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六章 吴绪宽给周安创造的机会!

    在武文侯府上传出消息不久之后,周安便收到了消息,他是愤怒的。(手机阅读请访问m.cmeonadhd.com)

    吴绪宽这招可以说非常不要脸,他六十多岁,收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为义女,本就是一种极为厚颜无耻的举动,他那年纪,当周莹爷爷都绰绰有余。

    他是完全不顾流言蜚语,彻底将脸拉下来,才能干出这种收风尘女子为义女的事。

    而这一招的效果,也称得上狠毒了。

    因为吴绪宽此举,等于是将周莹推到台前,凡是有些门路的人,必然是要调查周莹是何方神圣,竟能让权倾天下的吴阁老收其为义女……这一查,定然是能查到周安的。

    普通人查不到,但有权有势的人不可能查不到。

    查一查周莹的家世背景,就能知道,她与周安的关系。

    周安马上就会变得百口莫辩,里外不是人。

    因为他与周莹的血脉关系是不可抹杀的,吴绪宽收了周安的亲妹妹为义女,这可以说是阳谋,足以直接挑拨女帝对周安的信任,哪怕女帝依旧信任周安,疑虑也是难免的,吴绪宽若是在暗中再放出什么流言蜚语,周安就很难自证清白。

    除非他去直接砍了周莹。

    否则,他身上的这一污点就洗不掉,哪怕谁都知道,周安与吴绪宽不可能勾结,却也会使得人们猜想,周安会不会因为周莹而心生他想?

    这可以说是吴绪宽故意放出的信号。

    他很清楚,自己收了一个风尘女子为义女,必然会引得很多人调查,那些人,也一定能调查到周莹与周安的关系,因此完全可以说是,他就是在对外宣告,告诉所有人,他收了周安的妹妹为义女。

    非常直接的方式。

    甚至,所有人都知道吴绪宽的用意。

    但又没办法破解。

    这还是一石几鸟之计,一是挑拨了女帝对周安的信任,二是确实是会影响周安的心态,他不知道现在的周安是穿越者,三则是……他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召集群臣密议。

    最后这一点,其实才是最关键的。

    他能以此为由,将自己的那些心腹重臣召集到一起,名为宴饮,实际上必然是要商议什么。

    不过,这些都不是让周安愤怒的理由。

    吴绪宽出这种不要脸的招,若是其他手段,周安不会在意,见招拆招便是了。

    他现在在意的是,吴绪宽占他便宜!!

    他妹妹成了吴绪宽的女儿,自己是啥?这直接就成了吴绪宽儿子辈的了。

    周安是在吃午饭的时候,听小亭子跑过来报信的,他直接摔了筷子,起身前往乾武宫见女帝,吴绪宽这次是真惹到他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又何尝不是周安的机会?

    吴绪宽是绝不可能想到的,他今日的举动,是给周安创造的怎样的机会。

    ……

    乾武宫,乾元殿。

    周安来时,女帝正在用午膳,云景公主也在,陪着姐姐一同吃饭。因为周安还有乾武宫常侍的身份,所以他未经通传,便直接进了乾元殿。

    乾元殿内欢声笑语不断,云景公主叽叽喳喳的说话,红杏还在一旁帮衬着,周安离得老远就听到了。

    他进了乾武宫,放轻脚步一直行到里面。

    “呀!小安子你来啦。”云景公主见到周安,竟然有些小兴奋,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却又一掐腰道:“好你个死小安子,都多少天不找本公主玩了?是不是升官了,就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了?”

    “殿下,您说哪儿的话,奴才哪敢啊,这不是……忙嘛。”周安回了云景公主一句。

    “云景,小安子在为朕操持大事,哪有时间与你天天瞎胡闹,坐下,好好吃饭。”女帝横眼看云景公主道。

    云景公主顿时一吐舌头,乖乖坐下了,却歪头对周安挤了挤眼睛,有些笑嘻嘻的样子。

    她当然不会真生周安的气,周安是她惜春宫出去的人,现在为女帝办大事,云景公主每次听说,心里都可美了。

    她就是找由头要跟周安拌嘴,其实两人好着呢。

    “奴才给圣上,殿下,请安了。”周安又上前几步才道。

    “免礼吧。”女帝随口说了一句,午饭也没外人在场,女帝倒是显得随意,她手拿着碗筷,又瞥了周安一眼,才道:“吃了吗?”

