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www.cmeonadhd.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38 碰到一老朋友(二更)

    呼啸的寒风吹过,吹得秋千仍旧咯吱咯吱作响。(看啦又看♀手机版m.cmeonadhd.com)

    比寒风更冷、比秋千更空荡的是不悔的心。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空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看着不悔那空洞的眼神,亚瑟眼中依旧一派冰凉,说了声请宁小姐好自为之后点头告辞。

    冰雕展边,看着亚瑟独自走了回来,美娜急忙迎了上去。

    亚瑟脸上一派平静,喜怒不现。

    美娜小心翼翼的问:“亚瑟,我是不是又做错了?”

    “你没错,错的只是那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亚瑟,说起来真的是我多事,我不知道宁小姐不喜欢樱草花,也不知道她不喜欢”

    “够了。”

    见美娜吓了一跳,亚瑟知道自己的语气过重,他伸手轻揽着她的肩,说:“美娜,我生气不是因为你。”

    “那是因为宁小姐吗?”美娜又小心翼翼的问。

    回头看了眼仍旧呆呆的站在秋千旁一动不动的不悔,亚瑟说:“不是!”

    “那亚瑟你也不要生气了。有句话不是说,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对,美娜说得对。”亚瑟伸手拍了拍美娜的脑袋,说:“走,你喜欢在哪照相,我帮你。”

    他说:宁不悔,如果我真的是如晦,我现在会非常的后悔,后悔当初救了你。

    他还说:如果早知当初救你就是让你来伤美娜的心,那么当初,我真不该救你。

    哈哈,哈哈

    不悔想笑,但才张开口,寒风灌进口中,刺激得她的泪却流了下来。

    朦朦胧胧中,她可以看到亚瑟亲热的揽着美娜的肩走回冰雕场所,看着美娜摆着各种照着相,看着严宇帮着他们两个照着合影。

    不悔又轻轻的哧声笑了。

    原来他不是不喜欢照相,只是要看和谁一起照?

    当初她骗他赖他照的相他就都处理了,渣滓不存。就像他曾经生活在国的三年,那三年之于他而言其实不过渣滓不存罢了。

    宁不悔,你看看,你苦心寻他十年,换来的结果是什么?

    他嫌弃你,嫌弃你打扰了他现在的生活

    手机响起,她木然的走到秋千那里坐下,木然的接着电话。

    美娜驻足在不远处的冰雕现场看着,不无失落的问:“宁小姐都不过来看冰雕了,是不是因为我在这里,她不喜欢我。”

    严宇急忙回答,“她就是这个性子,对谁都是淡淡的,美娜小姐不要在意。”

    “可是我非常喜欢她,我总觉得和她一见如故。就是想亲近她。可是,我却不知道她的忌讳,搞得有点强人所难,导致她越发的不喜欢我了。”

    “美娜小姐不要急,这才几天啊。以后我们两国建交彼此来往多了,你和不悔也会熟悉起来。到时候你就会知道她的性子虽然总是淡淡的,但其实是个非常善良、非常友爱的人。”

    亚瑟闻言,好看的嘴角抿起,明显是对严宇所说的话表示不赞同、表示嘲讽。

    倒是美娜,一双湖水蓝的眼眸煞有介事的看着严宇,颇是兴奋的问:“你这么了解她,是不是非常的爱她?”

    严宇笑了,看了眼远处的不悔,说:“当然。不过,爱她的不止我一个,有很多很多人爱她,因为她是个值得爱的人。”

    “嗯,我会努力,努力让宁小姐喜欢我。”

    亚瑟冷哼一声,说:“你有我喜欢就够了,要她喜欢做什么?”

    这句话成功的让美娜羞红了脸,再也不去关注不悔,而是重新挽着亚瑟的胳膊去看其它的冰雕。

    严宇和赵安妮依旧陪在他们左右。

    不悔的电话是秦琛打来的视频电话,问了些她在国的事。最后问她习不习惯?

    “爸爸,你说,人会不会死而复生?”

    “你以为是鬼片?聊斋?”

    “是啊,除非那人根本就没有死,对不对?”

    电话那一头,秦琛看出女儿的神情不对,问:“出了什么事?”

    “没有啊。”

    “宝贝儿。”秦琛眯起眼睛打量着女儿,最后肯定的说:“又遇到紫眸的人了?”

    “嗯。”

    “你?”

    多有意思啊,人活着,明明是心中想像的模样,但却已然不是心里的那个人。

    他已经变了。

    他是如晦,但也已经不是如晦。

    要不要告诉爸爸、舅舅他们这件事呢?

    可是

    她和他的相聚,换来他一句后悔救了她的命。

    那如果爸爸、舅舅他们跑过来,他会不会来一句我真后悔认识了像你们这样的家人?

