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章 上上签

    “也许是我太担心思思了吧!”林朝朝根本就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wwW.cmeonadhd.com)

    “不是!是因为你有喜了!”凉真儿欢呼雀跃地回答。

    “什么?我有喜了?”林朝朝不敢相信道。

    “朝朝,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秦月白在林朝朝的手落下轻轻一吻。

    “太好了……可是思思她……”

    听到这个消息后,林朝朝本应该很开心的,但一想到林思思此刻身处险境,就再也开心不起来了。

    “你放心,我和十颜一定会想办法把她救出来的。现在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明白吗?”

    “嗯。”

    秦月白和陆十颜商量之下,决定分头行动。由秦月白带着一万两黄金去见杨三,而陆十颜则在暗中见机行事。

    傍晚时分,秦月白提着一万两黄金来到如花街三十号。

    如花街三十号,是一间破旧的门面,门廊歪歪斜斜地挂着如意酒馆的牌匾,一旁的土墙贴着一张宣传的告示,纸张有些泛黄,字体也已经不再清晰。

    “杨三,出来吧!”秦月白走进酒馆,冷冷地开口。

    “我就知道,一万两黄金对于锦源楼的秦老板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杨三笑着从酒柜后面走了出来。

    “废话少说,黄金我已经带来了,我妹妹呢?”

    “别着急啊,等我先验验货再说。”

    杨三勾了勾手指,示意秦月白将黄金交给他。秦月白将装满黄金的包袱随手一抛,扔在了杨三的脚下。

    就在杨三弯腰去捡黄金的时候,秦月白以的速度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破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那就是杨三身后放满酒坛子的木柜。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思思应该就被杨三藏在柜子的后面。

    “不多不少,一万两刚刚好。秦老板果然很讲信用。”杨三点完黄金的数目后,表示非常满意。

    “快放人。”

    “那个小丫头就被我藏在柜子后面,你自己去看吧!”杨三留下一句话就跑了出去,他还骑走了秦月白留在门口的那匹马。

    “思思!思思!”秦月白发现了昏睡在酒柜后面的林思思。

    “姐夫?”林思思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才发现面前的人是秦月白。

    “你没事吧?”

    “我没事。姐夫,那个大坏蛋要用你给他的一万两黄金远走高飞!”林思思激动地拉着秦月白回答。

    “我知道,他逃不了的。我们回去吧!你姐姐她很担心你。”

    “好。”

    从杨三离开酒馆的那一刻,陆十颜便已经跟在了他的身后。杨三刚出京城,便被陆十颜拦了下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杨三被突然出现的陆十颜吓了一跳。

    “我一直都在跟着你,难道你没有发现吗?”陆十颜站在路中央,阻断了杨三的去路。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和秦月白的交易早就已经结束了。”

    “你承认这笔交易,我们可不承认,一切都是你欺人在先。”

    “你们不能不讲信用!”杨三不满地指着陆十颜道。

    “跟你这样的人没必要讲信用。”

    陆十颜不再和杨三多说废话,他吹了一下口哨,杨三身下的那匹马便不听使唤地躁动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杨三费尽脑汁,也无法让身下的这匹马安静下来。

    “这是为了警告你,不要随便骑别人的马。”陆十颜站在一旁得意地回答,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的时候,就冲着那匹马大喊:“火耳!把他甩下来!”

    那匹名叫火耳的马听到陆十颜的命令后,突然扬起前蹄,大声嘶鸣起来。杨三实在招架不住,最终还是被甩下了马。

    陆十颜走前,刚牵住缰绳,火耳便立刻安静了下来。看到大事不妙,杨三立刻连滚带爬地朝着路边的树林里跑去,连掉在地的一万两黄金都顾不得了。

    “想跑?没那么容易!”陆十颜从怀里掏出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射向杨三。

    匕首正中杨三后心,只看见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须臾之后,便倒地而亡。

    陆十颜确定杨三已经停止了呼吸后,便骑火耳原路返回。

    看到秦月白和陆十颜去了很久仍不见回来,林朝朝焦头烂额地在店里来回踱步。

    “朝朝,你就放心吧!凭月白和十颜的能力,思思一定不会有事的。”凉真儿不放心地跟在林朝朝的身后。

    “我实在冷静不了。你也知道杨三是什么样的人,我担心他会伤害思思。”

    就在林朝朝想着要不要出去看一下的时候,林思思从外面跑了进来。

    “姐姐!”

