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四百七十五章 回宫-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七十五章 回宫

    这段日子可真是苦了小亭子了。(www.k6uk.com)

    小亭子比周安还小两岁,却在跟随周安后权柄越来越重,直至做到了代为掌管东厂的地步。

    周安神隐初期还好,毕竟那时候周安还在京城,什么事小亭子都可以回宫跟周安禀明,可之后就不行了,周安离京南下越州,这一走就是大半个月。

    这大半个月,小亭子承受了几乎不能承受的压力。

    传闻周安死了。

    朝中某些重臣开始明里暗里打压东厂,不说周安,单单是小亭子遭受的弹劾,都不下十几次了,女帝那边也不对劲,对东厂好像没以往那么信任了。

    周安是天罡宗师,更被女帝视为头号心腹。

    小亭子则比不了,他境界只是先天,而他并不是女帝的心腹,而是周安的心腹,还差着一层呢。

    所以,他执掌东厂这段时间,别提多难受了。

    甚至因言官弹劾,被女帝质询过,若不是现在锦衣卫跟东厂完全一条心,袁胜师保着他,说不定会出啥事。

    小亭子甚至能感觉到,女帝与周安的关系,似乎出现了某种变化,不然他也不至于这么难。

    一个太监,这种身份,只要皇帝力挺,天崩地裂都不怕!

    周安对小亭子有知遇之恩,对小亭子委以重任,小亭子也想要将局面维持好,不能给厂公丢脸,可,太难了!

    小亭子捶地痛哭。

    这段时间,真的是要死要死的。

    “起来说话。”周安手搭了一下小亭子的肩膀,而后便负手向桌子走去,同时还道:“来,告诉咱家,在咱家离开的这段时间,究竟有那些人给东厂使绊子,那些人攻讦了咱家……”

    周安说完话时,已经走到桌后,他将背在身上的大包袱解开,丢在桌子上,而后坐下,稍微一瘫,脑子枕着椅子靠背,舒服!

    真是累的不行。

    他会乾京,没直接回宫,而是先来了东厂衙门,一是为了先了解一下最近一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而是要在东厂歇歇脚。

    恢复恢复,拿出好的状态,再回去见女帝。

    “厂公……”抹泪的小亭子站了起来,快步到了桌前,从怀里掏出了小本本,翻开第一页,看了看才道:“厂公,在您离开的第三天,都察院右都御史便……”

    小报告,小亭子早就准备好了。

    他就是等周安回来,好告状!

    之前给周安的密信里,小亭子已经汇报过一些。

    而这次更全面。

    周安靠着椅子,闭上眼睛,听着小亭子说,也没去看小亭子的小本本,小本本里不可能记录的太详细,细节之类的,还是得靠小亭子记忆口述。

    小亭子一边打小报告,一边向周安打倒苦水,期间又被气哭了两次。

    他不是那种爱发牢骚的人。

    他也不爱哭。

    可见,最近他是活的多难。

    幸亏他本就知道周安没事,只是秘密离京办事了,若他不知道,也跟其他似的,以为周安重伤一直没好,甚至怀疑周安死了,那他早就崩溃了。

    没了周安,东厂被朝臣推翻的可能性极高!

    而推翻东厂的必要条件,是给东厂定罪,只要定罪……小亭子就得掉脑袋,他首当其冲。

    他足足说了一个时辰。

    不仅仅是告状,也将朝堂局势说了一遍,还有,关于各地造反的情况,朝廷处理进度等等,也向周安做出了汇报。

    “老帅最近……做了什么?”周安最后问到了李广山。

    “月初时中州军便开始扩军,老帅亲自负责新兵操练之事,再就是朝堂上,都察院、刑部、吏部都有人递了折子,弹劾东厂,含沙射影的想要害了厂公您,都是没听说老帅就此说过什么,而其他将军……目前袁将军在军伍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主要是因为,许多新调任的将领,是从神策军、天策军中选出去的……袁将军也被攻讦过,但都不了了之,现在没人动得了他……”

    朝堂就是如此,从一个点开始,总会引出一片错综复杂的关系。

    所以,周安明明问的是李广山,可小亭子说的却不仅仅是李广山。

    “嗯,行了……”一直闭目的周安睁开眼睛,“咱家知道了,你先去吧,不要让人来这里,不要让人知道咱家回来了,两个时辰后咱家会回宫。”

    “是,小的告退。”小亭子躬身退去。

    书房里就剩下周安一个人。

    他也没其他事。

    呆两个时辰,就是,要睡觉。

    ******

    三更天。

    夜深人静之时。

    圆月孤悬,朦胧的月光在大地上泼洒下一片银白,戒备森严的皇宫,笼罩在一片静谧之中,这个时间,该休息的,基本都已经休息了。

    自从袁胜师入天罡之后,乾京城便变得无比太平。

    这家伙坐镇乾京的威慑力,已经直追当初了康隆基,甚至有所胜之,因为当初康隆基还活着时,受吴绪宽牵制,他几乎不会离开女帝。

    袁胜师则不同,他成天进进出出的。

    因掌握御剑飞行神通,他能够守护的范围,已经不仅仅是皇宫,没有人赶来作死,因为根本就跑不掉,跑的再快,也不可能快过御剑飞行。

    皇宫深处。

    乾武宫。

    “什么人?”屋檐上突然响起低喝,森寒的重弩箭直接对准了突然出现的身影。

    “是咱家。”出现在屋脊后的周安,横眉道。

    周安还是那副身披黑袍背着一个大包袱的样子。

    屋顶暗处闪出了两道身影。

    “是大总管!”

    “参见大总管!”

    是两个神策军暗哨,他们本就知道周安化解了金火虫之危,虽然不清楚周安是什么时间离开皇宫的,但至少能推测出,周安不是在闭关就是出去办事了。

    所以,虽然对突然出现的周安表现出了惊讶,但称不上震惊。

    “不用管咱家。”周安说了一声,便化为黑烟消失了。

    其实他是故意被看到的,不然以他对皇宫地形、以及对神策军暗哨布局的了解,绕开他们直达女帝寝宫外,并不是问题。

    他主动现身,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罢了。

    大内的人,本就知道他没事。

    女帝寝宫。

    院子里各处都站着小太监,十余个老太监的气息隐藏在暗处,还有大量神策军暗哨。

    寝宫里还亮着烛光。

    台阶上,突然飘起黑烟。

    周安突兀出现,好似瞬移而来。

    守在门口的两个长随太监都一惊,周安扫了他们一眼,在他们发出声音前,抬手比划了一个“嘘”的动作。

    两个小太监跪在了地上,倒是没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