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七十三章 经过缜密计划的逼宫-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三章 经过缜密计划的逼宫

    逼宫!

    吴绪宽非常突然的直接逼宫!趁着一个月一次的大朝,带动满朝文武,全乾京城的官,一同逼迫神昭女帝退位,他如此做,直接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因为女帝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虽说是措手不及,但她既然没心里准备,也就不存在直接退位的可能性!

    吴绪宽今日之举,显然只是一个开始,女帝若不从,他自然有后招!

    女帝呆立在高台之上,已经无措,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如此局面!

    康隆基没教过她,也根本不会教她这些,因为就算是康隆基,也没有料到吴绪宽会如此行事,他没有说调兵入城围了皇宫,没说直接以武力胁迫,让女帝退位。(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而是对女帝“晓之以理”,他说了皇位传给神昭女帝,从上一世神都女帝那里开始,就不合理也不合法,神昭女帝继位更是有违祖制,但他没有用这个理由让女帝退位,反而是站在“忧国忧民”的角度来说。

    这反而是神昭女帝的死穴!

    确实,神昭女帝太年轻,她有学识但无阅历,才登基几个月,自然称不上圣贤名君,目前东乾的天灾,内忧外患,她不是不能解决,但需要时间,也需要满朝文武的鼎力支持。

    可问题在于,没人相信神昭女帝!毕竟才十七岁。

    吴绪宽不仅仅不帮她,还要推她下台!

    她一个人,自然是没能力解决这些问题。

    吴绪宽不仅仅裹挟了满朝文武,还绑架了天下大势,一同向女帝施压,这一招称得上狠毒,也……十分的无耻!

    就没这么无耻的!

    目前天下乱局,无论是赈灾之事也好,还是贪腐之事也好,之所以无法有效解决,就是因为他吴绪宽!那些贪腐之辈,都与吴绪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以说,就是他吴绪宽的人!

    因为,若不是吴绪宽的人,不投靠吴绪宽,竟然还敢贪腐,吴绪宽早就将其弄死了!

    反对吴绪宽的人还贪腐,等于送把柄给吴绪宽!

    只有吴绪宽派系的人,才能够无所顾忌的贪!

    所以说,内忧之事,吴绪宽的责任最大,他就是最大的贪官!上行下效,他的人,自然也没几个干净的,赈灾不利,因由也在贪腐上,还是吴绪宽之责!

    至于外患,那是向来有之的,北方之乱,那是从东乾帝国立国时便有,由游牧民族组成的北戎帝国一直都是东乾的心头大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西南诸小国不安分,还不是因为东乾内出了乱子,朝堂不安稳,江山不安稳,这些吴绪宽也有很大责任。

    这是今日吴绪宽无耻的地方,是他不让女帝解决各种问题,或者说,除了天灾之事,其他问题就是他造成的,但他偏偏用这些问题指责女帝无能,借此逼女帝退位让贤。

    说真的,周安是极为佩服吴绪宽的。

    太服了!

    不愧是内阁首辅,这巧舌如簧的本事,一般人还真学不来,若不是知晓吴绪宽履历,真的很难想象,他竟是军伍出身。

    奉天殿内外,一片寂静。

    女帝站于高台,脸上毫无血色,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康隆基先前曾走下台阶,现在站在那台阶的半腰处,他的脸色非常阴森,目光紧盯着吴绪宽,但他却什么都没说,或者说,他是在等女帝先开口。

    很多话,哪怕是在这个时候,康隆基也是不好说的。

    比如,他不能跳出来喷吴绪宽一脸,大骂他是奸臣,细数吴绪宽的罪状,因为这等于撕破脸皮,康隆基身份地位都太高,高的他的一言一行,都足以代表女帝!

    他能在朝堂上直接宣布与吴绪宽开战吗?

    他不能!

    因为那等同于逼吴绪宽武力造反,只要吴绪宽今日能离开大内,要不了多久,大军就得打入乾京城来。

    康隆基是大宗师不假,吴绪宽可也是天罡境,而且比他年轻了足足四十岁!

    所以,康隆基必须得等女帝先开口。

    而女帝,却是已经下不来台。

    因为似乎满朝文武,都是在逼她退位,不是吴绪宽一人。

    站在女帝侧后方的周安,连瞥眼看了女帝好几次,他注意到了,站在龙椅前的女帝,那下搭在龙椅扶手上的右手,在轻轻的发颤。

    并非恐惧,而是惊惶,也有怒!

    周安又朝着下面扫视,殿内殿外,其实,并非所有臣子都跪下了,在这大殿内,还有六七人站着,都是刚正不阿驴脾气的老臣,他们没跪,也是惊呆了。

    而在大殿外,也有零星没跪的,但绝大部分都跪了,黑压压的望很远才能看到头。

    真的是满朝文武都在逼女帝退位吗?

    当然不是。

    在他们开始下跪的时候,周安便已经注意到了,真正第一时间响应吴绪宽的人,也就那么两三百人,不过朝中重臣,四品官以上的,很多,大殿内齐刷刷跪下去的,得超过一大半,同之前与吴绪宽一起告病不上朝的重臣数量差不太多。

    而现在,之所以看起来是满朝文武都跪了,却是因为,枪打出头鸟!

    先说大殿内,大部分官都跪了,那些没有心里准备,没提前知道这件事的,基本也都跟着跪了,因为他们害怕,害怕吴绪宽,不跪就太扎眼了。

    而殿外,也是这种情况。

    叫喊着“请圣上退位让贤”的臣子,在大殿外所占的比例很低,大殿外也就百人,而第一时间响应吴绪宽的,也就一百多人。

    但就是这一百多人,因为他们同时叫喊,同时跪下,带动了周围的人都跪了。

    从众心理是一方面,害怕吴绪宽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一百多人,只需要能带动两三百人,加起来就是四五百人,他们会带动更多人。

    这是一个连锁效应。

    这让周安想起了自己前世的学生时代,原本吵闹的课堂,在小部分人同一时间突然不说话后,其他大部分人都会跟着闭嘴,课堂会迅速变得寂静,这便是心理学上著名的从众效应。

    而且周安还注意到,大殿外那一百多个最先响应吴绪宽的人,是十分均匀的散布在队列之中,他们同一时间行动,足以影响整个群体。

    另外,周安甚至还看到,有殿外的臣子惊呆了,没跟着跪下,却被后面的人踹了一脚跪下了。

    也不知道吴绪宽是不是提前找人演练过。

    今**宫,是经过极为缜密计划的,每一步,都在计划之中,从而使得最后一幕看起来极为骇人,好似满朝文武都想让女帝下台一样。

    奉天殿内依旧寂静。

    “请圣上念及天下苍生,退位让贤!”吴绪宽突然又高喊!

    “请圣上念及天下苍生,退位让贤!”呼喊声如浪潮一般从殿内到殿外依次响起,此次一同叫喊的人比之前更多了,之前那些只是吓得跟着跪下的臣子,此刻竟也有一些跟着喊。

    女帝踉跄向后退了一步,一屁股瘫坐在了龙椅上,猛的抬起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吴绪宽:“你——”

    “大胆奸贼!竟敢以下犯上!”一尖脆的声音猛的打断了女帝要说的话。

    这声音听起来非常细,非常嫩,像是来自于一个小太监。

    下面乌泱泱跪着的大臣,很多人都抬起头。

    因为这不是康隆基的声音。

    却是周安!

    他已经跳到了女帝前面,抬手指着吴绪宽,横眉竖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