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六一章 灰暗未来

    “咳咳。(m.cmeonadhd.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背后,忽然传来两声咳嗽。毕晶回头一望,顿时吓了一跳:几米外,一辆黑色大众停在商务车旁边,老吕两口子正大步走来,旁边凌霜华带着口罩,眉眼之间笑意盈盈的。

    妈的这就很尴尬了,自己嘴上也没个把门儿的,胡说八道惯了,刚才那话也不知道这老俩听见没?再往周围看看,以萧峰为首,什么殷素素啊小龙女杨过啊,都看着自己,一个两个脸上都笑得那么幸灾乐祸。胡青牛两口子眼睛看着别处,脸上也是忍俊不禁的笑意。那意思很明显了:让你再胡说八道,被丈人逮到了吧?

    老子交了一帮什么人啊这是,怎么一个个这么坑爹呢?毕晶哀叹一声。很明显凭他们的耳力眼力,肯定早就发现老吕两口子了,这帮无良的家伙就是存心看自己笑话来着!可惜自己尽顾着跟母老虎斗嘴,居然没发现。

    可事情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听见没听见都没辙了,毕晶也只好堆起一脸谄媚的笑容,热情洋溢地打招呼道:“伯父伯母。”

    母老虎也转回头来叫了声“爸,妈”,回过头来偷偷对毕晶眨眨眼,一脸的戏谑。

    这臭不要脸的小娘们儿!毕晶郁闷得啊,恨不能当时就跟她翻脸。

    老吕走过来,拍拍毕晶肩膀,叹道:“辛苦你了。”

    那边吕夫人走到母老虎面前,低下头心疼地观察一阵,随即叹口气,恨铁不成钢道:“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着急出院干什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母老虎嘻嘻一笑,也不以为意,岔开话题道:“出院手续办完了?”

    “不然怎么办?你都出院了,难道还能搬回去?”吕夫人瞪了母老虎一眼,无奈道,“毕晶说得对,虽然出院了,你还是老实在家养着,哪儿也不许去知道么?”

    毕晶一捂脸,心里哀叹一声:真被听见了……

    吕夫人直起身子,转头对毕晶道:“毕晶啊,你也好好看着她点儿,别什么事都顺着他……”

    见未来丈母娘没什么太怪罪自己的意思,不过他也算听出来了,未来丈母娘还是话里有话,那意思就是,我们把闺女交给你,你也给我照顾好了,别再出什么别的事儿了,要不然有你受的。不过另一层意思呢,这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啊,那口气,真跟丈母娘嘱咐女婿差不多了。

    毕晶长出一口气,小鸡啄米般点头不迭。那边母老虎一翻白眼,不服不忿道:“凭啥就得听他的啊……”吕夫人一瞪眼,母老虎等时就不吱声了。

    小萝莉放开母老虎的手,抬头看着吕夫人,奶声奶气道:“奶奶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姑姑的……”小丫头认真的样子,一下就把周围人都逗乐了。吕夫人变得眉花眼笑的,一把抱起小萝莉:“我们秀儿最乖了,奶奶啥时候真有你这么个孙女就好了……”说着有意无意瞥了毕晶和母老虎一眼。

    毕晶这个汗啊,这怎么说着说着又说到那上边去了,我倒是没问题,您闺女现在这小身板受得了不?

    这边热热闹闹说着话,那边老吕全程没怎么说话,看起来,这个家还是丈母娘当家做主的,老吕没什么话语权嘿。难道这是家传的么?毕晶看了眼母老虎,又看了眼老吕,不由激灵灵暗中打了冷战,仿佛看到了自己那灰暗的未来……

    上了楼,老吕两口子自去收拾东西,凌霜华殷素素都过去帮忙。毕晶推着母老虎在屋里转了一圈,母老虎一脸的小享受:“还是家里舒服啊!医院那个味儿,真是受够了。”

    毕晶嘿嘿一笑,看了一眼主卧室忙碌的老两口,低头轻轻道:“听见咱爸咱妈说什么了吧?以后好好听我话知道不?嗯……要不这样,为了方便照顾你,我干脆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反正你那床又大又软和……”说着胳膊拄在轮椅背上,两手托着下巴,满脸猥琐,都快流出口水来了。

    “美得你!”母老虎抬起手来,轻轻打他一巴掌,不屑道:“我还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你见我这边一窝美女,心里痒痒了是吧?你以为你是贾宝玉啊!”

    “狗咬吕洞宾!”毕晶翻了翻白眼,心说贾宝玉?我还西门庆呢!这里面随便一个拿出来,我也不敢惹啊,更别说那边还有杨过胡斐看着呢,我就有这贼心也没这贼胆儿啊……

    ----------------------------------------------------------------------------------------------------------------------

    接下来,毕晶和母老虎难得地过了几天平静日子。家里一帮人大都出去工作了,萧峰也忙得脚不沾地的,经常直到晚上才回家,和母老虎照面的机会也并不多,白天家里就只剩下几个女人陪着。毕晶这才算稍微放了点心,他是真怕母老虎再看出点什么来——这娘们精明着呢!

    其实毕晶也知道,只要那倒霉系统还在,只要自己还不断从武侠世界里往家里捞人,迟早有一天母老虎会发现这里面的秘密。而以自己和母老虎的关系,似乎也不应该瞒着她——瞒得了一时,难道还能瞒她一辈子?

    可是毕晶却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对母老虎开这个口。难道直接跟她说,那个大个子其实不是表哥,而是萧峰?难道跟她说,那个长得跟仙女似的小妹妹,其实不是表妹,而是小龙女?难道跟她说,那个长得挺清秀,但总是贼眉鼠眼的半大小子,其实不是别人,而是鹿鼎公韦爵爷?

    算了,能瞒一天算一天吧!真到瞒不下去那天再说好了……毕晶心惊胆战地想。

    不过好在母老虎似乎也没往这方面想,每天除了看看书,跟毕晶聊聊天,就是两边儿到处乱窜,今天跟殷素素聊聊天打打屁,明天跟凌霜华讨论讨论文学——毕晶也不知道作为一个啥都学不到的新闻系学生,她怎么就对古文学这么感兴趣了。后天就把小萝莉抱在怀里吱吱嘎嘎地玩儿,大后天呢,这娘们还会跑到厨房里,灵活地操纵着轮椅,一边转过来转过去,一边看着李萍侍剑做菜。

    反正这么说吧,这娘们每天就没个安静下来的时候,而且对家里忽然多了这么些人而且还住下不走了这件事,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没心没肺的样子,让毕晶不由暗暗担心,这娘们不是受了脑子一次重伤,智商忽然掉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