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三月十七早朝-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三月十七早朝

    早朝的时间快到了。(看啦又看小说)

    奉天殿台阶下,一百多名每日都需上朝的文武重臣基本都已经到了,到处都是低声细语之声,偶尔还会响起大笑之声。

    不同于朝廷重建之初时,文臣武将已经没有那么泾渭分明,该说话说话,该议论议论,看起来十分融洽。

    从吴绪宽死到如今,已经超过一个月,这一个月来,四品以上的京官几乎每日都有变动,而到了今日,差不多已经“定型”了。

    就这些人,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同朝为官,没人会去故意搞坏关系,虽然政敌是存在的,但目前朝中几大巨头关系并不坏,下面也不敢造次。

    最主要的是,压在所有人头顶上的那座大山,已经消失了很久了,所以所有人都很轻松。

    那大山自然不是女帝。

    而是大内总管周安。

    周安的手太长了,或者说东厂的手太长了,这让诸多复出的老臣很不适应,康隆基在世时,虽然也会被以阉党之名攻讦,但实际上,康隆基很少去插手一些与内廷无瓜葛的事。

    最多就是与内阁较劲,既有批红之权,也是难免的。

    可周安不同。

    东厂的存在可以说让满朝文武人人自危,密侦卫原本也有监察天下的权利,可密侦卫指挥使不过是一个三品官,还会受到都察院与刑部的制衡,朝中大佬根本不把密侦卫当回事。

    可现在东厂,却是另外一回事。

    由正一品的大内总管直接掌控,且超脱了所有衙门的制衡,能管得了东厂的,只有女帝!

    可监察天下的权利却没变。

    时间越长,东厂就越让人难受,而因为周安的权利触手已经遍布朝野,这使得阉党真的复兴了。

    就比如,袁胜师就被认为是阉党成员。

    这家伙还动不得,地位超然!

    幸好,袁胜师也只是保着东厂,却也没因此而反击谁,他性格如此,因此朝中大佬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太差。

    所谓久守必失。

    几位执意想要做掉东厂的老臣坚信,袁胜师保东厂,也保不了多久了。

    台阶下众人虽然站的松散,但大体上可以分为四个集团。

    以中州军大元帅为首的武将集团,以内阁首辅贾临博为首的文官集团,以都察院左都御史田文卫为首的言官集团,还有就是,以袁胜师为首的阉党集团。

    大体是如此,而实际上他们所在的集团,并不是按照身份职务划分的。

    相互都有关系,甚至有的具备多重身份。

    比如现在刑部与都察院就是穿一条裤子的,而贾临博是文官之首,理论上文官都是他的人,只是有些不听他的。

    “阁老,下官今日便会递上折子……您若能声援一二,下官感激不尽!”田文卫在与贾临博低声说话。

    贾临博瞥了田文卫一眼,淡淡道:“你既然心意已决,老夫便不再劝你,此事……还需圣上决断。”

    另一边。

    袁胜师在跟李广山说话,两人说的却不是朝中之事,而是武道。

    就是因为站的近,说了几句闲话。

    袁胜师是个闷葫芦,而且不是每天都来上朝,没事才来,说他不善言辞也不为过。

    李广山倒是会说,但因为他之前功劳太大,现在又手握中州兵权,也不敢跟谁走的太近,尤其是贾临博、袁胜师等人,走近了那是犯忌讳的。

    铛!铛!铛!铛!铛!

    上朝的钟声响了。

    台阶下迅速安静了,站位杂乱的文武重臣迅速挪步,分左右站好,皆在李广山、贾临博之后,袁胜师就是李广山身后第二个人。

    他比李广山强,而且潜力巨大,但目前身份地位还是比不了李广山的。

    上台阶,入大殿。

    大殿里,女帝已经坐于高台,身旁站着内廷司礼监秉笔太监廖福。

    “上朝!”

    “参见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有事启奏,无本退朝!”

    上朝的惯例过场走完,李广山先出列,躬身道:“老臣有本启奏……”

    李广山说的是军费的事。

    最近几天他都快跟户部打起来了,他知道户部有钱,抄了吴绪宽的家,拿银子还没花完呢,但就是不给他。

    其实这事儿也不怨户部,因为李广山超支了,中州军在扩招,为可能发生的大战做准备,户部已经前前后后给了了李广山近六百万两银子。

    六百万两还没花完,但预算不够了。

    一方面是建设新军营的花费,另一方面,李广山要重建骁骑军,因为军马不够,需要采买,而一匹好马的价格要在百两银子以上。

    李广山要采买三万匹!

    户部与李广山已经在女帝面前,打了好几天官司了。

    李广山是爱兵如子,所以什么都要好的,这让女帝都很难无条件支持他,毕竟现在朝廷在各地平叛的军费开支上,要花的太多太多。

    “李帅,你还敢要钱?本官知道扩军之事事关重大,但那六百万两的账目,你可还没说清楚呢……”

    李广山才告完状,新任的户部尚书袁文训便跳了出来,这也是复出的老臣,几十年前就跟李广山同朝为官,不怵他!

    两人开喷。

    女帝最后听不下去了,让户部再拨三百万两给李广山,袁文训马上便向女帝大倒苦水,说什么钱不够了,越州那边在吃钱……最后好说歹说,给两百万两!

    这事儿算了了,兵部尚书又出列,禀明了各地造反的情况,并针对吴崇烈造反之事,再次做出了商议。

    吴崇烈本是萨州卫统帅,在造反之初,便控制了萨州全境,女帝调遣周围四州兵马围攻吴崇烈,目前还在交战。

    早朝一个时辰后。

    工部尚书又出列,也是跟女帝告状,向户部要钱……要的是修河道的钱,南方连年水灾,今年情况倒是好很多,但不好说会不会决堤。

    工部尚书的意思是,修缮加固,确保万无一失。

    袁文训则喷了工部尚书一脸,说他浪费朝廷的钱银,今年春雨比往年要少了足足五成,再生水灾的可能性并不高……

    这次女帝站在了袁文训这边。

    “可还有事?”等两人退回去,女帝便问道。

    如果没事,廖福会照例宣一下“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之后便会退朝。

    “圣上,老臣,有本启奏!”却见贾临博之后第四位,一留着山羊胡的老臣走了出去。

    此人,都察院左都御史,田文卫!

    “爱卿所奏何事?”女帝见田文卫双手拖着走着,问道。

    “老臣,要弹劾大内总管,周安!”田文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