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两百九十六章 要突破?-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九十六章 要突破?

    一下子就安静了。(看啦又看)

    白小葵依旧在给周安捏肩,净土圣母坚持要向周安嘴里送菜,周安斜眼看着门口。值得一提的是,白小葵也穿着宫女裙。

    这是在去见女帝前,周安让白小葵换上的。

    一是为了保密,任何陌生人去见女帝,都可能走漏消息,但如果是陌生的宫女就问题不大了。

    还有就是,去见女帝,得穿的得体,不然有失体统!

    高宏的大笑声戛然而止,转身便出去了!

    这次连“打扰了”都不说了。

    “你们先吃吧。”周安说了一声,便起身向外走。

    高宏出了大殿,站在院子里,仰头看向天空,一脸惆怅。

    妈蛋,自己活的还不如一个太监!

    高宏当然没有轻视周安的意思,只是他一想起自己家里的那个母老虎,就一阵心酸。更何况,他知道伺候周安吃饭的还不是一般人。

    另一个看起来很年幼的小宫女,他不认识。

    但那个成熟的,他知道,是净土圣母!

    堂堂天罡境宗师,在江湖上凶名赫赫具有极高威名的净土圣母,都被周安治的服服帖帖……高宏又想了一下家里的母老虎,便感觉胸口有些疼。

    一个太监都能将净土圣母这种凶残的女人治的百依百顺。

    自己这是咋活的?

    到底谁是太监?谁是七尺男儿?

    心累。

    “老高,有事?”周安从大殿里走出来,走到高宏近前。

    高宏回身看周安,他伸手按住了周安肩膀,用力拍了两下,神色很复杂。

    “咋了?”周安挑眉。

    “小安子啊……爷们,你,纯爷们!”高宏对周安竖起大拇指。

    “你咋了?咋这么奇怪?”周安一脸不理解,又道:“对了,你别误会,那两个宫女,净土圣母你知道的,她现在被我看押,所以巴结我……”

    周安觉得自己还是得解释一下,不能让高宏去瞎说。

    绝不能让女帝听到风声。

    “另一个,你应该听说过,杀了青莲魔尊的白小葵,已经归顺朝廷,我刚带她从圣上哪儿回来,圣上封了她八御,以后你们也算是同僚了……”

    “给你捏肩那个?”高宏张了张嘴,问。

    “嗯,就是她。”周安点了下头。

    高宏伸手捂了一下心口。

    “你咋了老高?你没事吧?是不是病了?”给周安都搞紧张了,这种关键时期,身为神策军都指挥使的高宏,是不能有任何问题的。

    “没事……没事!”高宏摆了摆手,对周安挤出笑容,“小安子,你先吃饭吧,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来转转,你先去吃吧,别管我,让我一个人走走……”

    高宏说完转身便走。

    “哎!”周安想要叫住高宏。

    高宏却脚步很快。

    周安有些摸不着头脑。

    神经病啊!

    莫名其妙!

    回到大殿里,周安继续吃喝。

    他也没再折腾白小葵,虽然让白小葵一下子有了如此高的官职,周安是有些不放心的,但他也知道,短期内,白小葵对自己的态度,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

    还是得日久见人心。

    周安最担心的是,一旦白小葵跟女帝走的太近,突然有一天,她会去求女帝,向女帝说明黑死丹的问题。

    这是周安最怕的!

    他得防着点。

    ……

    饭后,周安带着白小葵秘密离开的皇宫,来到了东厂衙门。

    大事在即!..

    周安不得不做出一些特殊的安排。

    还得带白小葵熟悉东厂各项事务。

    原本,白小葵是东厂密侦卫指挥佥事,这是仅次于密侦卫指挥使以及指挥同知的职务,也就是说,白小葵在密侦卫里的位置,应该是次于唐鸿飞与徐开泰的。

    但现在,女帝封了白小葵大内八御!

    这可是正一品!

    周安还必须得用她,得让她知道东厂内部的情况,而只要这样做,短期内,白小葵就会很自然的成为东厂内的二号人物。

    仅次于周安。

    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所以周安必须要安排好,要权衡利弊,在东厂内给白小葵合适的权利,也要给她足够的牵制。

    其实周安对白小葵还是非常信任的,但他毕竟是用黑死丹控制白小葵,白小葵心里不可能没疙瘩,他更无法保证,自己现在就给白小葵解毒,白小葵是否会直接离去。

    如此种种,使得周安不得不谨慎一些。

    ……

    黄昏时分。

    周安带着白小葵回到宫内,他让白小葵先回了宁安苑,而他则独自去乾武宫汇报情况。

    下午他在东厂的这段时间,便源源不断的收到情报。

    关于川河军。

    正如吴绪宽早朝上所说的那样,川河军在中午便拔营而去,远离了乾京城,不过大军行动不会太快,就算给川河军一天时间,也到不了一百里外。

    川河军的行动,是被全程监视的。

    周安向女帝汇报了情况,并在日落前回到了宁安苑。

    才进大殿,周安便看到净土圣母趴在地上,嘴角流血,一动不动的,一侧脸颊也肿了起来。白小葵则坐在桌边喝茶。

    看起来是又打架了!

    挨打的自然是净土圣母!

    不过周安估计,肯定是净土圣母犯贱,撩拨白小葵来着。

    “公子。”白小葵见周安进门,便站了起来行礼。

    “又怎么了?”周安问了一句,走过去拉起净土圣母,给净土圣母解开了穴道。

    “小太监,呜呜呜呜,她欺负我,你看她把我打的,呜呜呜呜……”净土圣母直接扑到了周安怀里,一边哭一边告状。

    “能别呜呜吗?你是火车吗?”周安斜眼道。

    净土圣母并不知道火车是什么东西,继续哭,哭的那叫一个伤心,那叫一个可怜。

    她还在周安身上噌,手臂抱的极紧,一双大白兔在周安身上挤的变形,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想让人去疼惜的悲伤。

    周安神魂动摇!

    非常强烈!

    周安感觉到了,似乎是净土圣母对神魂之力的直接运用能力,变得更强了!由此神魂攻击也变得更强,对周安的媚惑达到了全新的高度。

    嗡!

    周安身体一震,身上猛的爆发起强烈的气息波动。

    不受控制。

    《化龙经》竟然开始被动的大周天运行,内力在经脉中奔腾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是……

    要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