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两百三十三章 白小葵与宁亲王-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三十三章 白小葵与宁亲王

    宁亲王个头不高,长得肥头大耳的,眼窝较深且发黑,一副常年纵欲过度的模样。(www.k6uk.com)

    谁都知道宁亲王是一个废物,但他自出生便被立为太子,足足当了四十多年的太子,才在宣宗皇帝驾崩后,被孝敦皇后废掉,按道理来说,他才是皇位的正统继承者,绝对的“根红苗正”,所以哪怕他是一个废物,吴绪宽也要请他进京做皇帝,净土教亦要供着他。

    “小葵姑娘来啦。”宁亲王安坐在桌旁,见白小葵进来,露出的和善的笑容,一副慈眉善目宽厚长者的模样,但看向白小葵的目光,却充满了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白小葵将几盘糕点放在桌上,又笑道:“王爷,这些糕点都是小葵亲手做的,您快尝尝,凉了便不好吃了……”

    “呦,是吗?那可辛苦小葵姑娘了。”宁亲王笑道。

    两人说话的同时,吕震已经关好门,走了过来。

    不等宁亲王动手拿糕点,吕震先拿起了一块,一声不吭的塞嘴里吃了,而后便没了动静,他不说话,就说明糕点没问题。

    “你这是干什么?小葵姑娘还能害本王不成?!”宁亲王也是在等吕震吃完,才一副勃然大怒的模样,大声呵斥道。

    “是卑职多是事了。”吕震连忙对躬身认错。

    “碍事!”宁亲王又斥责了一句,这才看向白小葵,露出温和笑容道:“小葵姑娘,你可别多想,可不是怀疑你……来,让我尝尝。”

    宁亲王拿起了一块糕点,品尝了起来。

    “好吃吗?王爷。”白小葵问话的同时,绕到了宁亲王身后,开始给宁亲王锤肩。

    很主动啊!

    “嗯,好……”宁亲王点了点头,微微歪头向后一瞥,脸上笑容又多了几分。

    自从看到白小葵后,宁亲王便心痒痒的很,可一直只能看不能碰,他也不敢得罪净土教,毕竟现在是净土教护着他的性命呢,虽然净土教供着他,可净土教不让他碰的人,他是碰不得的。

    而现在,白小葵竟然主动接近宁亲王,这让宁亲王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

    宁亲王吃了一块糕点,又喝了一口茶水,再次点头赞叹:“不错,小葵姑娘的手艺,真不错!”

    白小葵在给他揉肩,他说着话,伸手攀上自己肩头,想要去抓白小葵的手。

    很熟练很自然的动作。

    白小葵却在此刻很自然的躲开了,盈盈挪步,又到了桌边,拿起了另一个盘子中的糕点,手托着递给宁亲王道:“王爷,您再尝尝这个。”

    “好好,好。”宁亲王忙不迭的答应,才说完,白小葵便已经将那糕点塞他嘴里了。

    这盘糕点吕震没验过。

    其实本就不需要验,净土教是不可能害宁亲王的,为了保护宁亲王,净土教可是已经死了几批高手了……吕震刚刚先吃糕点,也只是一种习惯而已。

    白小葵亲手喂了糕点给宁亲王,又端起茶壶,给宁亲王斟茶。

    而后她便有意无意的瞥吕震。

    宁亲王对这种眼神倒是很熟悉,他又喝了一口茶,而后瞥了吕震一眼,看似随意的慢悠悠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出去吧。”

    “卑职告退!”吕震马上躬身领命。

    这情况,吕震也是很熟悉。

    嫌他碍事嘛!

    出去时,吕震从白小葵身旁经过,眼中下意识的露出一丝丝鄙夷之色。

    白小葵这种女人,他见多了,看似高贵圣洁,实际上极为下贱,明明人尽可夫,偏偏要摆出一副欲拒还迎的姿态。

    这两天吕震也是开了眼界了,在他心里,这净土教里可以说尽是一些“男盗女娼”之辈,不愧是魔教,就连那净土圣母也不例外,堂堂天罡境宗师,却那般下贱,好似母狗一般,为了讨好王爷,什么本事都使,“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

    吕震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些。

    吕震出去了。

    等门关好,宁亲王颇为心急的去拉白小葵的手臂,想要将白小葵拉到自己怀里,白小葵却一甩衣袖,香风打在了宁亲王脸上,同时扭身挪步,在宁亲王身后绕了一圈。

    宁亲王连抓白小葵两次,却都没抓到。

    “王爷,您何必那么心急呢……”白小葵在宁亲王身后,凑在他耳边轻语道。

    这声音中,包含着极为特殊的颤音,听起来极有磁性。

    宁亲王霎时间便放下了手,端起茶杯呵呵笑道:“是本王唐突了。”

    “王爷,其实……自打小葵第一眼见了您,便被您的气度所吸引,不可自拔呢……”白小葵这是明着勾引宁亲王,宁亲王又想对白小葵动手动脚,白小葵再次躲了一下,有些哀怨道:“王爷您别这样……若是被圣母知道了,小葵性命难保。”

    “怕什么?!”宁亲王精神一震,很是霸气的一挥手,“小葵你尽管放心,你们圣母就算是天罡宗师,也不过是在本王身下承欢的女人罢了,只要你跟了本王,本王便能保你一世荣华太平……”

    这话让他说的,白小葵都想抽他!

    “王爷,您可别这么说,我们圣母她,是不敢对您不敬,可对小葵,那是能随意就打杀了,小葵又哪里敢与圣母争男人……”

    白小葵这话说的,太撩人。

    争男人?!

    宁亲王都激动了,站起身想要与白小葵说什么。

    “不过,假如……”白小葵马上又话音一转。

    “假如什么?小葵姑娘,你有话尽管直说,本王定当满足!”宁亲王马上道。

    “假如,王爷若能降服圣母,圣母定对您唯命是从,到时候小葵也……”白小葵没说下去,连都有些红了,一副有些娇羞的样子。

    “降服?你是指……”宁亲王不太确定的道。

    “王爷……”白小葵又绕到了宁亲王身后,凑在其耳边轻声低语:“圣母私下里可是与小葵说过,说倾慕您……可您年纪大了,圣母她有些得不到……可是很怨您呢……您若能对她……如此……一展雄风……圣母她也就……如此……小葵也就可以与您……”

    这段话说的,白小葵都觉得恶心。

    宁亲王也是脸色不好。

    因为白小葵跟他说,净土圣母觉得他“不行”!

    “王爷,您若信得过小葵,小葵这里有一味丹药,保证您吃了,就可降服圣母……此丹药不仅仅能让您一展雄风,甚至还能助涨您的功力,滋补的很……”白小葵说着,从袖中拿出了一颗黑色的丹药。

    这丹药,宁亲王自然不认识。

    白小葵却认识。

    因为周安昨夜给她的这丹药,是黑死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