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大内总管- 第二十七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澳门银河娱乐场 - 澳门银河娱乐场_www.5163.com_银河线上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七章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周安确实是放肆了!

    如果换成在女帝或康隆基面前,他都不敢如此,毕竟还不熟,但云景公主不同,云景公主是真宠他,周安可不是那种谨小慎微的人,过于谨慎就会瞻前顾后,成不了大事!

    而且,今天这事儿必然是要有一个定论的!周安已经想好了,今天他与孙德友,只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冬春宫!

    现在周安已经知晓了一切,他无所顾忌!

    “殿下!”周安一撩飞燕服,跪地道,“奴才刚刚看了小云子的记忆,知道孙德友等人所做之事,控制不了心中愤怒,在殿下面前失礼了,请殿下责罚!”

    责罚是不会有的!

    因为周安所做之事,他若是对的,就是立下大功,若是错的,可是得掉脑袋的!

    什么责罚,没意义!

    云景公主看着周安,已面无表情,沉吟一阵才道:“你真的看到了小云子的记忆?”

    “奴才不敢欺骗殿下!”周安连道,抬头看向云景公主,“殿下!今日事已至此,奴才已没有退路,您何不让奴才把事情办完?奴才要将事情办砸了,甘愿人头落地!”

    周安是把狠话撂下了,事情搞不清楚,他就把脑袋给云景公主!

    其实,云景公主心里还是信任周安的,只是不喜周安出格的举动!

    “……行吧!你继续!”云景公主语气缓和了一些,神态却依旧威严,她又缓缓坐下了,道:“小安子,别怪本宫没警告你,你若恃宠而骄铸下大错,本宫也留不得你!”

    “奴才晓得!”周安垂头,嘴角勾起微笑的弧度,紧接着便站了起来,回身看向孙德友!

    孙德友一下子慌了!

    没见过这样的,云景公主是多信任小安子,这是有多宠?让小安子继续,难道自己被活活打死也不管吗?

    “殿下!殿下!您要给老奴做主啊……殿下……”满脸都是血与泪的孙德友看起来分外可怜。(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行了,咱家先不打你,你闭嘴好吧?”周安淡淡道。

    孙德友看向周安。

    周安却回过身,背着手开始来回踱步,同时道:“小云子,家住乾京城八大桥皮坡胡同,六年前净身入宫,时年十岁,先在内官监当差,负责宫内采买之事,同年,孙德友为内官监监丞……四年前,小云子得孙德友信任,成为孙德友亲随,孙德友在调入直殿监担任少监后,便动用关系,将小云子带入直殿监……一直到今天!”

    周安说道这里,看了一眼孙德友,而后继续道:“小云子入宫六年,身负三条人命,第一条是在他十二岁时,就是在他得到孙德友信任不久后,内官监有一个名叫小开子的小太监与他关系不好,小云子在出宫采买时走丢过一段时间,实际上他是借机回家看了看,后被小开子举报,小云子因此受了责罚,两人因此结怨!就在那年的六月份,六月初八,小开子在宫内失足落水,淹死了……实际上是小云子将他推下水的,小云子眼睁睁看着小开子淹死,而后才大声呼救……”

    “第二条人命,是在一年前,小云子与孙德友都在直殿监当差,孙德友身为少监,与时任直殿监掌印的徐谨明争暗斗,小云子受孙德友指派,将一些银钱藏于直殿监小太监二憨子的包袱中,诬陷二憨子偷窃,二憨子因此被杖责一百,被活活打死了……”

    “第三条人命,就在昨天!”周安脸色突然变得阴沉,“小云子受徐谨指派,向万花园的净房内丢下赃物,负责打扫万花园净房的小魏子因此被杖责而死!”

    “小云子罪孽深重,他该死!”周安最后做了结语。

    “你!你血口喷人,编的,都是你的编的……”孙德友可以说已经惊慌失措,小开子的事他不知道,但二憨子与小魏子的事,真是那么回事,孙德友都清楚,但周安不可能知道的!

    周安现在不仅仅知道,还说出来了!

    也就证明,他真的可能是看到了小云子的记忆!

    周安没搭理孙德友,再次开口说了起来。

    “小云子不仅仅杀过人,还收过贿赂,拿过所谓的孝敬,他拿的最大一笔钱,是近期路公公给的,路公公本是尚衣监监丞,近期被二总管古槐庸调入御马监担任监丞,看起来是平调,实际上却是成了古槐庸的身边人,算是再进一步……而路公公之所以能调入御马监,走的是孙德友的关系,他本与孙德友不熟,是先向孙德友身边的小太监塞钱,才与孙德友熟络起来……”

    周安这段话说完,人走到了一直跪在地上的二兴子面前。

    他蹲下了,看着二兴子的眼睛。

    “路公公给了你和小云子每人一百两银票,让你们给他在孙德友面前说好话,我说的可对?”周安这话是问二兴子的。

    二兴子身体在抖,他很恐惧!

    “你跟孙德友的时间比较短,所以二憨子死的事,与你无关,但陷害小魏子之事,也有你一份吧?”周安又道。

    二兴子连头都不敢抬。

    “不过,关于小开子死的事,小云子曾跟你说过吧?他只跟你一个人说过,他推小开子下水的事,你是知道的吧?”周安又连道,“你还跟小云子一起,勒索下面的小太监,让他们给你们孝敬,不给就向孙德友说他们的坏话,搬弄是非,有这回事吧?”

    二兴子还是不吭声,但感觉他快哭出来了!

    “就今天早上,你跟小云子一起吃小灶,小云子不小心把碗摔了,当时只有你们两人,你亲眼所见,还记得吧?”周安说的这件事,只是一件小事,摔了碗而已,却让二兴子恐惧到极点!

    周安若不是真看了小云子记忆,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我……小的……”二兴子似乎想说什么,已经有哭腔。

    周安豁然起身,看着二兴子语速很快的道:“送你一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比起谋反,刚刚那些并不算什么大事!你若是不想掉脑袋,不想全家都被诛杀,就将孙德友吩咐你的事交代清楚!”

    “咱家能看小云子的记忆,就能看你的记忆,我现在是在给你机会,你只要老实交代,戴罪立功,你之前所铸下的错事,都可既往不咎!咱家保你不死!其实证据已经足够了,咱家知道你们把兵器都藏在哪儿了!一查便知!二兴子,咱家最后问你一句,你招还是不招?!”

    寂静!

    只有一秒!

    “招了!奴才招了!都是孙公公让我们干的!奴才是被逼的啊!”二兴子直接哭喊了出来,以头撞地,磕的头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