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两百九十一章 该死的贱婢-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九十一章 该死的贱婢

    后半夜,皇宫大内。(Www.cmeonadhd.com)

    宁安苑。

    周安带着白小葵快步进院,因为有周安领着,白小葵一身江湖人的打扮,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宁安苑大殿门口,小亭子不在,不过有两个小太监守着。

    大殿里烛光还亮着,净土圣母显然是还没休息。

    “参见总管!”见周安回来,两个小太监都跪在了地上。

    周安没理他们,带着白小葵直接推门进屋。

    灯火昏黄的大殿内,桌子上摆满了残羹剩饭,说是残羹剩饭,其实也极为丰盛,鸡鸭鱼肉山珍海味,足足十八道菜。

    桌边的净土圣母正在喝茶。

    她显然是早就吃完晚饭了,或者说夜宵,只是没叫人将食物撤下去。

    见周安进门,净土圣母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太监你总算回来了!”净土圣母有些生气的嗔怪道,“你这小没良心的,幸好还知道回来,不然这长夜漫漫……”她可能是想要说写什么荤话,但没继续说下去,因为她注意到了,有人跟着周安进了大殿。

    “呦,来客人啦!”净土圣母笑脸如花,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要上前迎接。

    但她马上便发现了不对劲。

    来人虽然身穿长袍头戴斗笠,好似一个个头不高的男人,但身形给了她很强烈的熟悉感。

    她向门口才走了几步便又停下了,看了一眼周安,又看那身影,脸色骤然一变。

    只见那人,也在此刻摘掉了挂有纱帘的斗笠,露出了秀美的脸。

    “白小葵!你这贱婢!竟然还敢出现在本尊面前!”净土圣母直接就炸了,冲向白小葵,要跟白小葵拼命的样子。

    净土圣母从周安身旁经过。

    周安一把抓住了净土圣母的手腕。

    “放开我,让我杀了这个贱婢,放开我……”净土圣母一边挣扎一边激动的叫着,对白小葵破口大骂,“白小葵,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亏得本尊那般信任你……放开我……”

    净土圣母做出了不符合她性格的事。

    跟个泼妇似的!

    也不知她是真的这么气,还是装的。

    周安就拉着净土圣母的手腕,也不劝她,净土圣母激烈挣扎,对着白小葵的方向抬腿伸胳膊,一副要对她踢打的样子。

    “放开我!小太监你放开我……该死的贱婢,你感背叛圣教,本尊诅咒你……放开我……”净土圣母好似真的疯了。

    白小葵就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净土圣母在自己身前一丈外撒泼。

    净土圣母挣扎着,一会儿骂白小葵,一会儿让周安放开,似乎铁了心的要跟白小葵拼命。

    “放开我……”

    “好吧……”

    净土圣母又一次叫喊,周安便成全了她,放开了手。

    净土圣母跟脱缰的野狗似的,扑向白小葵!

    啪!

    嘭!嘭!嘭!嘭!嘭!

    白小葵先甩手给了净土圣母一巴掌,而后又闪电出手,连击净土圣母身上穴道,将净土圣母定住了!净土圣母保持着抬手要抽白小葵、自己的脸却歪向一边的姿势,不动了。

    可怜啊!

    周安拉着她,是为了保护她,她被封了经脉,不可能是白小葵的对手,上去那是找抽!

    可净土圣母却跟疯了似的,什么都不管不顾。

    幸好周安提前跟白小葵说了情况,跟白小葵讲清楚了,不然的话……白小葵一剑杀了净土圣母都有可能。

    “哎!”周安叹了口气,也没管被定身的净土圣母,道:“小葵,随咱家来。”

    说着,他就向大殿东侧走。

    “是!”白小葵答应一声,紧跟上了周安的脚步。

    大殿东侧有一扇门,门的那边是东偏殿。

    “小葵,你今夜便在这里休息,咱家一会儿会叫人给你送来衣服,你若是要洗澡,也可叫人送水来……咱家明日早朝后便带你去见圣上。”周安带着白小葵进入东偏殿,一阵交代。

    东偏殿与正殿是相通的,但实际上也可以独立使用,东偏殿的南面也是有进出的大门的。

    周安原本是可以直接带白小葵进偏殿。

    他之所以带白小葵先进大殿,绕过去,就是因为净土圣母还没睡,所以他想让两人碰上一面,看看会发生什么,如此好有一个心理准备。

    安排好白小葵,周安又一个人回到大殿,走到大殿正门外,对着小太监一阵吩咐。

    都吩咐好了,周安这才重新回到大殿里,关上门,而后才看向就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净土圣母。

    走过去!

    啪啪啪!

    周安为净土圣母解开了穴道。

    “她欺负我!小太监你管不管?!你看她都给我打肿了?”净土圣母直接就开始告状,捂着脸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还又将手拿开,让周安看脸上的青肿。

    真的好可怜!

    那眼神,那神情,那口气。

    周安甚至都有些心疼净土圣母了。

    然后他就反应了过来。

    净土圣母是故意的!

    她从一开始就是故意的,气是真的气,但她不傻,明知道经脉被封不是白小葵的对手,还向上冲,跟找死没区别。

    她故意这么做,故意让白小葵伤害她。

    因为她知道,周安舍不得她死,所以她相信,白小葵不可能杀了自己,周安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被打了,就找周安告状,发动精神攻击。

    周安若信了她,可怜她,就会进一步沉沦在她的媚功之中,还可能因此惩罚白小葵,如此净土圣母就达到了挑拨周安与白小葵关系的目的。

    可谓一石二鸟!

    周安是服的!

    净土圣母不愧是净土圣母,她看到白小葵,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反而在极短时间里,就想到了该怎么做,才对自己最有利。

    “哼!还不是你自找的,被打了也是活该……”周安冷哼一声,负手向床榻走去,“咱家要休息了,你别吵,不然别怪咱家……”

    净土圣母直接就不说话了。

    她可不想又被周安塞床底下。

    ******

    新的一天。

    即将上早朝。

    恢宏的大殿外聚满了文武大臣,除了一些零零散散站着的,大体是分为两伙人,要么是聚在吴绪宽身边,要么是聚在李广山身边。

    铛铛铛……

    钟声响起。

    满朝文武在门外列好了队,而后依次进入大殿。

    吴绪宽与李广山并排走在最前。

    才进入大殿,吴绪宽便脸色巨变。

    因为他看到,女帝坐于高台之上,而在女帝身边还有两道身影站立,右边是周安,而左边……是康隆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