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一百九十八章 神经病啊!-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九十八章 神经病啊!

    高台之上,两个小丫鬟陪在白小葵身边。(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白小葵写了纸条,交给了左边的小丫鬟,那小丫鬟拿着纸条到高台边上,手伸出珠帘,将纸条递给老鸨。

    老鸨当众展示了纸条上的内容。

    上面是两个字,新年!

    以新年为题来作诗,作词亦可。

    宾客之中,文人士子,以及有学问的商贾以及江湖人,都开始摇头晃脑,口中念念有词,很快,便有一青衣公子起身,高声道:“玲珑儿姑娘,在下有一首词……”

    好无聊!

    这是诗会给周安的直接感觉,或许是因为身份地位的关系,周安对以诗词以才华博名望,博富贵这种事,是毫无感觉的,他也没那个心气,与那些所谓的才子一较长短。

    这也可能与周安本身不会作诗有关,他体会不到作诗的乐趣。

    当然,作诗不会,抄诗他还是会的。

    在他前世历史上,出现了太多名传千古的文人,更有很多很多流传千古的诗词,无论是以何为题,似乎都能找到相应的诗词,。

    就比如以新年为主题的诗词,真的太多的了,而其中周安最喜欢的,那当属是王安石的那首《元日》。

    青衣公子吟了一首词,博得满堂彩。

    马上又有一白衣公子起身,赋诗一首,也是博得了满堂彩。

    凉州紧挨着中州,是繁华之地,因此凉州文风还是很浓的,凉城的才子也是有些本事,他们还相互较劲。

    周安是没跟他们较劲的心思,但现在不是低调的时候,他本人是可以低调,潘元玉却是必须露脸。

    在场宾客接连赋诗十余首后,周安歪了歪身子,低声与潘元玉说道:“你认真记下,别说错……”

    潘元玉本是急的不行,他又哪有作诗的本事,可他作诗又是不行的,他必须得露脸,所以只能硬憋……也是没憋出来。

    周安与他低语,反复说了几遍,潘元玉稍显为难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还颇为意外的连看了周安几眼,他倒是不知道周安还有这等本事。

    周安当然也不可能跟他明说,虽然诗是抄的,但也没主动说明的道理。

    “王公子大才,想来今年元宵诗会,必然请您……还有吗?还有吗?”老鸨子先夸了先前作诗的公子,又催问。

    好一阵都没人起身,真有本事有学问的文人士子,之前都已经做过诗了,虽然也有人作第二首,但这不是一时半会能想出来的。

    “在下武成奇!有诗一首……”潘元玉起身便道,望向珠帘后白小葵,“玲珑儿姑娘,不知您可愿听?”

    “武公子请。”白小葵声音婉柔道。

    “咳!此诗名为《元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潘元玉吟完,大堂内便陷入寂静,鸦雀无声。

    好一阵,才响起嗡嗡嗡的小声议论,很多人看向潘元玉的眼神都变了。

    王安石的这首《元日》是很有杀伤力的,这首流传千古的七言绝句,称得上是周安前世古人关于新年的代表作了,虽然这首诗很通俗易懂,没有华丽的辞藻,但越是如此,便越能说明它的好!

    诗人的最高境界,可以用“大道至简”来定义,在符合合辙押韵、对仗工整等规则的前提下,越是通俗易懂的诗,便越称得上是好诗、好词。

    比如李白的《静夜思》、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王之涣的《登黄鹤楼》等等。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流传千古的诗词,都很好理解,都通俗易懂。

    而想要做到通俗易懂这一点,却是非常非常难!

    因为作诗的规则太苛刻,要在规则内将诗词写的通俗易懂,真的太难!

    在周安前世,还流传着“白居易作诗问老妪”的故事,说的是白居易作诗之后,会去问不识字的老太太能否听懂,听不懂他就改,如此反复,一直到老太太能听懂为止。

    ……

    “好诗!好诗!武公子大才!”嗡嗡嗡的嘈杂声中,白小葵的声音突然响起,这是她第一次亲自开口赞叹,使得现场顿时又安静了下去。

    “武公子,您能否将这首《元日》写在纸上,送与奴家……”白小葵又道。

    “好!”潘元玉就回了一个字。

    周安马上对潘元玉耳语了几句,他是在提醒潘元玉个别字怎么写,可别写错了字。

    在场的客人,很多都向潘元玉投来了嫉妒的目光,不爽者更多,但他们没办法,除非能作出更好的诗,否则连开口都不能。

    老鸨亲自送来了纸笔,潘元玉将诗写好,又交给了老鸨子。

    潘元玉的字还不错,倒也不会丢脸。

    “还有吗?还有吗?”写着诗的纸到了白小葵手上后,台下的老鸨子便又开始问。

    没有了!

