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一百八十七章 离开前-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七章 离开前

    潘元玉虽然心头疑惑,却不敢发问。(m.cmeonadhd.com手机阅读)

    他很清楚,对于太监而言,其是太监这件事,本身是很敏感的,是非常非常犯忌讳的,尤其是在周安身上,这事儿可以说非常犯忌讳,凡是敢当面叫周安阉人的人,全都死的很惨,这事儿在乾京城是非常出名的。

    周安却是看破了潘元玉的心思,但并不会因此动怒。

    其实对于自己是太监这事儿,周安还是很坦然的,只不过坦然并不等于可被侮辱。

    “咱家知道,咱家是阉人,男欢女爱之事,本不该与咱家扯上关系。”周安在潘元玉答应前,又先开口了。

    潘元玉垂着头,被吓的不敢说话。

    这话,他无论怎么接,似乎都问题很大。

    “不过,咱家过阵子便要携圣上密诏离京办事。”周安又连道,“此为绝密,咱家要秘密离京,在外面更要伪装成他人身份……咱家自幼长在京城,九岁净身入宫,一直到如今,外面的事,咱家不清楚,咱家也不懂得,如何以常人身份对人对事,这得学!尤其是与女人,该如何对待,该如何把握分寸,咱家懂的不多,这也得学!”

    周安这一解释,潘元玉马上便懂了。

    是为了大事!

    周安确实是得学,而且不仅仅是跟潘元玉学,还得在许多方面都进行必要的练习,太监与正常男人真的差别很大,举止言行嗓音皆不同,对人对事等等方面,也有差异。

    周安这次离京,自然是要秉承着能不暴露身份,就不暴露身份的原则。

    所以他必须得改变自己。

    他在外面,是要装成一个正常男人的,绝不能被人怀疑是太监,因为只有皇宫里才有太监。

    而潘元玉,便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模版,潘元玉的气质并非那种军伍中的糙汉子,而是翩翩玉公子,周安因为肤色、容貌的关系,学他也是最好学的!

    学潘元玉如何勾搭女人,并不说周安真想要征服多少女人,他要学的是潘元玉的仪态,学潘元玉对人对事的能力,尤其是对女人的种种手腕,毕竟男人与女人本就是相对存在的,如果没有女人,也就不会有男人这个概念。

    “男人”的存在,本就是因为“女人”存在,才存在的。

    而潘元玉这种人,是牲口级的纯爷们,不是说他外在多男人,而是内在,他的雄性荷尔蒙真的是强的变态,他能够通过种种手段无往不利的征服一个又一个不同种类的女人,这说明他对展现男性魅力这事儿,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所以说,对周安而言,学他,准没错!

    “卑职明白,请厂公放心,卑职定当倾囊相授,以解厂公之难。”潘元玉恭谨道。

    “嗯……”周安点了点头,又道:“咱家既要与你学,你便放开了教,咱家若有不对的地方,你直说便是,咱家不会怪罪你!”

    “是……”潘元玉恭敬领命。

    “那便开始吧,将你的本事都教给咱家。”周安道。

    “现在?”潘元玉抬头。

    “现在,有问题?”周安回道。

    “没有!”潘元玉马上道。

    他不是觉得现在教有问题,而是他没想到,周安如此心急,马上就要学。

    他是不知道,周安真的是时间紧。

    宁亲王正在进京的路上,每天都在靠近乾京城,周安晚走一天,宁亲王距离京城就会更近一分,因此,能尽早出发,周安自然是要尽早出发的。

    周安从桌后走出来。

    “厂公,您想先学什么?”潘元玉问。

    “仪态!”周安负手道。

    “那……厂公您能不能站直一些,然后,手不要这样背着,肩膀打开,向两边展开一些,颈部要挺……您的仪态,这个负手而立的姿势,给人一种极具权势的感觉,一种官气,或者说权贵气太重了……”

