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两百九十二 直接就怂了-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九十二 直接就怂了

    看到康隆基,没有人不大吃一惊,包括李广山!

    前些天,李广山也是看过卧床不起的康隆基的,在康隆基面前,李广山也是小辈,康隆基还拉着李广山的手,对他叮嘱了很多,李广山当时就知道,康隆基真的是要不行了。(看啦又看小说)

    一般人卧床不起即将逝世,若有神医治疗,说不定还真能救起来,续命一阵。

    但康隆基可是天罡境大宗师。

    他能活一百多岁已经是本事了,身体状况差到需要卧床,这自然是已经回天乏术。

    因此李广山也无法理解,不敢相信。

    更不要说吴绪宽!

    满朝文武进入大殿。

    “上朝!!!”康隆基中气十足的尖声宣道。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文武大臣皆跪地向女帝请安。

    “众卿平身。”女帝道。

    “谢圣上!”众臣起身。

    似乎没什么不同,与往常一样的流程,但满朝文武所有人的心境都不一样,尤其是吴绪宽,他感觉到自己恐怕已经迎来,此生最为危险的时刻。

    康隆基要死了,虽然不知道他今日为何能站在朝堂之上,但吴绪宽不相信,康隆基之前是装的,他一定是用什么方法,或是某种禁忌之法,才能如“起死回生”一般,回归朝堂。

    最近,出了这么多事。

    尤其是昨日中午,川河军抵达了乾京城外。

    在这个节骨眼上,康隆基突然来上朝,虽然脸色不太好,但中气十足,一副跟半个月前并无区别的样子……这或许不是一种巧合,至少吴绪宽是如此认为。

    原本,康隆基在朝堂上虽有震慑力,但也只是能让吴绪宽不那么过分而已。

    可今天,康隆基的震慑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因为谁都知道,康隆基是天罡大宗师!

    谁都知道,康隆基这个人真的是什么都干的出来!他当年将神都女帝所有男宠全部杀光的事,可是轰动了朝野,轰动了天下!

    就因为他觉得,男宠误国!

    女帝的男人他都干杀!没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而现在,他是将死之人。

    他为了帮神昭女帝平复朝堂之乱,说不定会干出什么!

    他虽然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但他若是不顾后果的跟吴绪宽拼命,吴绪宽知道,自己胜算极低,虽然他也明白,康隆基在怎么样,也不会轻易在朝堂上就对自己动手,因为女帝在场,一旦打起来,女帝就危险了。

    而且,吴绪宽明白只要自己死在朝堂上,那乾京城必然大乱,大半乾京城的兵将都要哗变,从而引发天下大乱,这肯定也不是康隆基或女帝愿意看到的。

    因此,这是下下策。

    康隆基不会轻易出手,但……若是逼他,不给女帝退路,他肯定会出手!

    大殿内归于寂静。

    按照正常流程,此时康隆基应该宣“有事启奏,无本退朝”,但康隆基没宣。

    坐于高台的女帝扫视着下方,突然起身,负手开口道:“吴阁老!”

    直点吴绪宽!

    “微臣在。”吴绪宽上前一步,面无表情。

    “前日夜里,川河军离开高阳县,并于昨日中午抵达京城西门外,不知你有何解释?”女帝直接质问道。

    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昨日没上朝。

    为了安全起见,昨日女帝没敢上朝,而且昨日上午时,川河军还没到,女帝不知道吴绪宽到底是要干什么,康隆基也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周安还在闭关炼丹。

    种种原因,使得女帝昨日休朝了。

    昨日情况已经危急到城内有了大战将至的气氛,而女帝唯一的应对手机,就是调动白江军!白江军是昨日下午抵达乾京城外的。

    不过!

    白江军没去西门外与川河军对峙,而是去了东门外。

    这是李广山分析了诸多可能性后,决定的!

    他觉得,若白江军也去西门,离得川河军太近,很可能中了川河军的计谋,而且,关键是,乾京西门是由吴绪宽控制的,也就是说,吴绪宽可以直接放川河军进城。

    川河军只需要安排少量兵力断后,就可让大部队进京城,再关闭城门,将白江军堵在外面。

    白江军若从西门攻城,根本就打不下来。

    因此李广山认为,让白江军去东门更加稳妥,目前东门是由女帝控制的,或者说,守东门的将领,已经投靠了李广山。

    如此,假若川河军突然从西门进城,白江军就可以直接从东门进城。

    这会形成一种制衡。

    导致吴绪宽不会轻易让川河军进城,因为一旦两方大军全都进城,吴绪宽并无优势,而皇宫有神策军、天策军镇守,他根本就动不了女帝。

    ……

    “启禀圣上,微臣也是昨日晚些才得知川河军离开高阳县之事,正想向圣上禀明此事……”吴绪宽拱手道,他直接就将自己摘干净了!

    怂了!

    他原本的计划,定然不是这样的。

    但康隆基突然上朝,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不得不低头!

    “哦?是何原因?”女帝威严问道。

    “回圣上,微臣昨日夜里已派人前去川河军大营问询此事,据悉,川河军是在初春操练,昨日不过是路过乾京城外,暂时扎营休整,今日午时便会离开……川河军一直都有在初春时行军操练的传统……”

    吴绪宽简直睁眼说瞎话。

    “哦……原来如此,朕知道了,吴阁老,既是如此,那你便代朕传旨,命川河军于明日清晨前,撤到乾京城八十里外……”

    “臣遵旨!”

    毫无冲突!

    非常和谐!

    一个睁眼说瞎话,一个装傻装糊涂!

    川河军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其实女帝完全可以“得寸进尺”一些,让川河军滚回川河,但想想也是不可能的,由于白江军也在城外,川河军已经成为了吴绪宽的底限。

    若真将川河军调走了,十万白江军入城,吴绪宽就完了!

    谁都明白这一点。

    因此,女帝不会去碰吴绪宽的底限,她要是真提了,吴绪宽肯定会答应,等下朝之后,吴绪宽就会反悔,找理由不执行!

    女帝又坐下了。

    “有事启奏,无本退朝!”康隆基尖声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