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五十章 召集众将,宣密旨!

    周安对朱捷详细吩咐了一番,并只给了他半个时辰的准备时间。(www.k6uk.com)

    半个时辰足够了,因为要朱捷办的事并不复杂,就是容易走漏风声,容易被呼延金怀疑,这就考验朱捷的能力了。

    这家伙能力还是有的,在毛州领兵多年,若无资历,他朱家再有人脉,也不可能将他送上一方领兵大将的位置,朱捷家族并不是吴绪宽派系的人,他爹之所以只做到兵部侍郎的位置就退下了,与“乱党”祸乱朝堂有很大关系。

    朱捷怀着激动的心情,领命离开。

    朱家鼎盛时期,是在他爷爷那一代,他爷爷做到了刑部尚书,当时朱家在乾京也堪比几大世代皆由人为重臣的名门望族了。

    但到他父亲这一代就不行了。

    到了他这一代,更不如之前。

    他虽是从一品武将,但已经远离东乾权利核心,毛州又是地广人稀的小州。而且在朝廷内到了高位后,决定地位的根本就不是品级,而是职务!

    亲王是超一品,乾京多少闲散王爷,地位不见得比一个六部侍郎高。

    而内阁大学士的官衔,才正四品而已!却是天子近臣,一群一二品的重臣,打破脑子都想要这正四品的职务。

    恰逢朝廷有了大的“变革”。

    朝堂上的新老势力被洗牌。

    朱捷自然是想要乘势而起!

    他还“年轻”,地煞圆满的境界,如果将来没有伤病,他至少还有三十四年的政治生涯,无论多高的职位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是可以期许的。

    朱捷知道,此次得大内总管周安密谈,是他的机会!

    大腿是必须要抱的!

    他必须要办好今夜之事。

    朱捷离开。

    周安又让监军总管李公公离开,让他去准备。李公公手下也有一些人手,几个太监,还有一小队护卫,虽起不到大作用,但聊胜于无。

    而且他可以帮着朱捷遮掩一二,确保朱捷顺利办事。

    周安在桌边桌下,缓缓舒了口气。

    很累!

    清理叛徒呼延金,是计划之外的事,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他确实是要先来小越城一趟,却不需要对呼延金隐瞒。

    现在却多了一步。

    而他明日一早就得出发,前往越山之巅,与枪绝乔仲的绝对周安是不想错过的,所以,今夜他还有多少休息时间,他自己也不知道。

    白小葵上前来,为周安斟茶一杯,而后绕到周安身后,为周安揉肩。

    “公子,您累了吧?要不先歇歇?”白小葵捏了几下,便爬在周安的背上,歪头道。

    “不歇了,误事。”周安道,又歪头看了看白小葵,摸了摸白小葵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午夜,小越城虽灯火通明,却一片寂静。

    除了些许兵将巡逻的脚步声,倒也听不到其他动静,这个时间,该睡的都睡了。

    都督府中院,极为宽阔,能看到士兵站岗,倒是没其他人。中院无人居住,因为这里是正房是议事所用,非居所。

    “白大人。”

    “白大人。”

    白小葵突然出现在中院北拱门外,她带着一群装扮神秘的黑袍人进入中院,站岗的兵将多恭敬问候,却不知白小葵大晚上的带人瞎转悠什么。

    中院里刚好有一队巡逻兵经过,还有以身穿重甲的大胡子中年武将跟着。

    此人乃是越山卫的一员偏将,名为诸葛虎。

    他就是今夜负责都督府安全的将领,正带人巡视。

    “白大人。”诸葛虎见白小葵带人过来,也不知是为何,赶忙上前相迎。

    “嗯。”白小葵应了一个鼻音,带人直奔议事堂。

    “白大人,您留步……此乃军机重地。”诸葛虎想要拦下白小葵,不是他多胆大,而是战争沙盘,还有大量情报资料,全都在议事堂内,无论什么身份,都不可擅闯。

    “去传告呼延金在内,所有从三品以上将领。”白小葵瞥眼看向诸葛虎连道,“就说,本官要宣读圣上密旨!”

    诸葛虎脸色大变。

    之前他们私下里就猜测过,白小葵可能是为了躲避圣母才来小越城的,但也有人说,白小葵可能是有其他任务,说不定是来干嘛的。

    果然有事。

    白小葵竟是携女帝密旨而来。

    诸葛虎不敢再拦白小葵,抱拳拱手道:“卑职这就去。”

    他马上去安排人传信。

    白小葵带人推开了议事堂的大门,进去了,议事堂内马上便变得灯火通明,白小葵又出来了,负手站在门口,等待着。

    很快,都督府内的灯全都亮了。

    众将领一个个先后带人前来,有的甚至便走变穿衣服,白小葵竟是来传旨的,他们自然不敢耽搁怠慢,若是落得一个对圣上不敬的罪名,是要掉脑袋的。

    已经有十几个将领到了,全都聚在台阶下,小声议论,却不敢向白小葵询问什么。

    呼延金姗姗来迟,也不知道为什么来晚了,他身边还带了些许亲兵,每个将领都不是一个人来的,都带了亲兵。

    呼延金也没问白小葵要宣什么旨。

    因为本就不能问,除非他与白小葵私交好,可以私下里问,但他与白小葵并无私交。

    呼延金皱着眉。

    他已经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并不是觉得自己与云肃王勾结的事被发现了,而是想到,因为战事不利,朝廷可能将他撤职查办。

    但他又觉得,朝廷不该这个时候对自己动手。

    主力军大败之事,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朝廷要临阵换帅,早就换了,不会等到今天。

    何况,撤他职真的需要这么神神秘秘的吗?

    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

    该来的基本都来了,没来的要么是有任务在身,要么是不再小越城,倒是有一个人,一没任务,二就住在都督府,却没来。

    正是朱捷!

    可这节骨眼,所有人心思都在白小葵身上,倒是没人注意到。

    “呼延将军,人可曾到齐?”白小葵见差不多了,便问呼延金。

    “十之。”呼延金大略看了一下后道。

    其实他根本就没细数,这不重要,他就想要快点知道,密旨到底是什么内容。

    白小葵点了点头,而后向前一步,手一抖,一个金灿灿的布卷便从她袖子里滑了出来真的是圣旨!

    “五州联军众将接旨!”白小葵宣道。

    院子里所有全部双膝跪地,垂头。

    白小葵将圣旨打开,高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朕任命内廷司礼监掌印太监、东缉事厂提督太监周安为漯州、潭州、巴州、越州、毛州等共五州行军总管,辖制五州兵马,五州联军众将需全力配合周安行事,以保周安安危,特赐周安便宜行事之权,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