    潘元玉真的敢教,一点都不胆怯,他是有一颗玲珑心的,他懂得看女人,懂得察言观色,这本事,自然不可能只对女人有用。

    他感觉的出来,周安是真心想要学习,话都说开了。

    所以,他也认真教,把这当正式的差事在办。

    周安要先学仪态,他便先教周安仪态。

    ……

    一直到黄昏时分,周安才返回宫内。

    跟潘元玉学了大半天,周安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进步,进步了多少,不过很多“知识类”的东西,他都记住了,潘元玉告诉他,不同的女人,是喜欢不同类型的男人的。

    比如何姨娘喜欢的是更具男子气概的“哥哥”,喜欢稍微成熟男人,但不能太老,因为陆炼老了,虽然宠何姨娘,但他那方面不行,陆炼也给不了何姨娘风花雪月,可以适当的向何姨娘表现出自己“怀才不遇”等等。

    再比如说,对如夫人……她就喜欢年轻的,喜欢嫩的,身体可以强壮,但不能太糙,气质也不能表现的过度男人,不能在她面前表现的太聪明,适当的时候,可以表现出单纯,表现出自己是一个愣头青,表现出纯粹的爱慕,以及冲动……

    潘元玉不仅仅是一个理论派,还是一个实践派。

    所以对他的话,周安是很信服的。

    这大半天,他都学的很用心。

    回到宫内后,周安先去见了女帝,而后便回乾礼宫炼丹。

    ******

    转眼,又过三天。

    腊月二十五。

    快要新年了,周安却是没机会在乾京城过年,他必须要在年前出发,而又经历了这三天的准备,周安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包括带谁一同离京,他都已经定好了,且通知了下去。

    他已经决定,明天便走!

    这天入夜没多久。

    乾礼宫,宁安苑内殿。

    他还在炼丹,而他现在所炼的丹药,将是他离京之前要炼的最后一种丹药,这是一种效果非常诡异的“毒药”,自然不是给自己吃的,而是用来降服一些人的。

    内殿中,药香气很重。

    周安盘坐在丹炉前,一动不动。

    咚咚。

    敲门声响起。

    “公公,圣上请您过去。”外面传来小亭子的声音。

    “嗯?”周安睁眼皱眉,却马上回道:“知道了。”

    很奇怪,女帝这个时候突然找他。

    他今天可是在乾武宫与女帝一同吃的晚膳,就一个时辰前的事,女帝知道他明日就要走,该说的事都说了,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该嘱咐的也嘱咐了。

    这突然又叫人过去,是有什么急事?

    不多时后。

    乾武宫,乾元殿。

    周安脚步匆匆走入灯火通明的大殿中,大殿里静悄悄的,小宫女、小太监全都静立在珠帘外,一动不动。

    周安是一直走到珠帘后,刚撩开帘子进去,便稍微愣了一下。

    女帝坐在龙椅上,脸色极为不好。

    寇冬儿竟然也在,站在椅子旁,她可是极少来乾元殿的。

    “圣上,您找奴才。”周安走到女帝近处,恭敬道。

    “朕问你个事儿。”女帝看向周安,口气非常严肃。

    “您问。”周安马上道,一种不好的感觉已经泛上心头。

    “云景的境界,是你帮她突破的?”女帝问道。

    周安顿时心头一沉。

    云景公主在周安的帮助下,突破入地煞境,这事儿在内廷并不是秘密,周安还给过女帝丹药,让女帝突破小境界呢,很正常的事,所以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但是,周安帮云景公主突破的方法太特殊,宫里人只知道周安帮了云景公主,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帮的,不知道细节。

    这是关键。

    而现在,女帝竟然特意问起了这事,周安已经感觉大事不好,却还是硬着头皮道:“殿下天赋异禀,乃绝世天才,奴才也只是顺势而为,算不得多大帮助……”

    “没多大帮助?是吗?可朕怎么听说,你是与云景都脱光了身子,泡在一个浴桶里?你还以手触碰云景身体各处……”女帝这话说的已经有些咬牙切齿的了。

    周安脸色大变。

    他有点崩溃。

    为啥呀?为啥要在这节骨眼上出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