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Act71 归来者的故事

    清晨。(m.cmeonadhd.com手机阅读)

    森林依然沉浸于一片昏暗与寂静当中,白蒙蒙的雾气漫过森林,气温中带着阵阵刺骨的寒意,这是一段从拉齐斯的多尔蒂斯平原通向布玛、通向银叶小镇的商路。

    此时的商路中行人和马车的踪迹寥寥,偶尔一两只深灰色皮毛的野兔扑腾扑腾跳过草丛,靠近商道的边缘时,警惕地竖起了长长的毛茸茸的耳朵

    这种胆小的动物无疑对于身边任何的风吹草动异常敏感,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动静,一只刚刚呆在路边草丛探头探脑的野兔又飞快奔跑回到了森林的内部,随着微风吹过,只留下些许杂草与树木枝桠微微摇曳的轻响。

    一匹马,又一匹马,一先一后从茫茫的雾气中露出了模糊的轮廓。

    初春寒冷的气温让路面冻得很结实,当马匹和马背上的人影渐渐变得清晰时,商道之中也渐渐传来越来越响亮的马蹄声,马铁抬起、又落下,“嘀嗒嘀嗒”,就像一种富于节奏感的鼓乐。

    还有马背上人影的交谈的声音。

    不过大多的时候,都只是其中的某个人的抱怨,或者,说是自言自语。

    “斯图尔特,你确定这么早起床出发真的合适吗?你看看,现在这条商道上连半个鬼影都没有,就算对于财富最为狂热的科萨商人,也绝不会选择在这么寒冷的早晨不顾一切赶路。我认为你应该是有些疯了!对,你确实已经疯了!要不,你也不会抛弃莱西跑了出来再次去干这该死的佣兵行当”

    空旷的商道之中,斯图尔特骑马走在了前头,他身后跟随着一个一路不停唠叨的家伙

    这个家伙有着一副颇为出众的皮囊,他蓄着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用白色的细绳绑扎成一个向下的马尾垂在身后,面孔白净无须,而身上则是一套贵族绅士最为普遍常见的礼服与窄腿长裤的搭配,这一套是那种如羊羔肌肤般的乳白色,就像他脚下所穿着的那双骚气的靴子

    一身纯白的装束,除非某些特殊的场合,几乎很少见到有人如此穿着

    白色很容易沾染灰尘和污渍而变得脏污难看,而一套衣服、尤其是一套标准礼服的价格,即使是对于贵族来说也并不便宜,通常只有大贵族家的出嫁时,才会穿上真正纯白无瑕的婚纱。

    而他身下的马匹,居然也是一头纯色、没有混糅一丝半点其他毛色的白马!

    这显然已经不能用简简单单的“骚包”来形容了,这样的马匹极其罕见

    毛色纯白并且身躯高大雄壮、四肢修长有力的马匹,就算在北地军团的全部骑兵部队中都找不出一头同样的战马,这样的稀奇货色,众所周知的也只有埃德温王室的仪仗队伍才蓄养着那么几匹!

    稀少意味着珍贵。

    比起那套骚包的纯白色礼服,这匹白马显然更加凸显了其主人的一个更为主要的气质土豪!

    此时的“土豪”仍在絮絮叨叨,但是向来性子沉静的斯图尔特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耳边的聒噪,他回过了头,表情冷淡,“派洛特,你大可不必跟着一个疯子前行!”

    “那”

    骚包的土豪似乎语塞,他翻了一下眼珠,顿了一顿后,吞咽了一口唾沫润了下喉咙又继续说道:

    “那怎么能行?为了替莱西监督于你,我只好勉为其难的跑了出来。作为男人,我实在太清楚男人了,某些时候,总会忍不住地拈花惹草,我真的非常为我亲爱的妹妹而担心,毕竟,她的头脑有时太过天真”

    派洛特是莱西的哥哥

    前段时间,斯图尔特与妻子莱西和女儿罗娜来到了多尔蒂斯平原。在那一片繁华而富饶的地区,斯图尔特十四年后再一次见到了老丈人托尔多先生

    老人的身体康健,随着年纪的增长,虽然面目神态之间依然还留存着几分昔日的样子,但是精神已经大不如前,不过当他见到自己的女儿莱西时,还是难以自禁地从那张满是褶皱和褐色斑点的面孔上流下了两行温热的泪水。

    随即,斯图尔特看到了妻子莱西扑入老人的怀抱,老人轻轻拍打着自己女儿的后背,没有任何的言语,无声无息的沉默之中,父女两人热泪纵横。

    “父亲。”

    “喔,莱西,我的宝贝女儿”

    老人因为情绪的变化而呼吸急剧起伏,他似乎有些喘气不匀,声音断断续续,但是半晌过去,当他猛一抬头见到站在不远处的斯图尔特和罗娜时,略嫌浑浊发黄的眼睛中露出了平时难得一见的精光。

    “斯图尔特?”

    “是我,托尔多先生。”

    第一次的,斯图尔特这样的一个大男人露出一副怯生生的模样,他的脸皮有些发烫这是一种作为小偷的基本觉悟,他偷走了托尔多先生最为重要的宝物,却在这十四年的漫长时光,没有传递过任何信件或消息。

    这当然是一种极大的错误。

    人生的错误。

    然而当这位老人看到了罗娜,看到了这个与莱西外貌颇为相似的十二岁少女,原本想要狠狠斥骂斯图尔特的念头、原本那些早已组织完成的语言,瞬间如阳光下的雾气一般烟消云散,这样一种突如其来而的烈情感如同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塞住了他的胸口

    老人的胸腔鼓得就像一口彻底拉开的风箱,他伸出颤巍巍的手指,点了点斯图尔特,可是并没有说出哪怕一句话。

    “对不起,托尔多先生。”

    斯图尔特跪倒在了老人的身前,老人并没有理会,虽然视线已然模糊,但他却死死盯住了斯图尔特的身后斯图尔特与莱西的女儿,十二岁的小姑娘罗娜。

    “呜呜呜”可罗娜毕竟从未见过这位陌生的老人,此时见到老人激动的模样,不由吓得有些哭了出来。

    就这样,多来之后重新回到家中、重新回到多尔蒂斯平原暖风镇的莱西一家,让这个日子向来波澜不惊的小贵族家庭变得热闹非常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盗格罗斯,微信关注“优读”,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