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68 原来是帝元

    “看到是我,很惊讶?”

    雨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邪邪的笑着的男人,怔愣了老半天,才缓过神来。(看啦又看小说)

    “你说需要个人帮助,就是帝元哥哥?”

    “对!”

    雨希惊讶的问着萧然,而萧然也给了雨希肯定的答复。

    雨希其实并不是因为是帝元哥哥而感觉到惊讶,她惊讶的是,萧然居然会找帝元哥哥帮助。

    他们不是一直不对付的吗?

    啊!也不能这么想,毕竟上次帝元哥哥说过,他跟萧然可是一根血脉,但是,就算是一根血脉,听帝元哥哥的意思,他跟萧然也是有些过结的。

    而现在,见两人又抱团在一起,这让雨希想到了自己跟青瑶,这便是亲兄弟之间,无论有什么样的过结,但是,有事的时候,还是会一致对外。

    “小雨希,你看看你,怎么又受伤了呢?”

    帝元看着坐在轮椅之上的雨希,嘴上嫌弃的调侃,但是,雨希还是看到了帝元眼中一闪而过的心疼之色。

    雨希莞尔一笑,顺着帝元的话回了一句:“可不,我也在想呢,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呢?”

    “这便是人品问题吧!你肯定上辈子没少做坏事!”

    “呸!我哪里来的上辈子啊!你当我是凡人呢!”

    雨希白了帝元一眼,不知为何,帝元哥哥总能让自己忘记一些烦恼。

    “呵呵!你如若是凡人,也比现在这样强上不少!”

    帝元毫不客气的怼了雨希一句,这让雨希满头黑线。

    “帝元哥哥,你跟萧然有事便去帐内去商议吧,让我清静清静!”

    “呵呵!好!”

    雨希说完,便听到帝元应了一声,之后,帝元率先一步,迈开步子朝着萧然的军帐走过去。

    而萧然见状,上前在雨希的额头之上落下轻轻地一吻,随后,淡笑道:“今日心情不错!”

    “嗯!”

    雨希也知道,最近几日萧然一直在想尽办法让自己展开笑颜,可是,在仇恨的驱使之下,她哪里笑得出来。

    今日看见帝元,也只不过是缓解她一时的情绪。

    “对了,青瑶呢?帝元哥哥来了,那青瑶怎么办?”

    “她在龙窟相对安全!所以,帝元执意没带她过来!”

    “哦!”

    雨希失落的哦了一声,在得知凤族被灭,父母下落不明之后,雨希就特别的想念青瑶,仿佛那便是她最后的精神寄托一样。

    “青瑶知道凤族的事情吗?”

    “应该是不知道的,帝元对青瑶不错!”

    听到萧然这么说,雨希欣慰的勾了勾唇角,而后道:“那便好!”

    知道青瑶现在过的好,她好像也跟着高兴了许多,她不希望青瑶像她一样,一步一个坎儿,走的那么艰辛。

    “那就好!”

    雨希苦涩的回应了一句,便不再看向萧然,而是往后一靠,整个人靠在轮椅的靠背之上,然后,闭上了双眸。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她现在需要安静。

    萧然见雨希已经闭目养神,他心疼的看了看雨希,之后,才对着四周的龙卫使了一个眼色,示意龙卫保护好雨希。

    随后,萧然才往军帐走去,雨希听到萧然的脚步声走进了军帐,她睁开了眼睛看了眼天空。

    那蓝蓝的天空之上,火红的太阳正挂在正中央,本是那么暖的阳光,雨希却依旧感觉到不温暖,有的只是冰冷的仇恨。

    萧然的事情,雨希从来不过问,但是,萧然既然能找来帝元,怕是萧然也在加快脚步。

    雨希今日想了很多,她觉得她能想到的,萧然定是早就想过了,所以,萧然应该不会去那么纠结天域的记忆。

    况且,天域的记忆即便是有了,知道了一切,也改变不了他们现在被动的事实。

    所以,与其一直纠结着天域的记忆不放,还不如一步步的逐一击破呢!

    萧然和帝元一直在军帐商议,雨希回军帐的时候,正听到帝元说了一句:“那我就先走了!”

    雨希一怔,她觉得,这还真是巧啊!正好她回来,萧然和帝元哥哥两个人便已经商议完毕了!

    “你们事情都商议好了?”

    雨希进了军帐便问了一句,帝元见雨希进来,淡淡的笑了笑,道:“青瑶很想你,她让我告诉你,她很好,让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雨希一怔,很快又恢复正常,而后,雨希才对着帝元淡淡一笑,道:“好,谢谢!”

    听到雨希的话,帝元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眉眼一挑,意味深长的看了雨希和萧然一眼,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雨希被帝元临走时的那一眼看的莫名其妙,她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萧然,似在询问。

    萧然见状,走到雨希的身后,推着轮椅走到床边,他随之动作轻柔的将雨希打横抱起,然后,雨希便感觉自己落入了柔软的床塌之上。

    而后,耳边就响起了萧然轻柔的声音:“累不累?”

    “就坐在那里,有什么可累的!”

    雨希话里有些讽刺,也有些苦涩,她感觉自己现在真的就是一个无用之人。

    尤其,这两天她感觉自己从腿往上也开始出现了一些相应的反应,如果真的按照萧然所说的话,她现在只是分身的话。

    那么,找到真身就是她唯一的出路,不然这个分身就真的消失了,而且,能活这么久的分身,定是最重要的那个分身。

    如果回不了真身,怕是真身也很难复活!

    可是

    那个有着黑色水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呢?雨希实在是想不出来,萧然也是没能想出那是哪里。

    “坐久了,腰也会累的!”

    萧然依旧淡笑,他坐在床边,抬手轻轻地将雨希落下的碎发别到了耳后,随后,大掌轻抚着雨希晒的有些微红的脸颊。

    “呵呵,现在的我也就只能坐着了!”

    雨希说完没管萧然瞬间有些尴尬的脸色,她用手撑着身体,直接躺了下来,而后,又用手一翻侧着身子背对着萧然。

    萧然本就觉得自己刚刚是不是又说错话了,结果雨希的这一动作,使得萧然更加不知所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