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18 冲突再起

    村落与村落之间真的没有和平,冲突比想象中来得还要快,连山村以西的幕林猎场被河廷村强行霸占了,这次不是死两人这么简单,派出去的十人小队全部阵亡,他们被活生生的钉在树干上,发现时已经气绝身亡。(Www.cmeonadhd.com)

    看着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族人们义愤填膺。月清,付星云,老李头,小李子,阿泰迩等所有重要的人齐聚一堂商讨对策。

    “当然是血债血偿!” 阿泰迩声如洪钟。“我定要将河廷村那帮杂碎杀个片甲不留。”

    “可他们有三千多人,是我们的五倍之多,以卵击石,如何能够取胜?”有长老提出了疑议。

    “我也同意宣战!”付星云也是主战派。“委曲求全并不能解决问题。”

    “战争一旦开启,不是你死就我亡,损失十人和一个猎场,我们还能承受,但如果彻底激发矛盾,我们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决不能让事态继续恶化下去。”

    “月大人,我们刚刚吞并了岩黎村,需要养精蓄锐,休养生息,实在不宜开启争端啊。”

    他们苦口婆心,清月进退两难。

    “容我再想想吧。”

    讨论了一下午没有结果,付星云回到了岩黎村。“所谓的想,所谓的犹豫,实际上是软弱的表现,怕是不会有结果了。”

    “那族人就白死了吗?”

    “当然不是,贪婪的野兽是喂不饱的,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动员一切力量,准备应战!”岩黎村开始储备粮草,磨制箭羽,暗暗积蓄着力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忍受的一切将来双倍讨回。”

    一个月后,河廷村一百多人跨越边境,冲突再起,好在阿泰迩及时赶到将他们击溃了,双方都损失了近三十名好手,河廷村以此为借口,要求连山村将阿泰迩以及所有参加此次行动的人都处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河廷村咄咄逼人的态势正应了付星云之前的推测,凶狠的野兽是喂不饱的。

    双方开始协商,连山村再次让步,愿意赔偿食物弥补河廷村的损失。

    付星云听到这个消息后露出一缕苦笑。“如果战争无法避免,那就不应该再浪费资源,这样只会让自己更加虚弱。”割地赔偿完全无用,虽然河廷村势大,但此时的连山村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委曲求全换来的只能是得寸进尺。

    七天后,协议达成,连山村需赔偿五万斤食物,双方在牛耳山一带交接。五万斤,尚且可以接受,事情总算了结了。

    但付星云听到这个消息后露出了疑惑的神情。“真的只是赔偿五万斤食物这么简单吗!”河廷村制造矛盾,屡屡挑衅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得到这些?

    这不合常理,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露出了焦虑的神情。“小李子,快,快去告诉月大人,千万不要去牛耳山!”

    “付大哥,已经晚了,月大人一个时辰前已经出发了。”

    “什么!”付星云心急如焚。“赶紧召集族人前去接应。”

    “是!”

    岩黎村近三百名猎手火速驰援。“河廷村挑起争端的目的是要除掉我们,这次接触绝对不会像表面这么简单,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在牛耳山,月清带着一百名族人将五万斤食物放到了河廷村面前。“答应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到了,希望你们也能信守承偌。”

    河廷村领队轻蔑的笑了笑。“狮子和羔羊之间会有承若吗?”

    “你什么意思!”月清黛眉微蹙。

    “意识就是,你们不配!”

    “咻咻咻”箭羽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三名连山村猎手被箭羽刺穿身体一命呜呼了,但这仅仅只是开始,第二波箭羽接踵而至,埋伏在树林中的河廷村猎手开始展露獠牙。

    “不好,中计了。”处于下风的连山村遭遇了毁灭性的重创,近半数的猎手还没来得及扣箭就被射杀了。“撤退!”

    “首领有命,杀光连山村的杂碎!”

    追杀开始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月清心急如焚,一开始就是个诱饵,河廷村其心可诛,她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离村庄还很远,怕所有的人都要死在这里了。

    “月大人,我和十名死士留下拖延时间,你们快逃!” 阿泰迩反手一箭,将追击而来的河廷村猎手杀倒在地。以一小部分人的死换其他人的生,难道事情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不行,阿泰迩,要逃也是你们逃!”

    “月大人,连山村可以没有我阿泰迩,但绝对不能没有你,前面的山谷地势险峻,是防守的绝佳位置!我将在那里和敌人决一死战!”