    “奴才刚吃过。”

    “嗯……你听说了?你幼妹的事。”

    “刚听说。”

    女帝说的也是直接,吴绪宽收周莹为义女的事,周安既然都得到消息了,女帝自然肯定也得到了。

    “小安子,你宽心便是了。”女帝竟然先安慰周安,“吴绪宽此计之意,谁都明白,朕,不会因此对你心生隔阂,你把心放肚子里,朕知你忠心,也不需你解释。”

    女帝这话说的,还是蛮让人感动的。

    然而,她说是这么说。

    哪怕她心里真是如此想的,周安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奴才明白。”周安垂头道。

    “来吃这个……”女帝向云景公主碗里夹菜,似乎不想与周安继续说下去了。

    周安本就是乾武宫常侍,他是可以随意出入这里的,来这里,也不见得是要与女帝说什么,在一旁候着,等女帝吩咐也行。

    此时大殿内,周围便有一些宫女太监候着,那些太监,不是常侍就是长随,康隆基也在,站在女帝后面不远处,手搭着拂尘,闭着眼睛,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

    周安见女帝没再说话,便向一旁走了几步。

    他沉吟想了一阵,却又突然向前,躬身道:“圣上,奴才此次前来,其实是想向您请命!”

    “嗯?”女帝歪头瞥了周安一眼,随意道:”请什么命,说。”

    “奴才想要入职即将设立的镇抚司衙门,与镇抚司锦衣卫协同办案!奴才想要为圣上铲除追随吴绪宽的贪官污吏!那吴绪宽既以奴才幼妹为要挟,试图动摇奴才的忠君之心,奴才偏要让他看看,何为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奴才愿成为圣上诛灭奸党的马前卒、急先锋!再者,奴才所创查看记忆、催眠神智之法,皆能方便办案,方便找寻证据,奴才定当竭尽全力,以真凭实据为圣上诛杀那些奸贼,定不让圣上背上昏君污名,请圣上准允!”

    周安说道最后,一撩蟒袍,跪地对女帝叩首。

    他是免跪的,但他此刻要逼女帝同意他的请命,而且,跪叩之举,才能显得他心切。

    毫不掩饰的心切!

    真不需要掩饰!

    他非常心切的想要表忠心。

    这是吴绪宽给他创造的机会。

    周安之前向女帝进言,设立锦衣卫于镇抚司,但出了一些差错,因为锦衣卫指挥使将由大内八御之一的袁胜师担任,周安担心压不住他,袁胜师又是江湖人出身,擅长偏门手段,能力自然是有的,正因为他太有能力,所有周安还担心自己之后插不上手。

    这些天,他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让自己参与到之后的锦衣卫办案中。

    没什么好的理由和契机。

    他也不太好主动请命,因为镇抚司将具有巡查缉捕之权,如此重权,是太监不能轻易染指的,康隆基都没碰过如此重权,周安若主动请命,说轻了,是贪恋权势,说严重了,甚至可说他包藏祸心。

    可现在不同了。

    吴绪宽给周安创造了一个不可想象的机会。

    他主动暴露了周安幼妹在他手上的事实,收周莹为义女,这动摇很多人的想法。周安因此向女帝请命,他表现出的态度,或者说给女帝的感觉,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忠诚,急于证明自己的忠心,非常心切。

    你吴绪宽不是抓了我妹妹吗?那好,我依旧要怼你!怼死你!比之前更狠!我就是要表现的比之前更加忠于女帝!

    他现在所表现出的态度,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

    这使得周安突然请命,变得合情合理,所有人都会以为,周安是因为出了这档子事,心里慌,怕被质疑,所以才想用如此方式证明自己的忠诚。

    但实际上。

    周安所图的,是那太监不可轻易染指的巡查缉捕之权!

    此事一旦开了先河,就会为周安之后图谋更大权势而铺平道路。

    就等女帝一句话了。

    乾元殿内安静了。

    啪嗒。

    女帝放下了碗筷,扭头看向跪地的周安,目光审视。

    与此同时,站在后面一直闭目养神的康隆基,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