缩的拳头表示她并不如表面上那么的平静。

    “月布啊。”常夏站起身来叹息了一口气,随后冷静的说道:“王渊有可能是特意透漏出自己的信息,他可能发现了什么。”

    “我早应该想到,叶空最后的变化和那个男人是有多么的像,而那些幕后支持他的人,必定是从当初的遗迹获得了什么。”常夏推了推眼镜,认真的说道:“不管如何总要去面对,我有必要回去一趟。”

    “给第七域应对科发送信息,我要去为当年的事情收尾。”常夏沉声说道。

    “这不符合程序!”阿柒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这还是她第一次正面反对常夏的命令。

    常夏认真的看着阿柒,让阿柒神情略微的慌乱,不过随后她再次说道:“您身为第六域的应对科科长,跨区域去处理事情,并不符合应对科的程序。”

    看着阿柒那略带恳求的眼神,常夏笑了笑,一只手摁在阿柒的脑袋上,将她扎好的头发弄的乱糟糟的,语气轻柔的说道:“没事的,都会没事的。”

    这句话让阿柒倔强的神色瞬间消失,十六年前,浑身伤痕,提着一把染血的直刀,神情的常夏在废墟之中哭喊:“有人么?还有人活着么?谁能回应我一下么?一下也好!”

    阿柒一辈子都忘不了,常夏找到她的时候,那欣喜的模样。

    当时的他也是如此,抱住痛苦的她,放弃了那把染血的直刀,满是伤痕的手揉着她那乱糟糟的脑袋,倾尽了所有的温柔说道:“没事的,都会没事的!”

    阿柒退后一步,重新将头发扎好,轻声说道:“我明白了,我会进行通报。”

    “另外,这次随行人员我带上肖跋傅和张子杰就好,你就不要跟着我去了。”常夏坐回位置,闭上眼睛认真的说道:“听我的。”

    “……”阿柒口中的话语,被憋了回去,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

    常夏睁开眼看着转身离开的阿柒,目光闪动,不知道在回忆着什么,良久才叹息一声:“余大哥。”

    事情通报之后,上面对于这件事情,进行了特批,常夏坐上了前往第七域的飞机,准备踏足那片十六年未前往的故乡,看着站在远处满脸担心的阿柒,他略微笑了笑,手不由自主的摩挲着旁边的一个长条形的木盒子。

    而此时,在另一边,灾王方泽的近身护卫,流矢也收到了一条短信,她的神色变得恍惚,给方泽发了一条短信,就转身离开了。

    关注limaoxs666获取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