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二十一章 假钞

    杜锦宁忍笑:“那你觉得哪个日子合适?”

    “我看二月那个日子就不错。(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齐慕远道。

    现在已是农历十一月了,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要不是时间太过仓促,杜锦宁又是按公主规制出嫁,麻烦事挺多,他都恨不得年前就成亲。

    正月成亲自然不行,所以二月那个日子就十分合他的意。

    杜锦宁说八月,也是逗逗齐慕远。

    她不是个矫情的人,过了年她就十九岁,齐慕远二十一岁了,在这个年代,两人都属大龄未婚青年了。当初她曾跟齐慕远许诺给她三年时间,到现在正好三年,她也该兑现她的承诺了。

    更何况,齐慕远急急去求了赐婚的圣旨,都是为了她好。

    “好,那就二月。”她笑道。

    稻种的退化问题,是很好解决的。她就算成亲后要投入到稻种研究中去,也不用像以前繁忙。更何况,做研究的稻田就在近郊,成亲后家庭与工作完全可以兼顾。

    齐慕远大喜。

    杜锦宁抬起头来,问他道:“你对以后在公主府生活,有没有什么想法?”

    齐慕远摇摇头:“没什么想法。只要跟你在一起,在哪儿过日子都一样。”

    “可我娘也会住在公主府。”杜锦宁道,“我娘没儿子,一直把我当儿子来养,我以前的户籍也是男性。给她养老是我的责任。”

    “给你娘养老也算我一份。”齐慕远道。

    他看向杜锦宁:“祖父致仕后,我想把他跟蔺太姨娘接过来一起住,你没意见吧?”

    杜锦宁忙道:“自然没意见。我还巴不得祖父能来跟咱们一起住呢。”

    她是真心实意地把齐伯昆当亲祖父的,能有机会孝敬齐伯昆,她高兴还来不及。

    要不是顾及到陈氏,她恨不得提议现在就让齐伯昆搬来跟他们住。

    然而陈氏与齐伯昆没有任何关系,虽说齐伯昆长陈氏一辈,身边还有个蔺姨娘,但这样浑住着却不是个事儿,容易被人说闲话。

    齐伯昆致仕再住进来就没关系了。齐伯昆现在六十多岁。照他的身体状况,干到七十岁才致仕都没问题。七十岁的老人,就算家里还有个孙媳妇的娘,别人想说闲话也没处可说了。

    商议好如何安置自己最亲近的亲人,两人又依偎着商量了一阵亲事的细节与朝堂的情况,齐慕远这才离开。

    虽说现在两人已赐了婚,又两情相悦,按现代的做法就算在一起也没关系。但齐慕远顾忌着杜锦宁的名声,杜锦宁也不想背着坏名声大着肚子成亲,因此两人都恪守着规矩,除了亲亲抱抱外没有任何越礼的行为。

    两人商量得挺好,可陈氏却不同意:“我喜欢这宅子,住这儿就挺好,你姐姐们来看我也方便。更何况又不是我一个人住,还有这么多丫鬟婆子下人呢,动动嘴什么都有了。你跟小远两人住公主府,得闲了来看看我就可以了。”

    不管杜锦宁怎么劝她,她都不同意去公主府住。

    三个姐姐也明白陈氏的想法,劝杜锦宁道:“就让娘住在这儿吧。公主府毕竟是皇家府邸,规矩大,娘去了那边也不自在;在驸马在,我们也不好时常上门去叨扰。娘住在这里就无所谓了,我们有了空闲就过来陪陪娘。家里忙了,还可以把孩子往娘这里送,让她帮忙看看孩子。”

    杜锦宁见状,只得应允。

    公主府在赐下来之前虽然叫人收拾了一下,但终究是放了几年,有些地方破败了;想着往后几十年可能都得住在这里,杜锦宁又抽时间跟齐慕远去了看了看,照着自己的心意把宅子改了改。润州既不去了,杜锦宁又张罗着把那里的宅子、园林、田地都卖了。

    杜锦宁这边忙着私事,赵晤却坐不住了,派了太监过来传召,让杜锦宁进宫觐见。

    这就是赐予杜锦宁长公主身份的好处了。赵晤跟她已成兄妹,即便召她进宫,也不会有人说什么闲话。

    “皇妹。”一见面,赵晤就开门见山,“当初放开路引,繁荣商业是皇妹所提,在南边取得了可喜成绩。去年在南方三省推开,面积增大,人口一多,就出了许多问题。朕想听听皇妹在这方面的建议。”

    这是除了高产水稻,他急着找回杜锦宁的一个重要原因。

    “皇兄请讲。”杜锦宁也不推辞。

    赵晤便将南方的情况说了一遍。

    杜锦宁听得皱起了眉头。

    最大的问题就是南方出现了假钞。

    大宋金银少,多用铜钱。而铜钱携带不便,于是钱庄应运而生。而这些钱庄的主子都是权贵,在当地有相当的威慑力,且钱庄没有大面积铺开,银票交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有问题也能及时解决。以前在北宋出现的纸币“交子”,也只在四川这个地方流通,并未大面积使用。但饶是如此,仍出现过许多假钞事件。

    因着开放路引,商品流通繁荣,为了解决货币问题,在杜锦宁失踪前,赵晤便采用了杜锦宁提的建议,开办了大宋钱庄,并发行纸币。

    但只这纸币只这三个省流通,因市面流通频繁,交易额巨大,前段时间关乐和发现民间出现了假钞,追查后发现印假钞的不止一处。

    现在三个省放开路引后效果仍然显著,税收大幅度增加,赵晤又把世家的权柄给夺了,权利收归手中,便想在全国范围内放开路引,商业流通。但假钞问题不解决,就是一个很大的隐患,会给整个国家的经济带来重创。

    为此赵晤积思广益让大臣们提了不少意见,又让印坊摸索方法,重新印了一些纸钞出来。但看着这些纸钞,他仍不大放心。

    现在杜锦宁回来,想想她年纪虽小,还是个女子,思维却不是那些固化了的官员们能比的,赵晤自然要找她来问上一问。

    以前顾忌世家势力,杜锦宁提的建议都是私下里说的,她的才能没人知晓,能力不能获得大臣们的认同。

    现在赵晤传召,也是想让杜锦宁在大臣面前露脸,好提高她的政治地位。以后有什么问题想要商讨,把她召来,大臣们的意见能少一些。

    所以今天在叫杜锦宁来时,他除了齐伯昆,还叫了几个心腹老臣一起听。

    听到赵晤问话,大家的眼睛盯着杜锦宁,想知道她是不是真有赵晤和齐伯昆夸赞的那么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