    “思思!”

    “姐姐,让你担心了。”林思思抬起头,愧疚地望着林朝朝。

    “谢天谢地,你没事就好。”

    姐妹两人激动地抱在一起,就像许久未见一样。

    “好啦好啦!既然思思已经安然无恙地回来了,我们的生活又可以回归到以前的样子了。”凉真儿笑着抱住两姐妹。

    “珍儿姐姐!”

    凉真儿捏了捏林思思的脸蛋,心有余悸地回答:“这次真的把我们吓坏了。”

    “但愿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林朝朝已经厌倦了尔虞我诈,刀光剑影的生活了。

    “杨三已死,所有事情都已经告一段落了。”秦月白和陆十颜走了进来,对她们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魏虎死了以后,我也以为所有事情都已经告一段落,但没想到还是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情。”

    回想最近发生的事情,林朝朝突然变得有些伤感,她真的不希望身边的人再有什么危险。

    “别担心,有我在。”秦月白将林朝朝抱在怀里安慰道。

    “朝朝,不要这么伤感,会影响到你肚子里的孩子的。”凉真儿提醒道。

    “孩子?”林思思抬起头,对凉真儿说的话表示不解。

    “思思,你还不知道吧?你姐姐已经怀了小宝宝哦!”凉真儿笑着解释道。

    “真的吗?那我岂不是要当小姨了吗?”

    “没错!”

    “太好了!以后就有人陪我玩了!”林思思高兴地在店里跑来跑去,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而受到影响。

    大家看到小姑娘灿烂的笑脸后,也忍不住跟着开心起来。

    为了扫除最近发生的晦气,二月初八,林朝朝和凉真儿一起去了郊外的静安寺烧香拜佛。静安寺外,仍有不少小贩在叫卖,他们大多卖的是佛珠、蜡烛等拜佛必备的物品。

    “静安寺是京城里香火最旺盛的寺院,有不少外地的善男信女也会来到这里烧香拜佛的哦!”凉真儿在来的路就已经为林朝朝做了一个有关静安寺的详细介绍。

    “真的吗?”

    “听说在这里求的签都非常灵验。”凉真儿凑近林朝朝,神秘兮兮地开口。

    “那我们拜完佛后,也去求一个吧!”

    “好啊好啊!我也正有此意呢!”

    两个人一拍即合,脚步轻盈地走进静安寺。她们一进入寺院,就有人出来接待她们。

    “欢迎两位施主。”

    “小师父,我们想要烧香拜佛。”

    “请随我来。”

    寺院的小和尚将林朝朝和凉真儿两个人引进寺院正殿,并指导着她们有序地进行烧香和拜佛。

    “二位施主今后必定得秒色音、出言人信、处众无畏、众人亲近、天人护持、诸佛护念、具足威势、具大福德、临终往生、速证涅槃。”站在一旁的小和尚对跪在蒲团的林朝朝和凉真儿说道。

    但林朝朝和凉真儿却全程听得云里雾里,“小师父,佛理深奥,可否为我们解释一下?”

    “所谓得秒色音,即拜佛之人罪障消灭、相貌会转变为好,声音和身体会庄严起来出言人信,即拜佛时若专心诚恳,培植德威,说话会得到别人自然信服和尊敬处众无畏,即拜佛精进、身体不倦、心不散乱、何处何地无忧畏惧、仪态安详众人亲近,即拜佛用功、无论到何处都有许多人过来亲近恭敬”

    看到小师父口若悬河的样子后,林朝朝和凉真儿相视一眼,她们已经开始后悔让他解释所谓的佛理了。

    “天人护持,即拜佛之人、天龙八部常在左右拥护,不让邪魔外道及一切不好的事接近,事事如意诸佛护念,即拜佛诚心、诸佛菩萨护念,加持其人智慧如海具足威势,即礼佛之诚、具大威德庄严具大福德,即拜佛的人、福德因缘自然而来、不求而得、诸事如意吉祥临终往生,即拜佛的人不单今生安乐受用、临终时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速证涅盘,即拜佛的人、生到西方极乐世界、花开见佛、速证无法忍。不知贫僧讲的这些,二位施主听懂了吗?如果没有听懂的话,贫僧再解释一遍就是了。”

