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二百四十三 皇帝的态度

    果然如夏竦所料,李不弃陈述完毕后,不等陈执中开口,皇帝就先问:“诸卿,不弃说的这些事触目惊心,不知你们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这倾向性就很明显了。(wWw.cmeonadhd.com)夏竦拿眼前后一扫,见文彦博也缩着脖子低着头,看来也要装鹌鹑。

    刚回京的庞籍此时却站出来说:“此乃臣等失职,请陛下降罚。只是臣不相信,设立警察司就能完全杜绝这些事情。若是有未尽之事便多设一有司,那么朝廷钱粮只怕支撑不起。”

    这就是语言陷阱了。李不弃立刻回呛回去:“庞副枢这话有失公允。本朝设枢密院也常有禁军、厢军鼓噪之事发生,甚至与西夏连战皆北,难道就要取消枢密院吗?臣请设警察,是因为此事事关国家安全,天下安危。且警察所涉之事极易变生肘腋,根本不可能慢慢处理。再者,涉及**之事,几个有司慢慢勾兑出结果,只怕消息早就宣扬得尽人皆知了。”

    庞籍也不说话了。赵祯立刻又问道:“诸卿,你们看如何?”

    陈执中看看文彦博、丁度、高若讷都没有说话的意思也不敢和皇帝硬怼,只好退而求其次:“让吏人、武夫来监视士大夫有损斯文,士大夫无罪不可监视。”

    皇帝看向李不弃,李不弃立刻问:“请问相公,张得一这样的也不该监视吗?”

    又是张得一!陈执中的眼睛都快冒火了,但对此他又真的无可奈何。

    这时候李不弃又加了一把火:“相公当知君子坦荡荡,无事不可对人言。既然如此,不知相公担心什么?”

    陈执中说:“小人无行,只怕其借势欺压士大夫。”

    李不弃笑道:“相公难道没有仔细看下官的奏章吗?下官一再强调警察司当如皇城司一般直属陛下指挥。难道相公还不相信陛下吗?”

    其实陈执中他们最痛恨的就是这一条。这么大权利的一个衙门直接归皇帝管,那就是极大的扩张了皇权,削弱了士大夫的权利,就这一条就让他们又给李不弃扣上一顶“奸臣”的帽子。

    但是心里恨归恨,正好出了张得一投降弥勒教这事儿,谁也不敢再往皇帝伤口上撒盐了。陈执中最后也闭了嘴。

    看到几位宰执在自己的威压下选择了闭嘴,赵祯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儿,把声音尽量放平和:“既然如此,诸卿看这警察司是当设不当设?”

    到这个份儿上,谁还敢明说不该设警察司啊?陈执中见别人都不说话,他是宰相却躲不过去,只得硬着头皮说:“此事牵扯甚多,还请下旨令朝臣详议。”

    有陈执中在前面顶着,夏竦等人便也随口说:“臣以为这是稳妥之策。”

    赵祯的眼中明显带出些怒火,冷冷地说:“好,那就让大伙儿都议一议吧。”

    李不弃这时候又禀奏道:“若是设立警察司,臣请陛下考虑任命河北路转运使包拯,包希仁为提举。”

    赵祯想了想后说:“嗯,不弃真是用心了。朕也觉得包卿贤良方正,定能胜任此职。”

    听李不弃推荐包希仁,陈执中暗骂李不弃算盘打得精。

    包希仁是文官,又是有名的铁面无私之人。李不弃推荐他提举警察司可以说是众望所归,立时就能让一些吃瓜群众中立。在这件事上骂李不弃有私心都不好骂了。

    当然他不清楚李不弃其实还有另一层打算在里头。包拯的贤良方正是没说的,但是相对来说才能就差了一些,这样的人可以欺之以方,在包拯的掩护先把警察司的实权抓到手。而且包拯嫉恶如仇的性格和受的教育,让他在主持警察司之后有很大可能专注惩治奸佞,那么在其他方面就会关注少一些,这样才不会让李不弃搞得那些秘密的事情漏马脚。

    散朝之后,丁度叫住李不弃,等到身边没人了才说:“不弃啊。老夫知道你是为了国家着想,可是你这是给了官家一把刀,你难道不怕有一日砍在自己头上?”

    其实李不弃当然有这个顾虑,但是与其看着大宋的江山给一帮蛀虫败坏了,还不如让皇帝收拾收拾。毕竟皇帝肯定认为江山是自己家的,会上点儿心不是?再者也是为了表现自己事事为皇帝着想,拉进一下感情。两相为害取其轻啊。

    于是李不弃作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参政也说了我是给了官家一把刀。刀不过是工具,能自己伤人吗?刀砍向谁,还不是看拿刀的人是谁吗?陛下可是参政的学生,难道参政对自己的学生没有信心?”

    丁度对自己的学生还是有点儿信心的,脸上不由露出了自豪的神色,但接着他就忧虑地说:“当今官家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你开了这头,将来的官家难道都能象现在的官家这么仁慈吗?”

    李不弃很不负责任地呵呵一笑:“这事自然有人操心。现在不就有人在帮官家确定太子人选吗?我大宋朝堂众正盈朝,教育出的下一任官家必然也是仁慈的。这个我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啊!”

    丁度给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用手指点着李不弃的鼻子:“你呀,你啊!”

    让诸臣讨论是否该设立警察司的诏纸发下来了,立刻就有一帮不明真相的大小官员慷慨激昂的反对。这是肯定的,谁也不想让自己的那点儿破事被皇帝知道不是。这下反而要求三皇子出宫的事被暂时放到了一边。

    在反对设立警察司最积极的人中李不弃看到了司马光的名字,据说他的奏书写得最有文采。当然有文采也可以解释为能用空话连篇迷惑人的心智。

    李不弃对司马光印象深,不光是因为他在历史上的名气,还因为现在司马光也算是政坛上升起的新星。一些人为了抵消李不弃在贝州之战中的功劳现在正在宣传司马光。说是司马光在李不弃没到贝州的时候,司马光就写了上庞枢密论贝州事宜书,建议“以计破”贼,具体就是威胁利诱并用,进行分化瓦解,只诛“首恶”,余皆不问。所以说李不弃在贝州很多计策都是盗用的司马光的原创。

    我勒个去,是可忍孰不可忍,司马光,咱们走着瞧。

    朝堂上下争了不到十天,皇帝突然把陈执中给罢相了。朝堂上都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皇帝的决心,立刻大部分反对的声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士大夫在这事儿上失了风头,自然要从别的方面找回来,一时之间“应该把三皇子请出宫”的论调又甚嚣尘上,而且变本加厉,甚至陈执中在出京前给赵祯的奏章中都明确提出这个要求。

    连广智为此还专门见了李不弃一次,跟他说文官们现在疯了一样串联,特别是中下级官员相约联名上奏折,有的更激烈,要到宣德门外跪求皇帝答允。

    “他们疯了吗?就不怕官家彻底恶了他们?他们到底为了什么?”连广智有些不解。

    李不弃想了想说:“他们怕啊!官家现在有心设立警察司,他们不摸底,大概怕将来警察司成立了,他们再这样闹会被查出来,所以他们怕最后三皇子依然当了皇帝会秋后算账。”

    连广智点头:“想来是这个道理。我们怎么办?”

    李不弃呵呵一笑:“现在重要的是把警察司弄好。其他的事由着他们去闹,他们不闹事,官家怎么有决心设警察司?我们怎么有机会撬动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