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五章 报应迟早要来的

    白梦玉冷冷的看了裴云清一眼,拔剑道:“这小子是南楚皇室的人,我帮你杀了他。(www.k6uk.com)”她说着就走向了裴云清。

    花崇欣拦下了她的剑,摇了摇头道:“谁说身上流着皇室的血,就一定是皇室的人呢。再说了,他现在是咱家下人,你杀了他谁来干活?”

    白梦玉收回了剑,冷冷道:“那好,我去看看道成怎么样了。”

    大夫与白梦玉将道成一同抬进了屋内,大厅里只剩下花崇欣与裴云清二人。

    裴云清眨眨眼,问道:“你不问问我的身世吗?”

    花崇欣冷笑道:“我挑选的是奴才,管那么多干什么?你只要活办的明白,我就会养着你,容着你在我的身边去做想做的事情。可是你要是活干不明白,就算你是南楚皇室的人,我也一样杀了你。”

    裴云清心里有点惧怕花崇欣,但是他很会忍耐,脸上没有露出意思恐惧。

    花崇欣满意的笑了笑道:“我既然选你做我的下属,就不能让你去抛头露面,你在南楚还认识其它人嘛?”

    裴云清点头道:“我是野孩子,与我一样的还有许多,都是我的兄弟。”

    花崇欣拿出一锭金子放在桌面上,笑道:“既然是兄弟,你如今过得好了,去请他们吃顿饭吧,顺便聊一聊当今最火的故事。”

    裴云清拿起桌上的金子,抬头问道:“什么故事?”

    花崇欣一边往屋里走,一边笑道:“南楚皇后的琅玥宫,两个男宠争风吃醋,一个杀了另一个的故事。”

    屋子里,道成已经有了意识,他蜷着身子靠在床里面的墙边,看起来心事重重。

    白梦玉见到花崇欣走进了,无奈道:“他不肯上药,我怕他流血致死,要不要现在打晕他?”

    花崇欣抽动了下嘴角,叹气道:“他正伤着,你一拳下去,他的小命就没了。”她走到道成的床边,轻声唤道:“王公子,你不是说过知道白虹颖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嘛?怎么,你好像对今日的事情非常意外啊?”

    道成听到花崇欣的声音重重的咳了几声,使尽力气转过身来,指着花崇欣怒道:“是你,是你派人追杀我的。”

    花崇欣很坦然道:“聪明,就是我啊!”她笑的极讨人厌道:“我这不是给你制造与白虹颖见面的机会吗?你想想,你被人追杀,她不忍心看你暴尸街头,定会救下你对不对啊?到时候你们就又有机会在一起了,你难道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降生吗?”

    道成的嘴里能够咬出血来,他狠狠道:“花崇欣。”

    花崇欣微微一笑道:“怎么了?我也没想到她如此狠心,真的为了自己放弃你了。我真心挺意外的,这可不是装出来的。”

    道成动了动嘴似乎要说什么,但脑中不时回忆起的甜蜜画面和他与白虹颖的那些誓言,都告诉着他,他输给了花崇欣。虽然他极其厌恶眼前这个凡事都看的通透的女人,但有件事他不得不承认,白虹颖不爱他,一切的一切都是谎言。

    道成低下了头,眼里涌出了两行热泪。他是个男人,他以前绝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哭,而且是充满委屈。

    花崇欣十分欠揍的蹲下身子,仰头看着道成哭泣,她的嘴边挂着嘲讽的笑意,眼里还时不时的闪着同情。

    道成气的咬牙道:“就算是她骗我,我也不会报复她的,你休想利用我对付白虹颖。”

    花崇欣笑道:“你想多了,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欺负你而已。”

    “你”道成想伸手去打花崇欣,却扑了个空,摔在了床板上。

    花崇欣向后跳了一步,笑道:“哟,生气了?你当年帮着白虹颖棒打鸳鸯,怂恿唐英逼我吃下彼岸丹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有多无辜啊?”

    道成一愣,抬头惊道:“你怎么会知道?”

    花崇欣转脸看向白梦玉,笑道:“梦玉,有人问我呢?”

    白梦玉倚在门边,冷冷道:“是我告诉她的,你与姐姐的所作所为,我全告诉她了,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道成急道:“梦玉,你疯了吗?虹颖是你姐姐,你为何如此对她?竟然帮着外人对付她?”

    白梦玉横他一眼:“我姐姐?我的姐姐不会与人通奸,我的姐姐不会把自己的父亲关进毒牢,我的姐姐不会害的自己的长兄下落不明。你说她是我姐姐,那我要问一问你了,你与姐姐合谋害我的时候,可想过我是她妹妹?”

    道成的脸上写满了心虚,支支吾吾道:“你你们”

    花崇欣笑道:“怎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干了缺德事儿,还不想让人知道了?”

    白梦玉冷冷道:“跟他还啰嗦做什么?你出去走远点,我要把他炼成毒人,让他生不如死,一辈子都要为他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花崇欣点点头,正对着道成一步一步倒退出去。道成一直咬着要为白虹颖而死,如今他终于可以如愿了,但是他的双眸却闪着求生的**。

    道成的脸上沁出冷汗,如同瀑布般滚滚而下。

    眼看花崇欣就要退出了这间屋子,他的心中防线崩塌,惊恐的呼喊道:“花崇欣,花崇欣,你先等等你先等等。”

    花崇欣微笑着摇摇头道:“任性,才不等呢。”她的一条腿已经踏出了门框,这一瞬间道成的脸露出了绝望的表情,随即惊叫道:“我帮你指证白虹颖,你救救我啊”

    任性真脆弱,情意也是

    不知为何,花崇欣明明赢了,却又觉得自己输了。

    大夫给道成在屋里治伤,花崇欣与白梦玉坐在大厅里,两人一句话也不说,屋子里静的能听到呼吸声。

    她们各怀心事,都陷入了沉思当中。

    花崇欣感叹世间没有真情,所有的人都会变。

    白梦玉则想念自己以前的家,有教导自己的父亲,有爱护自己的哥哥,还有没变坏之前的白虹颖

    南楚五皇子府

    裴云烈坐在书房里,他的护卫刚刚传来了一个消息,有人说琅玥宫出了事,皇后的两个男宠因为争风吃醋,一个打死了另一个

    裴云烈低头想了想,自言自语道:“我刚查到有个叫道成的男人在琅玥宫受宠,这会儿就出了这事,该不会死的就是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