    罢了,罢了。

    他现在有他的江山美人,他现在一世安好。

    所以就这样吧。

    让爸爸、舅舅他们的日子就像原来那样平静的过吧。让他未来的日子也平静的过吧。

    这样,对大家都好。

    不悔长吸一口气,笑嘻嘻的说:“证实了,可惜又不是。所以,死而复生,呵呵,真的只是聊斋中才有的事啊。”

    “宝贝儿,很遗憾,这些年了,我们没有找到如晦。所以,爸爸想说的是从此认了吧,如晦真的去世了。”

    不悔笑了笑,又吸了吸鼻子,说:“嗯,我想,如晦真的不在了。”

    “宝贝,我想去国,我想抱抱你。”

    “算了吧,国好冷。”说着话,不悔将手机转了转镜头,让秦琛看这片冰天雪地之景,接着又说:“你瞧这里多冷啊,翘翘现在要安胎,不能冻着她。”

    “那你结束这次任务后来海岛,爸爸就是想抱抱你,不抱抱你爸爸不放心。而且爸爸想你了,非常想。”

    不悔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好!”语毕,她给秦琛打了个啵,又说:“我要挂电话了,这里冻死人了,再拿着手机,我的手就要冻僵了。”

    “好好好,挂了挂了。”

    这边秦琛的电话才挂,那边宁权的电话又打来了。不悔无奈的盯着手机,只好滑开,说:“爷爷!”

    宁权也是打的视频电话,视频中宁秦勤的脑袋也挤了过来。一见孙女穿着她准备的厚羽绒,宁秦勤有些得意,说:“不悔啊,奶奶是不是有先见之明,这件羽绒带对了吧。”

    “嗯,奶奶英明。”

    “刚才怎么一直占线?”

    “是爸爸在和我视频。”

    “对了,你上次说他们又怀上了,有没有说怎么样?”宁权问。

    “好得狠。爷爷你不要担心。”

    “听说志杰那小子也到国了?”宁权一边问着话一边仔细打量着不悔的神情。

    不悔点头,说:“我们见过了。”

    “你们?”

    “爷爷、奶奶请放心,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以后只是外联同事。”

    叹了口气,宁秦勤说:“都过去了就不要再记着了,向前看。你身边的华伦、顾念、云业哪个都不比志杰差。”

    不悔一脸黑线,说:“爷爷,他们只把我当兄弟。兄弟成不了老婆的。”

    宁权却是冷哼一声,“那也要看他们配不配得上?”

    宁权性子偏冷,却独独宠她更胜于宁氏一族的那些侄儿、侄女、侄孙之类的。因为这份宠,宁府不知多少人看着她眼红呢。

    在宁权眼中,天大地大唯孙女最大。

    不悔再度笑眯了眼睛,说:“嗯,下一次,不找一个爷爷一般威风聪明的我就不嫁。”

    这句话惹得宁权心情大好,在那边哈哈的笑了起来。宁秦勤则无语的点着不悔额头方向。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问着话,将脑袋放到不悔面前成功的抵挡住不悔视线的是一张特别英俊帅气的脸。

    肉肉的嘴唇,卷曲的头发

    “华伦!”不悔惊声叫了起来,接着兴奋的一蹦。

    华伦将她接了个满怀,抱着她转了两圈才将她放下。

    那一边,听到不悔惊叫的宁权、宁秦勤也知道华伦到了国,宁秦勤急忙在手机中喊着华伦、华伦的话。

    华伦从不悔手中抓过手机,笑喊:“奶奶!”

    “诶,好好好。你到国我就放心了。至少不悔有个伴。”

    不悔将脑袋挤了过去,说:“就算没有华伦,我也有伴。安妮、严宇他们都在呢。”

    华伦说:“有我在这里陪着不悔,爷爷、奶奶放心。”

    宁权又叮嘱了一些话,华伦才摁了手机。这才又展开手臂看着不悔。

    不悔舒服的抱住华伦,问:“你怎么来国了?”

    “路过。”

    “路过?”

    “我要去德国,在这里可以停留24小时。听顾念说你在国,于是就来找你。哪曾想你跑这里看冰雕来了。”

    “哦。”

    华伦扶着不悔坐到秋千上,他坐到了旁边的秋千上,笑着说:“那份冬荫功汤你该还给我了吧?”

    当初国国王造访国,在冬荫功汤上差点出了大事,好在不悔机灵的发现,好在华伦大义的让出冬荫功汤才成全了国国王圆满的访问。

    不悔笑着说:“好啊,没问题。国和国建交多年,这里有泰式菜馆,走,姐今天就请你。”

    “啪”的一声,华伦打了不悔的脑袋一下,说:“在谁面前称姐呢?我比你大。”

    “是,走,今天,妹子请你。”

    “还是兄弟吧。你这姐啊、妹子的听着别扭。”

    “成成成,兄弟请你。”不悔几乎翻白眼了,说:“真是,吃个饭还这么多讲究。”

    “走走走。我早就找好地儿了。就等你开口。”一边说着话,华伦一边将不悔从秋千上拉起来往马路上推。

    “诶诶诶,我还要和严宇、安妮他们说一声呢,一起出来的。”

    “说什么说?一过去我就漏馅了,又一些繁文缛节浪费时间,你在电话中和他们说是一样的。就说碰到一老朋友要和这个老朋友聚一聚。”

    题外话

    小仙女们还记得华伦不,那个让秦琛第一次吃醋的小王子,哈哈哈