    珠玉在前,已无人再敢出来“现眼”。

    但诗会并未因此结束,老鸨子再次让白小葵出题,开始第二轮……白小葵第二轮出的题目则是——元夕!

    其实指的就是元宵节,因为正月十五元宵节又叫上元节,也叫元夕。

    这场诗会,本就是在为元宵诗会“海选”,也算是预热了,所以元夕,几乎可以说是必出的题目。

    虽然现在元宵节还未到,但每年都有元宵节,自然不会出现谁因为不了解元宵节,而做不出诗的情况,作不出诗,只能说是学问不够。

    在老鸨子公示了题目之后,马上便有两人同时起身。

    他们当时不是瞬间做作出诗了,而是他们早有准备,有些没真才实学还想要露脸的,甚至还提前找人买来了关于元夕的诗词。

    “玲珑儿姑娘,在下昨日便曾作过一首关于……”

    “在下有诗一首,请玲珑儿姑娘以及在场诸位品鉴……”

    同时起身的两人有些抢话,他们还相互对视,火药味很浓。

    “两位公子,你们别急,一个一个来……”老鸨子马上上前打圆场。

    周安看着,越发的感觉无聊。

    这群炮灰,究竟有什么可争的?

    他又看向了潘元玉,而后凑近低声道:“你记好……”周安与潘元玉耳语的好一阵,他这次告诉潘元玉的不是诗,而是词,一首流传千古让人拍案叫绝的好词!

    小半个时辰后。

    现场成诗已经二十余首,诗词自然是有好有坏,但现场气氛热烈,而且未出足以碾压的作品,对比不明显,所以就算是那些写的一般的诗词,也赢得了满堂彩。

    “还有吗?还有吗?”老鸨子又开始问。

    很多人都看向了潘元玉。

    潘元玉之前大出风头,自然是已经被人盯上了,现在以元夕为题,那么多人都作出了相应诗词,潘元玉却没作,这引来了一些不屑的目光,更有人起哄叫道:“武公子,您还没想好吗?”

    潘元玉看了一眼说话那人,便起身道:“在下有词一首,请诸位品鉴……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又静了。

    辛弃疾的这首《青玉案·元夕》,在周安看来,是关于元宵节最好的词,没有之一!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妙啊!妙啊!”

    渐渐地,一些文人士子开始念念有词,他们是真的被震撼了!

    这词一出,谁还能比?!

    “武公子大才,在下自愧不如。”一人起身对潘元玉行礼,而后便迫开人群,负手而去,正是之前起哄问潘元玉想没想好那人,倒是能屈能伸,很有文人的风骨。

    第二环节就此终止。

    接下来,白小葵没有再出题,因为时间太晚了。

    她再次抚了一首曲子,便退场离开。

    活动结束了。

    大堂里的很多人,却久久不愿意离去,他们都在等,等白小葵请人过去……虽然也可能不请人,但老鸨子没发话,没人知道会是什么情况。

    不多时,先前同白小葵一同离开的老鸨子,便又出来了。

    她直奔潘元玉这一桌。

    很多人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失望有之,嫉妒有之,却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潘元玉先前拿出了那两首诗词真的太强了,尤其是后一首词,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便传遍天下,被天下文人士子反复品鉴。

    老鸨子到了桌前,潘元玉直接起身,折扇一合,要对老鸨子拱手致意。

    可老鸨子竟然没看她,到了桌边,俯身低头对周安道:“公子,玲珑儿姑娘请您入房中一叙。”

    潘元玉僵住了,整个人都懵了,不是能不能下来台的问题,而是……这不对啊!

    在场众人也一个个全都懵了!这是唱的哪一出?

    要说最懵的,是周安本人。

    他整个人都惊了,扭头看着老鸨子,眨巴两下眼睛才道:“请我?我?”

    “对,是您。”老鸨子点头。

    周安彻底懵逼了。

    这什么情况?跟我有啥关系啊?找我干啥?神经病啊!

    这白小葵什么脑回路?!!

    还是说,她看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