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两百七十七章 暴君?-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七十七章 暴君?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吴绪宽不紧不慢的看完了供词,杨德庸在供词中一共留了八处“假招供”,这些假招供都是调查起来不容易,短期内无法调查出结果,或者是容易被人忽略,不用查就以为是真的,但知情人很容易就可以戳破的!

    吴绪宽,就是知情人!

    朝堂上议论声不断,李广山这边的文武大臣都面露喜色,吴绪宽那边的很多都露出了“大事不好”的表情。(看啦又看♀小说)

    只有吴绪宽身旁,极少数人,知晓内幕,气定神闲。

    “吴阁老可还有疑问?”女帝威严开口。

    “圣上,这份供词是假的!”吴绪宽直接扬起手,对女帝晃了晃那叠纸。

    “假的?”女帝说着豁然起身,喝道:“你是说,朕在骗你?”

    “吴绪宽,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诽谤圣上!”李广山马上跟着开口,给吴绪宽扣帽子。

    “圣上,微臣并非此意!”吴绪宽一脸镇定的高声道,“微臣的意思是,这份供词错误百出,分明是有人编造,就算非故意编造,杨德庸也是被屈打成招!当不得真!”

    “错误百出?”女帝沉着脸问。

    “没错!”吴绪宽声音一重,“在这份供词中,杨德庸曾招认,他在五年前曾挪动户部三万两白银,用于为叔父修建陵园,并在老家江州罗布县强占大片天地,可据微臣所知,杨德庸叔父虽已近九十高龄,可还活着呢!杨德庸也从未给叔父提前修建过陵园,此事只要派人去罗布县,一查便知!”

    “还有这段,杨德庸招认,七年前他曾向当时的户部主事邱柏生索取五千两黄金的贿赂,并答应举荐邱柏生为户部右侍郎……然而,七年前杨德庸也才是一个户部主事而已,他还不是户部左侍郎,又如何向上举荐邱柏生?给邱柏生保官?”

    “杨德庸还招认,两个月前,他曾安排人将贪污受贿得来的近百万两白银,分批运出乾京,负责此事的是他府上的老管家杨忠,杨忠在办完此事就便不知所踪……可据微臣所知,杨忠两个半月前便死了……”

    一桩桩一件件!

    吴绪宽似乎什么都知道。

    大殿内只有吴绪宽的声音。

    双方人脸色都出现了变化,完全反过来了,支持吴绪宽的朝臣不仅仅松了口气,有的甚至还露出了隐晦的笑容,心中又升起了对吴绪宽的敬佩!

    支持女帝的朝臣,则脸色都很不好看,甚至有些慌。

    女帝沉着脸,听着吴绪宽说,她的呼吸有些乱了,手也有些抖,神色看起来依旧强硬,但谁都能感觉到,女帝身上所散发的不安。

    康隆基不在。

    少了“守护神”的女帝,是显得那么无力!

    吴绪宽说了那么多,女帝竟然一句反驳,一句打断都没有!

    周安站在偏殿门口,通过门缝向大殿内偷看,他看到了女帝的脸色,心头不由赞叹了一声,好演技啊!进步很大嘛!

    回想起刚刚穿越过来,第一次见女帝时,女帝甚至连做什么决定,都要回头看康隆基,问康隆基的意见。

    现在的女帝,终于像是一个帝王了!

    成长了,有城府了!

    吴绪宽连说了四五件供词中的错误,而后便不说了,其实后面还有,但他并没有全都说出来的必要,他只需要证明这供词问题很大,就足够了!

    而现在,都不需要去证明,谁都知道,这供词问题太大了!

    “圣上,就这一份错误百出的供词,如何给杨德庸定罪?!”吴绪宽说着甩手将供词撒了出去,十多页供词被甩的老高,又散落飘洒而下。

    吴绪宽不曾动弹,盯着女帝的双眼。

    “圣上,你还觉得这供词不是编造的,或屈打成招吗?”吴绪宽连声喝问:“微臣再斗胆问一句,圣上所说杨德庸罪证,究竟是何证据?这份证词是不是镇抚司交与圣上?镇抚司对杨德庸屈打成招,逼得杨德庸胡乱说话,究竟是何居心?”

    “这份供词……”女帝开口。

    “圣上!”吴绪宽猛然跨前一步,根本不给女帝辩解的机会,“您为天子,怎可出尔反尔?杨德庸被罢官之后,便是无罪之身,这是您定的,您为何又无故命锦衣卫将他抓回,并屈打成招?!”

    吴绪宽三言两语的,竟然把杨德庸被屈打成招的帽子,扣在了女帝的头上!

    如果这件事做实了,女帝的问题就不仅仅是无能与失德了,她很可能因此背负上历代帝王最不愿意背负的骂名,最不能背负的骂名——暴君!

    皇帝如果是一个暴君,搞的天怒人怨,那从大义上来说,可天下共伐之!

    何况神昭女帝身上本就“黑点”很多,比如她是女人,她的皇位来自于神都女帝,而神都女帝是篡位登基的!

    她登基后也没有什么作为,虽然明眼人都知道,是吴绪宽在扯她后腿,可天下人不见得会如此认为。

    更何况,女帝无法铲除奸党,本身就是无能的表现!

    这会让更多人认为,她不适合当一个皇帝!

    女帝似乎被怼的说不出话了,供词有问题,而且问题极大,虽然她可以将责任推卸给锦衣卫,但那就等于放弃锦衣卫,更何况,她已经承认了,是她让锦衣卫抓的人!

    无能,不能明察秋毫,亲小人远君子,纵容手下对人屈打成招,栽赃陷害……任何一条单拎出来,都会给女帝的声誉造成极大打击!

    “大胆!好你个吴绪宽,竟敢攻讦圣上,对圣上如此不敬,你该当何罪?!”

    李广山突然爆喝,指着吴绪宽鼻子骂。

    吴绪宽斜眼看向李广山,李广山刚复出时,他对李广山还很客气,可经过这一个多月,这么多事,两人早已恩断义绝。

    “李尚书!本侯何时对圣上不敬?”吴绪宽连道,又看向女帝,“圣上若是明君,我吴绪宽自当竭尽辅佐,可你看看,你看看这天下,灾民无数,造反不断,你再看看这朝堂!佞臣当道,不是栽赃陷害,就是搬弄是非……”

    “吴绪宽,你把话说清楚!”李广山打断了吴绪宽的话。

    因为他感觉到了,再让吴绪宽说下去,吴绪宽肯定会来一个长篇大论,全方位否定女帝,然后请女帝退位……

    “李尚书,你不能不让人说话吧?”

    “你身为臣子……”

    “本侯为朝廷尽忠数十载……”

    两人吵了起来!

    “够了!”女帝突然尖喝。

    大殿内一下子安静了,所有人都看向似乎要崩溃的女帝。

    “宣!杨德庸进殿!”女帝就说了这一句,而后便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落座在龙椅上。

    “宣!杨德庸进殿!”张公公高声传道。手机用户浏览m23wxwcc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