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9章 阴间熟人

    河边雾气迷漫,朝着下游走了一段路,就在我们快要接近那座石拱桥的时候,终于算是看清楚了河边的那些人。(看啦又看)

    只见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正在河边洗东西,像是在洗菜。

    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人洗菜?别说是菜了,就连人也不可能有啊。

    当下,我就发现,这些人确实都不是生人,而是阴魂。只不过他们忙着洗菜,全都背对着我们,所以也看不清他们的样貌。

    随着越来越近,看得也就越来越清楚了。只见他们手中的东西颜色是深紫色,枝叶环状绕结,这哪里是在洗菜呀,分明就是在洗紫河车。

    胖子估计是没见到这种东西吧,就轻声问我:“小史,他们洗的那个是什么东西呀?”

    “是紫河车。”我轻声应道。

    “紫河车?是什么东西?”胖子一愣。

    龙哥也一头雾水,显然也是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这时,陈二狗则表情一惊,然后就说:“紫河车,就是人间的胎盘。”

    “啊?胎盘!”

    一听这话,可没把胖子和龙哥吓得叫出声来,满脸惊恐。

    这时,我也点点头,就道:“是的,他们在洗人间的胎盘,俗称紫河车就是它啦。据说,紫河车洗十遍,生出来就是好看并且富贵的人,洗两三遍,则是一般的人;如果不洗,就是傻子白痴。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龙哥赶紧问道。

    “只不过这紫河车据说是阴间专用来给轮回的亡魂投胎用的,阴间专门有人在忘川河边清洗此物,而这里又不是真正的阴间,眼前这条河也并非真正的忘川河,怎么也会有人在洗这种东西?”我把心中的疑惑讲了出来。

    胖子说:“不会这儿真的是阴曹地府吧?”

    我赶紧安慰胖子,告诉他这儿不可能是阴间的。

    接下来,我就对大家说:“不要去管他们,我们赶紧走,就当作没看见。”

    是的,他们是洗菜,还是洗胎盘,这都不关我们的事,只要他们不来招惹我们就行。

    当下,我们就赶紧朝前方那座石拱桥走去。而就在我们马上就要踏上石拱桥的时候,突然,身后的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唤道:“史先生……陈先生……”

    “史先生?陈先生?这是在喊我和二狗吗?”

    我和陈二狗相视一眼,都觉得很是疑惑。

    就在我们迟疑的时候,背后的声音又唤道:“史先生,陈先生,是我啊。”

    这时,我很确定,背后的人肯定是在叫我们,因为这声音也有几分耳熟,好像是一个熟人在叫我们似的。

    不过,这种地方唤人名字的,多半不会是人,所以我自己不可能应答,而是转头往身后看了过去。

    这一回头,就看见河边有一个人,四五十岁的样子,站在河边,手里拿着洗过的紫车河,一脸惊喜的看着我们。

    是的,刚才唤我们名字的人,就是他。

    只不过,当我们看清楚这个人时,整个人都惊呆了,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之前我们相熟的刘义。

    是的,刘义,安琪儿的继父刘义。

    见到刘义竟然出现在这里,我和陈二狗都震惊不已,真的是太为吃惊。刘义不是之前报完了仇,就被我们送去了地府么,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我和陈二狗相视一眼,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一旁的胖子他们就问我们,这个人是谁?

    我告诉胖子和龙哥,这个人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二人一听这话,吓了一跳。

    这时,刘义也快速的朝我们走了过来,高兴的问道:“史先生,陈先生,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见这个人果然是刘义,于是我就说:“我们来这里有点事,只是……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阴间的吗?”

    刘义就笑着说:“史先生说笑了,这里不就是阴间吗?先生帮我报完仇之后,我下到这里,阎王便安排我在此洗紫河车,这都洗了半年多时间了。”

    “啊?你说什么,这里是……是阴间?”

    此言一出,可把我和陈二狗给吓了一大跳,下巴都快惊到地上去了。这里是阴间?这……这怎么可能呀?

    当下,我就一脸的不敢置信,问道:“这里明明是人间,怎么会是阴间呢?”

    刘义疑惑道:“先生,你这是怎么了,这里就是阴间呀,怎么会是人间。你看这是黄泉路,这是忘川河,而那座桥就是奈何桥。”

    我看了一眼前方的那座石拱桥,果然那座石桥上面确实也写着三个大字:奈何桥。

    说实话,此时我真的有些蒙圈了,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这一路走来,经过了鬼门关、黄泉路,如今又见到了忘川河和奈何桥,甚至连死去多时的刘义都见到了,难道真是我猜错了?其实这里就是阴间,我们一路走来的地方都是真的,不是曹操故意用来唬吓人的?

    当然,此时的龙哥和胖子也都吓得脸色发白,紧张不已。

    陈二狗就对刘义说:“刘老哥,你可别骗我们啊,我们明明是在人间的。”

    刘义就说:“二位先生,我真的没有骗你们,这里确实就是阴间,你们肯定是误闯进来了,还是赶紧回去吧,估计能回阳。”

    就在这个时候,河边又走来了两个人,对着胖子和龙哥唤道:“贤成……亚龙……”

    我们赶紧抬头一看,这两个人也很眼熟,这时就听见胖子和龙哥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叫了起来:“爸……”

    一听龙哥和胖子口中喊着爸,我也就立马想起来了,那两个人可不就是胖子和龙哥的父亲么,当初在白虎镇的时候就是我们救他们下去地府的。怎么……他们也在这里?

    龙哥和胖子的父亲走了过来,一脸担心的问他们:“儿啊,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呀,难道你们这就死了?

    龙哥和胖子听到这话,是又惊又恐。然后胖子转头就对我说:“小史啊,难道我们真的死了,来到阴间黄泉了?”

    说到这里,胖子都直抹眼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