    “听懂了,我们已经听懂了,多谢小师父指点迷津。”林朝朝及时制止了小和尚。

    她们站起身,对着小和尚施过礼后,便离开了主殿。

    “佛理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深奥了。”

    “看来我们缺乏慧根。”

    “算了,还是去求签吧!”

    林朝朝和凉真儿来到偏殿,偏殿外放着一张桌子,桌子放着笔墨纸砚,还有最重要的一样东西就是签筒。但她们却没有看到解签的师父,就猜想着也许是有事暂时离开了吧!

    凉真儿好奇地拿起签筒,随手一摇,便摇掉了一支签,她正准备弯腰去捡,却被他人捷足先登。

    只见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师父拿着她掉落的竹签,一字一句地读出声来:“连理枝头花并开,先花后果自然来。善心定地天相助,自有麒麟送子来。恭喜你,这是一支签。”

    一听是签,凉真儿立刻激动起来,“真的吗?这支签是什么意思呢?”

    “这支签的意思是说,你成亲后不久就会有身孕,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要你一心向善,天必定垂怜于你,让你心遂愿成。”老师父笑着解释道。

    “这不准吧?这应该是你的签才对呀?”凉真儿望向林朝朝。

    “如果这位姑娘不相信的话,那这位姑娘也可以抽一个,看看是否灵验。”

    林朝朝拿起签筒,闭眼睛摇了摇,便有一支竹签便掉落在了桌子。她拿起竹签,递给站在对面的老师父。

    “天喜红鸾对照生,命宫安排所生成,积修阴德相辅助,贵子临门大有名。”

    “大师,这支签怎么样?”凉真儿替林朝朝询问道。

    “仙鸟红鸾本是注定一对,良缘早已天定,平时如能行善积德,则子孙成群家庭和谐。若求子,实为签。”

    “她已经有身孕了。”

    “那么姑娘和你家相公今后必定瓜田绵绵、子孙满堂。”

    “真的假的?”凉真儿始终不太相信道。

    “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希望能够借大师吉言。”林朝朝仍旧心存感激道。

    直到离开静安寺,凉真儿还在唠叨刚才求签的事情,“我觉得你的那支签挺灵的,我的这个就不是很灵了。”

    “真的没有任何动静吗?”

    凉真儿自然知道林朝朝的意思,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有啊!要说什么地方不正常的话,恐怕就是我这个月的月信还没有来。”

    “有多久没来了?”

    “这么一算,好像将近一个月了。”

    “也许那支签没有算错。”林朝朝的直觉告诉她,凉真儿一定是好事近了。

    “什么?”

    “我们去找大夫看一下。”

    林朝朝拉着凉真儿来到回春堂,回春堂的掌柜立刻迎了来。

    “秦夫人、陆夫人。”

    “掌柜的,陆夫人这个月的月信到现在还没有来,你帮她看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林朝朝推了推凉真儿。

    “好,陆夫人这边请。”

    凉真儿伸出手腕,配合掌柜检查。看到掌柜的时而点头,时而摇头的,搞得凉真儿和林朝朝的心里都非常紧张。

    “掌柜的,怎么样啊?我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凉真儿哭笑不得地询问道。

    “不是,陆夫人之所以没有来月信是因为您有喜了。”

    “真真的?”凉真儿不敢相信道。

    “没错。”

    “可我并没有身孕该有不良反应啊?”

    “那是因为夫人您怀孕的时间还比较短,所以不易察觉。等过几天,我想您就应该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了。”掌柜耐心地解释道。

    “太好了,恭喜你呀!真儿!”林朝朝就知道自己的感觉不会错。

    她们两个高兴地回到锦源楼,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正在下棋的秦月白和陆十颜。

    “你说什么?你你也有了?”陆十颜放下手中的棋子,走到凉真儿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