    月清心如刀绞。“阿泰迩,如果可以,一定要活着回来!”

    山谷越来越近了,月清带着残余之兵快速掠过,而阿泰迩和十名死士越上了两旁的山坡进行阻击。

    以十一人对抗两百多人,无异于以卵击石,结局可想而知。她露出了伤心的神情,可是,如果不这样,所有人都会死!

    混乱声传来,双方应该激烈交战了吧,继混乱声后惨叫声彼此起伏。

    好像有点不对!月清回头看见大量河廷村猎手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痛苦哀嚎,怎么回事?十一人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冲击,一定发生了什么?

    原来,驰援的岩黎村分部提前一步埋伏在了山谷中。

    “是星云,太好了!”月清当即转向,和岩黎村一起对准河廷村狂轰滥炸。

    在如同雨点般落下的箭羽中,河廷村损失惨重,之前创造的优势荡然无存。“好狡猾的连山村,原来中计的是我们!该死,撤退!”在留下了一百多具尸体后,河廷村落荒而逃。

    战场瞬息万变,前一刻他们是狼,此刻他们是羊。月清和付星云汇合一处,展开了追杀之旅,许多河廷村猎手纷纷中箭,死在了逃亡的路上,两百多人的队伍最终只存活三四十人。

    危机解除。“星云,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我们怕是要全军覆没了。”月清大汗淋漓,酥胸起伏。

    “月大人,你们没事就好!”

    经过这次血腥事件后,所有人包括之前委曲求全的长老都意识到战争不可避免。虽然这次击杀了他们不少人,但依旧没有改变连山村弱势的格局。“河廷村绝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应该早作准备。”

    “月大人,岩黎村已经固若金汤,我建议将所有族人都集中到岩黎村,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付星云对岩黎村的防御很有信心。

    “不可!连山村我们经营了数十年,怎么能够拱手相送呢!”众人同意向河廷村发动战争,但对迁移一事产生了疑议。

    “那你们就好自为之吧!”

    连山村和岩黎村各司其责,各自防御。

    偷鸡不成蚀把米,河廷村首领勃然大怒。“可恨啊,发兵两千,血洗连山村!”

    从小规模冲突,到阴谋算计,再到兵戎相见,也就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而已,河廷村倾巢而出,兵分两路,朝连山村和岩黎村杀去。

    付星云将村庄中重要的人物都聚集到了石屋中。“战争已经开启,现在有两个方案,第一是,我们以岩黎村为据点进行防守,即使河廷村举族来犯,也不可能得逞。第二是,我们主动出击,在他们行军路线上设下埋伏,你们选择哪种?”

    众人面面相觑,之后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以付大人马首是瞻!”

    “好,既然如此,那就选择第二种方案。”付星云望着石壁上的地图说道。“兵者,讲究奇袭也,河廷村目中无人,必定疏于防范,这次要让他们大开眼界,事不宜迟,即刻启程!”

    河廷村两千精兵穿越边境杀气腾腾而来,很快,他们行至分水岭,岭南路通往连山村本部,而岭西路通往岩黎村。

    “图木,你我就此别过。”一位手握重弓的魁梧大汉说道。“希望下次见面时,能听到你的好消息!”

    “这个自然!图塔,我们打个赌如何?赌谁先攻破连山村的城墙!”图木回应。

    “哈哈哈…”图塔仰天长啸。“赌就赌,我河廷村第一勇士什么时候怕过!”

    “好,如果你输了,不仅要将第一勇士的称号让给我,还要将你大屁股婆娘让我拱两天,如何?”

    “没问题,但如果你输了,就把你未成年的女儿送给我当贺礼!”

    “行!”

    商量好后,队伍分成两股洪流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疾驰而去。

    “前速前进,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攻占岩黎村!”不想输掉婆娘的图塔开始强行军。

    无独有偶,在另一个方向。“前速前进,连山村的羔羊们正等着你们去征服!”同样不想输掉女儿的图木加快了进攻步伐。

    “大人,连山村能够吞并岩黎村,恐怕有一定的手段,我们要不要谨慎些。”

    “无需多虑,在绝对力量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 图木不屑一顾。“你应该明白,岩黎村的千里猎场对我族意味着什么,本来是打算对岩黎村发动战争,谁知被连山村捷足先登了,不过没什么关系,将他们一并拔除就行!”

    原来这才是矛盾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